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去揍张悬吧!
“寻找机缘?咳咳!”
  
  洛乾祯差点没被口水呛死。
  
  因为对方是旁支子弟,也从未出现过,对家族的感情不深,一口气给他这么多物资,目的很简单,让其对家族有归属感,为族人效力。
  
  这家伙倒好,拿了东西,藏宝库的大门都没出,就要闪……
  
  要不要这么快?
  
  就算你对族长这个职位不太在乎,可也真不能啥都不管不问吧!
  
  “族长,你先别忙寻找机缘,刚才族内诸多长老商议出一个决定,想要让你来定夺……只要这件事做完,就算出去,也无妨……”
  
  一脸无奈,洛乾祯开口道。
  
  “什么决定?”张悬看过来。
  
  “昨天张家当众退婚的事,想必族长已经知道!”洛乾祯看过来。
  
  “嗯!”张悬点头。
  
  这件事,他是主角,知道的一清二楚。
  
  “洛家,是名师大陆第二大家族,一向受人敬仰,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闹出这样一出,脸面丢尽……技不如人,没有办法没想着什么,但族长出现,力挽狂澜,连诸子百家的天才都不是对手……”
  
  洛乾祯双眼放光。
  
  眼前这位不光领悟了封禁真解,同级别更是无敌,修为之高,平生未见。
  
  “所以……诸多长老商议,由族长出面,去张家,将昨天的耻辱报回来!重新确立我洛家的威严,让所有人都知道,洛家,不可辱……”
  
  “去张家报仇?”张悬眉毛乱跳。
  
  “不错,那位张家家主张悬的实力,是圣域九重初期,大前天晚上刚刚突破的,就算天赋无双,也最多稳固修为,肯定比不上族长你……族长连同级别的南宫元丰都能击败,教训一个比自己实力低的张悬,应该轻而易举!”
  
  越说洛乾祯越激动:“诸多长老的意思很简单,由族长亲自去挑战张家族长,打的他满地找牙,咱们洛家就能再次重振雄风,洗刷之前的颓势了……”
  
  张家之所以嚣张,还不是因为那位张悬是圣子殿殿主,杨师的师兄,诸多弟子更是各大势力堂主、宫主吗?
  
  只要这位洛天涯族长,过去将其教训一顿,打的他无法还手,公平决斗,谁都说不出什么!
  
  张家,踩着他们确立威严,那……也别怪他们,踩着对方,震慑大陆。
  
  “我……”
  
  张悬抓头发。
  
  做为洛家,有了新的强大族长,去洗刷屈辱,的确没问题,可……关键的是……那个张悬,也他妈是我!
  
  让我自己打自己?
  
  要不要这么坑?
  
  “这件事,只要成功,我洛家不光声威,重新恢复,涣散的人心,也能再次凝聚……还望族长不要推辞!完成后,族长想去哪里都行……”
  
  洛乾祯忙道。
  
  洛家被当众退婚,这么多大势力看着,丢尽了颜面,想要快速挽回,只能去张家找茬,揍得那位张悬毫无还手之力。
  
  否则,单凭确立个新族长,说几句话,去哪里搬回颜面?
  
  至于诸子百家的事,牵扯太大,不好过度宣传,只能拿张家祭手,一改当前的局面。
  
  “让我考虑一下,缓一会,缓一会……”
  
  胸口生疼,张悬脸色憋的发青。
  
  为啥每个人,都可着劲,想踩自己的脸……这叫啥事!
  
  退婚又不是他想的……
  
  “不用缓了,我们相信族长的实力!”洛乾祯笑了笑,几步走出藏宝库:“诸多长老都已经在大殿,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出发!”
  
  “现在出发?”张悬一晃。
  
  “不错,报仇不隔夜!我洛家,成立数万年,何曾受过如此屈辱!族长和诸子百家比斗的事,尽管牵扯很大,不方便外传,但……耽误久了,张家肯定也会知道,万一,那位张悬,害怕逃走了,我们岂不要竹篮打水?”
  
  洛乾祯猛地抱拳:“还请族长快点做出决断,为了族人,也为了传承数万年的洛家!”
  
  “……”
  
  张悬欲哭无泪。
  
  你们光想着洛家,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我他妈不仅是你们洛家族长,还是张家的……让我自己去挑战自己,打自己的脸……
  
  “我先听听诸多长老的意见……”
  
  郁闷的快要爆炸,但看到洛乾祯渴望的眼神,犹豫了一下,张悬只好道。
  
  “族长这边请!”听他再没拒绝,洛乾祯松了口气。
  
  虽然心中对那位张悬十分愤怒,但这家伙,的确有常人难以想象的本领,也是张家现在,最骄傲和自豪的地方,只要能将其暴揍,所有屈辱,都将立刻扫清,甚至还能威名大盛。
  
  很快,二人来到大殿,果然看到诸多长老早已坐好,见他进门,一个个激动地急忙起身。
  
  “族长,咱们现在就出发吗?”
  
  “干死张悬那个王八蛋!”
  
  “让他知道,我们洛家,也有真正的天才……”
  
  ……
  
  众人一个个拳头捏紧。
  
  “……”
  
  张悬眼睛发黑。
  
  这叫啥事。
  
  本来好意,跑过来,弥补洛家受到的损伤,结果……硬生生被拉着做了家主!
  
  这也就罢了。
  
  还要让去揍自己……
  
  如果此刻将身份显露出来,说自己是张悬……弥补的损伤非但做不到,弄不好还会被对方认为,是故意戏耍,张、洛两家,再无调和的可能。
  
  甚至,都可能直接发生大战!
  
  “大家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去挑战张家,我觉得时机还没成熟……”憋了半天,张悬只好道。
  
  “那位张悬,实力的确很强,也算得上同级别无敌,但……族长连南宫元丰都能击败,胜过他不难!我们这次公平比斗,递上拜帖,再邀请名师堂观战……规矩做足,想必,张家顾忌脸面不会拒绝!为何说时机不成熟?”
  
  “是啊,家主是个旁支子弟,平时也从未出现过,十分低调,大陆上也没什么名气,如果不是血脉精纯,我们都怀疑,并非族人……我们都是如此,更何况其他人。这次不光是教训张家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张悬,更重要的是为族长确立名声,让大陆所有人都知道……”
  
  ……
  
  见他推辞,一众长老议论纷纷。
  
  “……”
  
  张悬。
  
  众人都说的好有道理……感觉都不知该如何回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