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张悬要指点 下
    他对张家剑的理解,已经深入骨髓,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一举一动,都自带速度的奥义,眼前这位,竟然能够后发先至,不仅如此,力量上,更是远胜过他!
  
      可以预见,只要不躲闪,对方必然先破掉他的力量,而他的剑法即便落在对方身上,也在没有半分用处。
  
      “哼!”
  
      知道遇到了真正的强者,放水的心尽去,深吸一口气,脚掌向后划了半步,长剑在半空划了一道特殊的诡计,改刺为劈。
  
      “擒龙剑招都施展出来了,你……”
  
      看到这招,空中的梦剑圣,差点炸开。
  
      要说这世界上最了解兴剑圣的,绝对是她,这招擒龙剑招,二人共同修炼过许久,才有所成就,虽不算是最强绝招,但威力也极强,即便任清远陡然遇上,都要手忙脚乱。
  
      才出手,就对“他”使用,不是让你放水吗?
  
      就这样放的?
  
      “回去,能再你进我的门,上我的床,我姓倒着写!”
  
      梦剑圣王梦娅咬牙切齿。
  
      “嗯,反应够快!”
  
      见眼前这位张家家主,一眼就看出自己的剑招会后发先至,毫不犹豫的变招,张悬笑了笑,身体依旧坐在原地不动,面对剑招同样不加以抵挡,手腕一抖,再次刺了过来。
  
      和刚才同样的招数,同样的力量,只不过,这次刺得不是眉心,而是肩膀。
  
      按照正常情况,肩膀的距离稍远,看速度,张家家主的长剑,必然先落在他的头上,但……只要兴剑圣继续攻击,手腕必然会先落在他的剑芒之上。
  
      以剑芒的锋利程度,会先被斩断,还未伤到对方。
  
      兴剑圣面皮一抽,脸色更加凝重。
  
      本以为,对方修为不高,真要出手,轻易就可以胜过,做梦都没想到,施展出全力,都占不了半点便宜。
  
      眼前这个青年,年纪不大,但一双眼睛,就好像能提前看穿他的剑招和动作一般,每一次都料敌先机,一出手就将他的进攻全部封死。
  
      不仅如此,最关键的是……对方用了同样的招数!
  
      张家剑中,最基础,与人交手,最平常的剑招……礼尚往来!
  
      顾名思义,这是试探性的招数,先礼后兵,与人对战,以礼相待,试探对手的力量,然后再加以反击……
  
      用一个试探性的招数,连续封住了他的两次攻击,这家伙的实力和对剑法的掌握,到底有多高?
  
      “我不信!”
  
      眉毛一扬,知道躲避不过,手腕会被斩掉,再次后退半步,长剑又是一抖,化作漫天繁星,挥洒开来,向张悬的眼睛刺去。
  
      剑落繁星!
  
      这招是他花费接近三年功夫所创,同样不是最巅峰的绝招,可比其擒龙剑招要厉害最少一倍。
  
      凝聚如虹,零散犹如漫天繁星,不光有物理攻击的特效,对人的精神和灵魂,也有极大的迷惑性。
  
      第一次施展出来的时候,就算是梦剑圣,也差点吃了亏。
  
      连续两招失利,兴剑圣再没有任何保留。
  
      招数施展出来,一刹那间,张悬就好像陷入了漫天星辰之中,四周空荡荡的,如同一个没有时间概念和空间概念的虚拟之处,找不清东南西北,甚至不知道剑招从何处攻击而来。
  
      就好像人进入了星空,四周的星辰都是一样大小,无论前进的速度多快,参照物看起来不变,肉眼看起来,和没有动弹一般。
  
      此刻的张悬就是如此,剑气到底多快,距离自己多远,没有任何概念。
  
      “老师……”
  
      郑阳握住长枪的掌心,冒出冷汗。
  
      以他的实力,单独面对这一剑,都不敢说能够挡住,老师……会不会有危险?
  
      满是着急的目光中,坐在地上的张悬动了,依旧没移动身形,和刚才没有任何区别,再次一招礼尚往来,刺了过去。
  
      哗啦!
  
      剑气距离漫天星辰还有一段距离,就像击中了某一处缺陷。
  
      星辰崩塌,天地异象全部消失。
  
      噔噔噔噔!
  
      兴剑圣气血翻滚,再次后退了七、八步,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和惊骇。
  
      “礼尚往来,能破掉我的剑落繁星?这……这怎么可能?”
  
      这招尽管不属于自己修炼之中最顶尖的剑法,却也不容小觑,对方一个普通招数就破解,就好像用太祖长拳,打败了降龙十八掌一样,让人难以相信。
  
      “呵呵!”
  
      轻轻一笑,张悬语气中带着指点江山的味道:“剑,力量的延伸,心意所到之处,就可破敌,招数只是辅助罢了!礼尚往来,尽管是最简单的招数,但就因为简单,才拥有了无数不可预测的变化。用在强者手里,威力更强!就好像一个醉汉,拿着剑乱劈,你根本不知道,他下一招会指向哪里,更不清楚,是不是要杀你……”
  
      “当然,修炼者可以随手将醉汉击败,是因为他的招数,虽然不确定,却没有针对性。将简单的招数,施展出来,做到有针对,料敌先机,掌握他的进攻目标,才能克敌制胜!”
  
      “你刚才的剑落繁星,招数尽管奥妙无双,精气神都会被立刻锁定,难以逃避,可想要锁定对手的精神,必然要有沟通的媒介,而这个媒介就是你招数中的漏洞。我刚才用的招数,尽管简单,但却找到了这个位置,轻轻一点,将之刺破,也理所当然了。”
  
      “因此,你的剑招,不战而自溃!如同修建高楼大厦,别看计算的很精确,毫厘不差……但只要在最关键之处,取掉一个砖头,就有可能导致整座建筑,变成废墟!”
  
      “招数简单,未必是坏事,有时候用好了,反而会起到不一样的效果。”
  
      说到这,张悬看了过来,叹息一声:“张族长,你太拘泥于武技和招数了……”
  
      “我……”
  
      兴剑圣脸色一红。
  
      做为当世用剑最强者之一,被这位疑似他儿子的家伙说教,面容火辣辣的有些兜不住。
  
      “不用羞愧,你这种年龄,能修炼出如此剑招、剑意,已经十分难得了……”
  
      张悬微微一笑:“要不这样,如果愿意,我可以详细指点你剑招中的缺陷,让你再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