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张悬的赌约
不知道已经被人监视,张悬变回自己的容貌,回到了住处。
  
  虽然出去的时间不长,只有一夜加一上午,但生怕张九霄修炼上出现问题,精神高度集中,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疲乏。
  
  “张师,张家擅长剑法的天才,已经等候一会了!”
  
  刚走进房间,剑秦生迎了过来。
  
  “已经来了?”
  
  张悬点头
  
  张家家族大比,伴随张九霄凌空出世,继续比试下去已经没了意义,各方宾朋既然已经到了,自然要进行下一个项目了。
  
  跟在剑秦生身后走进房间,随即看到三个青年站在其中,一个个脊背笔挺,身上气息沸腾,宛如三柄长剑,矗立在不远处,随时都会切割万物。
  
  “你就是张悬?你来挑战张家的剑法?”
  
  见他走进来,当先一个青年,看来过来。
  
  这位略显瘦弱,嘴角一颗红痣,有些狰狞。
  
  “不错!”
  
  懒得多说,张悬坐了下来,淡淡看过来,一边观察,一边恢复元气。
  
  “在下张煦,他们是张痕、张钦,我们三人学习过几年剑法,想和你公平切磋!”红痣青年张煦道。
  
  “好!”
  
  点头应允,张悬抬头看了过来:“你们是一个个上,还是一起?”
  
  答应剑秦生过来,除了找张家麻烦,也想看看他们的剑术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所谓的“速度”真解,又有何种奥秘之处。
  
  “狂妄!”
  
  没想到这家伙,一来到视他们于无物,直接坐下不说,还扬言让其一起上,三人全都满是不悦。
  
  “你是杨师亲传,更得到了流水剑诀的传承,剑法应该不会太弱,我张钦,向你挑战!”
  
  再也忍不住,张钦向前一步,手中长剑一抖,发出呜咽的鸣响:“不过,在比试前,可敢和我打赌?”
  
  “打赌?不知赌约为何?”
  
  张悬看过来。
  
  “你的事迹,我知道一些,一来到张家就大肆破坏,家族守护大阵、客房都被你弄的面目全非……虽然大长老等人宽容,不予计较,但我等身为张家子弟,决不允许有人在这里捣乱。很简单,以张家的剑法与你比试,你输了,发誓终生效力张家,不得背叛!赢了,我们的性命,随你处置!家族破坏的事情,也可以一笔勾销。”
  
  眉毛扬起,张钦道。
  
  “效忠张家?”
  
  张悬嗤笑。
  
  对方一开口,他就明白过来,所谓的挑战,只是借口,目的是想将其留下,为张家效忠。
  
  不然,小小的三位核心子弟,如何有资格,决定这么大的事情?
  
  “怎么,不敢答应?”
  
  张钦冷笑,露出嘲弄之意。
  
  “没什么不敢答应的,只是你们的性命对我没任何用处,你们如果输了,我有两个要求!”
  
  淡淡看过来,张悬道。
  
  “请讲!”
  
  皱了皱眉,张煦道。
  
  三人之中,以他为首。
  
  “第一,我想看看你们张家剑法的秘籍!”
  
  眼皮一抬,张悬道。
  
  “我张家剑法,乃先祖所创,非张家血脉不能学习和修炼,你想看,也没什么,不过,能不能有所领悟,就看天分了!这点,我可以答应。”
  
  张煦点头。
  
  张家剑法,没有血脉,想要练成,几乎不可能,就算给对方看,也必然看不出所以然来,没必要纠结。
  
  “爽快!”张悬点头:“第二,我要你们家主兴剑圣,压低修为和我比剑!”
  
  来都来了,既然那位小天才不在,就挑战一下那位兴剑圣,替剑秦生出气!
  
  虽然不知道这位兴剑圣的剑法到底如何,只要他看完张家的秘籍,掌握三种剑意,同级别下,不相信能有人胜过。
  
  “和家主比试?”
  
  听到他的第二个要求,三人对望了一眼,各自皱眉。
  
  他们只是族内子弟,无法做族长的主。
  
  “如果做不了主,可以去请教让你们过来比试的人,答应了,我就答应你们的赌约,与之比斗,否则,赌约之事,就此作罢!”张悬摆手。
  
  “好,张师在这里稍等,我们这就询问!”
  
  见他说的如此坚定,张煦知道多说无益,对望了一眼,转身走出房间,一到外面,立刻取出传讯玉牌,进行传讯。
  
  “张师,千万不能答应……”
  
  见他们离开房间,剑秦生看了过来,焦急传音。
  
  “你不是要我来比试剑法吗?怎么现在不让了?”张悬一笑。
  
  “他们的话语中有问题,他们说的是张家剑法,胜过你,并非个人胜过你,如果大长老亲自出手,以张家剑法胜过,你岂不同样代表输了?”
  
  剑秦生忙道。
  
  刚才那位张钦,看起来鲁莽,实际上,话语中带着陷阱。
  
  他说的是“以张家剑法,与你比试,你输了,发誓终生效力张家,不得背叛……”并未说明,到底谁使用张家剑,他们输了,只代表个人,完全可以让更强者过来,只要张家剑法获胜,就代表赢了!
  
  明显不公平!
  
  “无妨,我就怕他们不来!”张悬嘴角扬起。
  
  剑秦生能够听出,他如何听不出来,之所以没说出来,就是想看看张家的剑法,到底有多厉害!
  
  而且,既然出手了……那就打到他们害怕为止!
  
  他这边和剑秦生传音对话,张无尘这边也接到了传讯。
  
  “和家主比试?他真觉得能够胜过张煦他们?”
  
  张无尘摇了摇头。
  
  “不管能不能胜过,牵扯到家主,我们不能越俎代庖,我现在就给他传讯,是不是答应与小辈比试,由他自己决定!”
  
  也看清楚了传讯的内容,大长老道。
  
  他虽然是家族大长老,但族长是不是出手,也不是他可以决策的。
  
  “好!族长才走了两天不到,应该不会距离太远,传讯的话,应该可以轻松收到……”张无尘点了点头,取出一枚传讯玉牌,手指一点,一道讯息传递过去。
  
  距离张家不知多远的高空,一头飞行圣兽急速飞行,背上站着的一个中年人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见玉牌取出。
  
  “怎么了?”
  
  身边一位美妇看来过来。
  
  “没什么,三长老传讯给我,说剑秦生这次带来的剑法天才,如果能赢张煦等人,要我压低修为与之比斗……”中年人笑着摇摇头。
  
  “张煦得到了你我的亲传,同级别比剑想要胜过……当世都没有几人!”
  
  微微一笑,美妇摇了摇头:“能不能胜过他都还未知,居然还要挑战同级别的你……剑秦生带来的天才,还真是好大的口气!”
  
  “哈哈,年轻人有些志气是应该的!”
  
  哈哈一笑,中年人对于晚辈要挑战他这件事,并不在意。
  
  “不过,剑秦生不是鲁莽之辈,能让这位天才,说出这话,必然有所依仗,对了……你问问,这个剑道天才叫什么名字?大陆上但凡用剑厉害的年轻人,你我应该都知道一些,什么时候,找到了这样一个,如此自信,都敢对你挑战了?”
  
  美妇看过来。
  
  “我问问!”
  
  点了点头,继续传讯回去,片刻后,手中的玉牌,一阵晃动,一个名字浮现在上面,看到这个名字,中年人身体一僵。
  
  “怎么了?”美妇疑惑。
  
  中年人喉咙发干。
  
  “三长老说……那位挑战的人,叫……张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