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澹台认输
张悬这边领悟时间真解,并未引起什么特殊的力量波动,不过,澹台震青还是发现了不对劲,忍不住皱了皱眉。手机端m.
  
  在他看来,眼前这位年纪不大的张族长,整个人的气质,似乎都和之前不同了,更加沉稳,内敛,给人一种深不可测之感。
  
  “时间到了!”
  
  很快,半个时辰结束,张悬屈指一弹,张九霄从感悟中清醒过来,闭上眼睛,深吸了几口气,巩固了刚刚学到的知识,这才来到澹台剑奎跟前。
  
  躬身抱拳:“请!”
  
  “好!”
  
  点了点头,澹台剑奎也不多说,体内力量快速压制下来,眨眼功夫就和张九霄一样,变成了圣域八重巅峰。
  
  “开始吧!”
  
  张悬摆了摆手。
  
  “九霄领教阁下高招!”
  
  也不犹豫,张九霄脚步向前一踏,整个人像是消失了一般,下一刻已经来到澹台剑奎面前。
  
  手掌轻轻一压,力量从掌心透出。
  
  “好快,好强!”
  
  本来澹台剑奎压低修为与之战斗,并不在意,看到这一幕,瞳孔猛地收缩,体内真气炸开,急速后退。
  
  眼前这位,尽管没对时间领悟,达到真解的地步,却也相差不大了!
  
  短短半个时辰,接近理解……到底怎么做到的?
  
  不过,他速度快,张九霄更快,下压的手掌,五指张开,轻轻一拂。
  
  嗖嗖嗖!
  
  五根手指同时释放出剑气。
  
  这些剑气,看起来慢吞吞的,实际上却像是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眨眼来到面前,防不胜防。
  
  “是张家剑的最高奥义?他、他……”
  
  兴剑圣和梦剑圣对望一眼,眼睛瞪圆。
  
  张家剑最高奥义,他们夫妻俩联合起来,才堪堪施展,这位张九霄,从未学过,只坐在原地半个时辰,就直接领悟……
  
  而且用指尖的剑气射出……
  
  自己这位儿子,到底传授了什么?
  
  噗噗噗!
  
  剑气急速而来,澹台剑奎退的虽快,还是被击中,不过,他的实力强大,战斗经验丰富,只刺穿了衣服,并未受到损伤。
  
  “该我了……”
  
  本以为轻松击败,为诸子百家立下功勋,没想到一招就差点受伤,澹台剑奎神色凝重起来,再顾不上多说,拳头捏紧,合身而上。
  
  他的拳法力量雄浑,因为同样领悟了时间的部分规则,速度极快,别说肉眼,就算神识,都发现不了,就出现在面前。
  
  丝毫不惧,张九霄手掌连连点去,剑气蔓延四周,宛如防护膜,将拳法全部挡在了外面。
  
  “剑奎要输了……”
  
  看了一会,澹台震青忍不住摇头,脸上露出失落之色。
  
  “要输了?我看相差不大吧!”
  
  南宫元丰一愣。
  
  以他的眼力,这位张九霄一直被动受到攻击,想要反击,都很难,怎么自己的人快要输了?
  
  “这位张九霄并未借助血脉力量!”澹台震青道。
  
  “这……”
  
  南宫元丰不再说话。
  
  来之前,自然是详细调查了张家的情况,知道他们燃烧血脉后,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会暴增。
  
  这位张九霄没燃烧血脉,就和澹台剑奎打的难舍难分,一旦使用,想要胜过,的确不难!
  
  “而且,他看起来是在防御,但你有没有注意,刚才,他一拳都无法反击,而现在,十拳之中,已经能够做到两、三拳了……也就是说,他对刚刚领悟的力量,并不熟悉,和剑奎战斗,是借着压力继续领悟和突破,并未动用真正的力量!”
  
  澹台震青满脸苦笑。
  
  虽然不想承认,眼前的却是事实。
  
  之前,南宫元丰说在洛家失利,他还觉得是不是有些太过夸张,亲眼看到张家这位天才的进步,才明白,名师大陆,不容小觑。
  
  诸子百家,在一方世界,镇守数万年,足不出户,不知道其他人的进步,已然成了井底之蛙!
  
  听到他的感慨,南宫元丰向前看去,果然看到,被动的张九霄反击的次数越来越多,片刻后就变成六、七拳,澹台剑奎逐渐受到了压制。
  
  “呼啦!”
  
  又一拳撕破空间,来到后者面前,看样子随时都会将之击碎。
  
  “我认输……”
  
  脸色铁青,澹台剑奎后退了一步。
  
  显然,也没料到这个结果。
  
  “老师,我来……”
  
  见他认输,又一位青年走了出来。
  
  “你的实力,虽比剑奎要高一些,但也差距不大,剑奎赢不了,你也不行……”
  
  澹台震青摇了摇头。
  
  他的四个弟子,其实差距都不大,刚说话这位,尽管对时间法则领悟更加高深,可想要胜过此时的张九霄,依旧不可能做到!
  
  就算比试下去,估计最后也会落一个失败的结果。
  
  “要不,和我一样,你压低修为上吧!”
  
  意识到这点,南宫元丰看了一眼身边的老友。
  
  澹台震青迟疑了一下,看了不远处的张悬一眼,就见他面无表情,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算了!输了就是输了,我上也未必能成!”
  
  他如果出手的话,不给这位张九霄修炼时间,的确能轻松将其胜出,但是……胜过张九霄不代表胜过张家!
  
  这位张家族长,能够做到“神识记文,一念诵万书”,更做到让自己的学生,半个时辰,对时间的领悟,就比他学生十数年领悟的都要高深……
  
  教学尚且如此,自身又达到了什么境界?
  
  他出手,对方也出手,到最后,恐怕还是同样结局,弄不好,还会和南宫元丰在洛家一样,来一次免费的高空万里游,自取其辱。
  
  “我们认输!”
  
  没迟疑多久,澹台震青抱拳道。
  
  “前辈承让了!”
  
  见他只出了一位弟子就认输,张悬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张九霄能够胜过那位澹台剑奎,完全在意料之中,只是……对方这样就认输,算是比较有风度了。
  
  至少没和南宫元丰一样,挣扎一段时间。
  
  “输了就是输了,算不上承让!”点了点头,澹台震青手掌一抖,之前的子羽古圣砚台,飞了过去,紧接着一抱拳:“告辞!”
  
  伸手接过砚台,张悬手掌一抓,那枚悬浮的时空镜,来到跟前,看了一眼,随手向空中扔出:“你的镜子!”
  
  “嗯!”
  
  澹台震接住,和其他人转身就走,眨眼功夫,就消失在原地。
  
  本书来自https:////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