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徒儿路冲回来了!
    “这是……巫魂?”
  
      “巫魂师……不是被灭掉数万年了吗?怎么还存在?”
  
      “这头巫魂说……对付老师和师妹……难不成,他也是张悬的学生?”
  
      “不光教出毒师,还教出一头巫魂?”
  
      所有人全都脸色一变,一群天崩地陷都面不改色的九星名师,此刻全都像见鬼一般。
  
      教出先天毒体的毒殿殿主,也就罢了,这么巨大的巫魂,竟然也自称他的学生……真的假的?
  
      虽然巫魂师传承断绝了数万年,但一出手连堂主令都能抓住,逼得任清远代堂主无法出手……实力强弱,众人还是能看出来的。
  
      教出的学生,比自己还强……关键,一下出现两个!
  
      “给我放开!”
  
      也没想到,一头巫魂突兀出现,还趁他不备,抢走了堂主令,任清远脸色一变,急忙抓了过来。
  
      堂主令,代表了名师堂的威严和地位,不能有失!
  
      嘶啦!
  
      空气被撕裂,四周出现了扭曲。
  
      能成为代殿主,任清远的实力,比起张无痕强大不少,全力出手,众人只感觉,四周的声音、光亮都被剥夺了一样,眼前只剩下漆黑的一片,仿佛天地都在瞬间被撕裂了。
  
      当然,并非真正撕裂天地,而是一种感官上的错觉,这一招,已经能够影响到了元神和灵魂,让人无法分辨出真伪,还是虚假了。
  
      “实力很强,但是想抓我,还有些不够……”
  
      空中的巫魂,轻轻一笑,身影缓缓变淡,眨眼功夫就消失在空中,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是失传的【巫魂穿梭】!”洛轻尘瞳孔收缩。
  
      “巫魂穿梭?”张无痕不解。
  
      “巫魂无形无质,只要意念足够,完全可以破开空间桎梏,进行穿梭,物质无法阻挡……虽然不能和传送阵一样远距离传送,但短距离跳跃,也占据了极大优势!”
  
      洛轻尘解释。
  
      凭借血脉,他对空间掌握的比在场的各位都要强大不少,对这种穿梭的难度知道的很清楚。
  
      肉身穿越,需要经历各种空间风暴,难以抗衡,巫魂就会容易不少,能够突破空间的桎梏……任清远的实力尽管极强,但想要抓住,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呼!
  
      话音未落,刚刚消失的巫魂,已经出现在一个九星名师跟前。
  
      轰隆!
  
      一出现,一股特殊的力量,就席卷而出,笔直对这位九星名师撞了过去。
  
      嘭!
  
      还没反应过来,这位名师就被击中,倒飞而出,撞塌无数建筑。
  
      幸亏任清远等人过来之前,知道会闹出极大动静,让当地名师堂疏散了普通人,否则,不知要有多少无辜生命死在这一下的撞击之中。
  
      “你……转走了我的力量……”
  
      急忙停手,任清远眼中怒火滔滔。
  
      以他的眼力,可以轻松看出,对方进行巫魂穿梭的时候,将他攻击的一部分力量,也卷走了,这才一举将自己的同伴,当场打成重伤。
  
      “不错,来吧,继续进攻,我看你们九星名师,还剩很多,可以逐一击败……”
  
      嘴角扬起,巫魂淡淡一笑。
  
      “你……”
  
      拳头捏的“咯吱!咯吱!”作响,任清远快要炸裂。
  
      对方能够穿梭,他的攻击,就没有任何用处,一旦再次转移到其他名师身上,岂不等于,自己将自己人打伤?
  
      “能够进行巫魂穿梭的巫魂师,最低都达到了九星,巫魂传承不是断绝了吗?你到底是谁?从哪里来的……”
  
      再也忍不住,大声问道。
  
      拥有这种实力,绝非一撮而就,怎么名师堂,从未听到过任何消息?
  
      “巫魂是被名师堂所剿灭,但传承并未彻底断绝……好了,你还进攻不进攻,不进攻,我要休息了……”
  
      淡淡看过来,巫魂眼中带着戏谑。
  
      “将堂主令交出来,不然,名师堂能灭掉你巫魂师一次,也能灭第二次……”
  
      任清远呵斥,脚掌猛地在地上一踏。
  
      嘶啦!
  
      四周的空间像是冰冻了一样,想要撕裂,几乎不可能做到。
  
      武技,冰冻空间!
  
      可以将空间波动彻底禁锢住,传送阵法都会失效!
  
      刚才故意借口询问,实际上却在积蓄力量,施展出这招。
  
      “我看你还怎么逃走!”
  
      冻住空间,松了口气,任清远眉毛扬起,手腕一翻,一柄长剑出现在掌心,凌空一点,笔直对眼前的巫魂就刺了过去。
  
      这剑带着浓烈的杀气,还没来到跟前就宛如变成了实质,就算是巫魂,正面碰上,也难以逃脱。
  
      看到这剑的威力,知道躲避不过,巫魂并没有慌张,反而轻轻一笑,巨大的身形陡然缩小,瞬间变得和令牌一样大,直接躲在堂主令的后面。
  
      嗡!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能缩小,继续下去,这剑必然会刺在堂主令上,任清远急忙长剑上扬,收回力量。
  
      因为真气收的太快,胸口隐隐作痛,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哈哈,你可以继续动手,反正这个令牌在这,你也杀不了我!”
  
      见他收回力量,巫魂轻轻一笑,再次变回之前的模样。
  
      “你……”
  
      任清远眼睛眯起,胸口不停鼓动,似乎整个人都快要爆炸。
  
      一个万年不敢出来的毒师,一个不知多久前就已经消失的职业……竟然逼得他有火发不出,换做之前有人跟他这样说,都绝不会相信。
  
      “堂主令,拥有历代代堂主的意念,你虽然用巫魂抢走,隔绝了我的意念探视,但是永远无法掌控,甚至,还要时刻防备被反噬受伤!”
  
      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愤怒压制下来,任清远再次看过来:“如果我没猜错,现在你尽管拿着堂主令,但灵魂和接触烙铁一样滚烫吧!”
  
      堂主令,代表了名师堂的尊严,要是人人都能抢走,也没任何意义了。
  
      对方看起来拿走了东西,自己都没办法抢回来,但实际上,恐怕正承受着历代先祖意念的攻击,无法自拔。
  
      “这东西的确有些烫手……”
  
      巫魂笑了笑:“不过,现在还不能还你!”
  
      说完,不再理会对方,身体一晃,落在地上,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徒儿路冲……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