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战子出关 下
    “战子马上就要出关,这件事如何禀告,你们可都想好?”
  
      一个老者打破了四周的沉静。
  
      “如实上报即可,这有什么可纠结的?”
  
      一个身穿盔甲的中年人摆了摆手,语气中带着铁血的味道。
  
      “如实上报?你又不是不知道战子的性情,当初通过考核,身受重伤,强忍住昏迷,颁布第一条战子令,就是要求所有战师对他这位老师,恭敬有礼,不得逾越……现在闹出这么大动静,如实相告,以他对这位的尊重程度,你觉得会轻易罢休?”
  
      老者皱了皱眉:“一旦闹将起来,我怕天下都会大乱!”
  
      “圣子殿属于名师堂,不会出事,不就是张家和冰原宫吗?他们代表得了天下?再说,我战师堂战子行事,用和他们解释?这些人,不过是生活在安乐之中的蛀虫罢了!不是我们战师堂浴血厮杀,能享受如今的盛世?享受这样的太平?”
  
      铁甲中年人冷哼。
  
      “蒙长老说的不错,我战师堂做事,不需要多费口舌,实力决定高低,当年巫魂师公会,无数无魂金人,强者无数,不一样轻易覆灭?名师堂就是太迁就了,给他们太多脸面,才让其,有胆量追问名师责任……换做我,颁布什么命令,就是什么命令,敢不从,灭掉就是!”
  
      又一位中年人大手一摆。
  
      “名师,是师,不是强盗,更不是流氓,名师堂之所以屹立万年不倒,靠的是以德服人,而非武力!真要这样做,如何还能让人信服?”
  
      老者摇头。
  
      “信服?你觉得现在还有让他们信服的必要?现在的人,生活在安乐之中,早已失去了危机之感,失去了溶于血脉中的铁血,忘记了当年,异灵族人统治下,人不如狗的历史。此刻的他们,只会盯着名师,到处寻找他们德行中的问题,一点小事,就肆意发酵,恨不得无限放大。名师堂,一旦处置不合意,就会冠以‘师师相卫’的名头,传告天下……”
  
      不远处又一个中年人冷笑:“张师这件事,就是如此。事情本来不大,但是是名师做的,一旦不处置,就会遭到无数人质疑,师风师德之类的各种谣传……可是真要处置,可对得起,名师的为人族所做的贡献?不说其他,这位张师,凭借一己之力,铲灭一个异灵皇族分支,就值得敬佩!”
  
      庶民无知,他们不会在乎,你做了多少贡献,付出了多少心血,只看着你犯了什么错,并且将之无限放大。
  
      以这位张师为例,根据他们得到的消息,虽然在三大势力闹的动静很大,实际上只是毁坏了一些建筑和阵法,伤了一些人,至今没有一人因此死亡。
  
      可……消息传出去就不一样了,人人都觉得是一位八星名师,依仗自己的能力,肆意妄为,任意破坏。
  
      名师堂不给于严惩,将会离心离德,公信力变得可有可无。
  
      “我也知道这些,但现在名师堂的处决已经下来了,如何决定,是名师堂的事,和我们无关,我们只要考虑,如何将这件事,向战子汇报!”
  
      打断对方的话,老者道。
  
      这种事,他也知道,可又有什么办法?
  
      名师堂,被孔师创出来的目的,就是保护人族,哪怕不理解,也要去做,不能眼睁睁看着生灵涂炭。
  
      这是责任和担当,无法逃避。
  
      众人沉默。
  
      战子对他这位恩师的感情,相处这段时间,全都知晓,一旦听到被整个名师堂通缉,必然直接爆炸。
  
      届时,将会闹出何种动静,谁都难以预料。
  
      战师堂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位真正的战子,可不愿意就此出现变故。
  
      “程长老,你是不是已经想出什么办法了?”
  
      一位中年人忍不住看向说话的这位老者。
  
      众人齐刷刷看过来。
  
      “我也没有办法,现在的想法是,说肯定是说,因为消息铺天盖地都是,隐瞒不住,与其故意遮掩,还不如提前汇报!”
  
      老者程长老缓缓道。
  
      名师追捕令,通传天下,虽然闭关不知情,但只要稍微打听,就会知晓,与其到时候战子自己知晓,责问他们,还不如提前告之,至少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可以不这么被动。
  
      众人明白这点,同时点头。
  
      要不是因为知道这个,也不至于一个个都有些头疼。
  
      “我们说的时候,可以主要讲述张师闹出的矛盾、罪责,至于惩罚和追捕,就轻描淡写的一句带过,想必,战子能够判断出轻重缓急,不至于鲁莽!”
  
      停顿了一下,程长老道。
  
      不说不行,只能换个方式。
  
      “好!”
  
      众人应了一声。
  
      刚商议完,还没来得及细说,就听到房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一个手持长枪的少年,缓步走了出来。
  
      年纪不大,却给人一种,锋利刺破苍穹之感,体内一道道真气,沸腾旋转,似乎随时都会炸裂,让人难以抵挡。
  
      “恭迎战子出关!”
  
      众人抱拳。
  
      “嗯!”
  
      摆了摆手,少年停了下来,虽然没有任何动作,却自带一股气息,让人不敢大声说话。
  
      “这么多长老同时过来,出了什么事?”
  
      环顾一周,少年眉毛一扬。
  
      “回禀战子,是这样的,你让我们多关注的那位张悬张师,得到回报……昨天夜里,大闹张家,摧毁建筑无数,伤到长老数十名;之后,去了圣子殿,将代殿主詹师等人打伤……更是跑到冰原宫,摧毁根基,掠走其少宫主……”
  
      急忙上前,程长老将组织好的语言说了出来。
  
      他说的,都是张悬所做的事情,让战子心中有个数,不要太过着急。
  
      不过,话音未落,就听到眼前的战子,一声冷笑打断了他的话语:“这些话,是你自己说的,还是名师堂的通报?”
  
      “这……是我得到的消息!”程长老忙道。
  
      “你得到的消息如此不实?”
  
      猛地转身,少年目光带着冰冷之意:“掠走冰原宫少宫主,你可知道,这位少宫主,是何人?就这样说?”
  
      “属下……不知!”
  
      心中“咯噔!”一下,程长老摇了摇头。
  
      “老师只要通传一声,这位少宫主会立刻舍弃身份,跟随离开,还用得着‘掠’?开什么玩笑!”
  
      少年摆手。
  
      “这……战子如何得知?”程长老忍不住看过来。
  
      “因为冰原宫这位少宫主……”
  
      一手持枪,一手背在身后,少年头颅扬起:“是我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