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澹台震青
    “在下澹台震青,乃子羽古圣后人,见过张家家主,诸位!”
  
      面容丑陋的中年人站起身来,躬身到底,礼节十足,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最关键的是,明明过来挑战,无论气度还是举止,都给人一种无法生气之感。
  
      “这才是真正的大儒……”
  
      张悬暗叹。
  
      之前,见过不少名师,强者,有气度的也不少,但和眼前这位比,明显都差了一大截。
  
      一看就知道是个真正的儒学之士。
  
      “澹台前辈客气了……”起身还礼。
  
      “我们的来意,元丰兄,想必已经说清楚了,孔师所留,我等名师,当争,不让,所以,我也不会退缩!我身后的几位,是我的亲传,跟在身后,学习了不少时间,挑战贵家族对时间的领悟……今天的比试,无论输赢,这枚先祖曾用过的砚台,都赠送给张家,以示歉意。”
  
      澹台震青手腕一翻,一个漆黑的砚台悬浮在空中。
  
      “子羽古圣的东西?”
  
      兴剑圣以及张家族人,全都一震。
  
      砚台不大,却给人一种碾压诸天之感,好像由其震慑下,混乱的时空能够得以稳定。
  
      “这是……真正的古圣至宝!”
  
      张悬眉毛一扬。
  
      洛家,南宫元丰拿出的长剑,只是子容古圣用过的兵器,并非巅峰所有,虽有价值,却也不算太大,但眼前这个砚台,却是子羽古圣,自始至终都使用的。
  
      “不过,和龙骨神枪比,还是差了一大截……”
  
      先不说,冉求古圣本身实力就胜过子羽古圣,单说龙骨神枪是战斗兵器,砚台是文房四宝,两者就不在同一个概念上。
  
      可即便如此,如果能够得到,留在家族,也绝对是镇压气运的至宝。
  
      “看样这次比试,在所难免!”
  
      将目光从砚台上收回来,张悬抱拳。
  
      “是!”澹台震青点头:“还望见谅!”
  
      “孔庙,乃我辈名师,毕生想去之地,客气再多,也免不了争斗的事实,既然如此,比就比吧!”轻轻一笑,张悬一摆手,站起身来:“不知怎么如何比试?还请说个规则吧!”
  
      对方来这的目的就是传世天符,既然如此,说的再多,都没有任何益处,还不如直接开始算了。
  
      “张族长如果相信在下,我就说一下我的规则!”澹台震青点头:“我们诸子百家,进行这种比斗,分为文斗和武斗,文斗不伤和气,武斗各凭本领。”
  
      “文斗为何?武斗为何?”
  
      “很简单,我这里有一面时空镜,照射元神,可以让人意念进入其中,其中有专门布置的时间阵法和陷阱……此为文斗。”
  
      一个金色的镜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个镜子,不是一个平面,而是很多棱角,每个镜面,相互反射,让人一眼看去密密麻麻,有些眩晕。
  
      “武斗很简单,大家压制到相同实力,各凭手段,实力强,手段多者,获胜!”
  
      解释完,澹台震青不再说话,而是满脸微笑的看过来,等待张家众人做出决定。
  
      “时空境,我们张家子弟,从未接触过,并不知道其中的机关和奥秘,进行比试,必然是要吃亏!至于武斗,诸子百家,各种武技,层出不穷,同级别想要获胜,也没那么容易!”
  
      一位长老忍不住道。
  
      “是啊,他们这是以势相压!”
  
      “没办法事,张家虽然不弱,但和诸子百家比,还是差的太远了,不可同日而语!今天他们来此,态度很明确,比也要比,不比也要比!”
  
      “那我们怎么办?”
  
      房间内的诸多长老一个个脸色,都不太好看。
  
      文斗,听起来不伤和气,但时空境,具体是什么,没人知晓,对方的弟子一旦熟悉,就算对时间的领悟相同,也不可能获胜。
  
      就好像,比试赛跑,对赛道不熟悉,相同实力,也难以胜出一样。
  
      至于武斗,看起来公平,可诸子百家,传承于孔师,各种技法、秘法,数不胜数,张家即便先辈天赋绝佳,又有谁能比得过孔师,比得过诸子?
  
      可以说,无论是哪一种比斗,都不占优势。
  
      “文斗就算了,直接武斗吧!速度快一些,免得伤和气!”不理会众人的担忧,张悬淡淡道。
  
      “武斗?那好!”
  
      笑着点了点头,澹台震青一招手,身后走出一个青年:“这位澹台剑奎,乃我亲传学生,今年三十,对时间法则,领悟了一些皮毛,可能要献丑了!”
  
      呼啦!
  
      话音结束,青年走到众人面前,人未动,体内的气息,直冲而起,给人一种剧烈的压迫。
  
      “大圣一重,见神不坏境!”
  
      兴剑圣眼睛立刻眯起。
  
      才三十岁就达到大圣级别,这位澹台剑奎,天赋之强,张家除了他这位刚找回来的儿子,无人能比!
  
      甚至就算是他自己,达到大圣级别,也远超这个年龄了。
  
      “澹台剑奎,还请张家高手赐教!”
  
      双手抱拳,青年行礼。
  
      “悬儿,你的实力虽然已经达到圣域九重巅峰,但没来过张家,没系统学习过张家对时间法则的领悟……实在无法胜出,可以使用特殊秘法,就是上次和我战斗,实力提升到不朽境的那个……”
  
      见儿子动了一下,兴剑圣急忙传音。
  
      族内年纪低于百岁,而且天赋最高的,只有张悬。
  
      如果他使用了上次与之比斗时用出的秘法,短时间内战力无敌,胜过对方,轻而易举。
  
      “那种秘法……再无法使用……”张悬摇了摇头。
  
      那是借助孔师之血。
  
      而孔师之血只有三滴,现在已经全部消耗干净,就算想用,也用不成了。
  
      “无法使用?”
  
      兴剑圣眉毛一跳:“那……”
  
      没了这种秘法,以圣域九重巅峰,想要胜过见神不坏强者,哪怕对方压制修为……也没那么容易。
  
      “不用担心,我又不说我要比试……”
  
      张悬微微一笑。
  
      “不是你比试?”
  
      兴剑圣一愣,其他众人也齐刷刷看了过来,满是疑惑。
  
      你不比,谁比?
  
      “当然不是我,这种比试,我身为族长,出手难免以大欺小……”
  
      张悬嘴角扬起:“还是把机会让给年轻人……让我徒儿,张九霄来吧!”
  
      (今天第三更,五百张月票加更一章,大家有票,尽管投过来,土豪不要打赏,请发月票红包。老涯真的很想要第一,谢谢了!至于这个月的盟主,老涯下个月加更。这个月的爆发,只为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