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真假难辨
    说实话,眼前这家伙,都整的蒋方游怀疑人生,不知所措了。
  
      不过,辨别一个人的真伪,相貌相同,灵魂气息相同,都没用,最好的分辨方法是……记忆!
  
      他自小在蒋家长大,族内所有长老,都十分熟悉,不管怎么伪装,变得再像,也不可能将之间相处的记忆都知道!
  
      所以,这位长老一询问,立刻就将一起最隐秘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
  
      听到这话,蒋方平长老愣了一下,说不出话来,眼中满是疑惑。
  
      这件事,是他们很小的时候发生,族内只有二人知晓,外人绝不可能知情,也就是说,如果是伪装的话,肯定不会知道!
  
      难不成,这个没有家主令的人,是真的族长?
  
      “怎么了?”身侧的一位长老问道。
  
      “他说的……是真的!”
  
      蒋方平人略带尴尬的道。
  
      儿时的胡闹,这时候被拿了出来当众说出,让他极为尴尬。
  
      “真的?”
  
      见他承认,其他长老一个个再次看向张悬,眉头紧锁。
  
      两个人,必然有一个是假的,既然这是真的,另外一个就自然是假的。
  
      “不用看我,这些事情,虽然知道的很少,但向族内一些老人打听,应该还是可以知晓的吧!”
  
      没想到这位蒋方平反应这么快,一开口就切中要点,张悬微微一笑并不慌张,也同样看了过来:“蒋方平,你修炼的是蒋超先辈传下的三焦炼魂诀,因为修炼不当,齐门穴处,每到雷雨天气,就疼痛万分,控制不住还会导致真气逆流……”
  
      刚才对方对他进行攻击,脑海中已经出现了书籍,身上的缺陷,症结,知道的一清二楚,既然对方要说些隐秘,那他就不妨说的更多一些。
  
      “这……”
  
      蒋方平一呆,机械的点了点头:“没错,只是……我身上的病症,从未告诉过任何人,你怎么知道的?”
  
      张悬眉毛一跳。
  
      麻蛋,光想着装逼,没想到说多了……
  
      图书馆可以看出人的缺陷,伪装成别人不了解的高人还可以,可伪装成熟悉的人,就没那么容易了。
  
      因为对你太熟悉了,你说的事情,可能是对方压根就不知道的。
  
      心中无语,脸上却露出悲悯之意,叹息一声:“哎,其实……我早就看出来,只是怕你忧心,才没说,一直寻找帮忙解决的方法!这两天,刚刚找到,这是方法,你看一下……”
  
      说完,手指向前一点。
  
      呼啦!
  
      一套修炼上的法诀传递到蒋方平的脑海。
  
      他将蒋家藏书库,全部看完,知道对方修炼的这套功法,到底存在什么错误,结合天道法诀,稍微改正一下,就能解决,不算什么。
  
      “这、这……”
  
      感受到脑海中传递而来的法诀,蒋方平如遭雷击,不停颤抖。
  
      以他的眼力,可以轻松看出这套法诀的重要性,按照仔细修炼,不光身上的隐患能够解决,修为也能大进。
  
      难道……族长真的早已看出,并且一直在帮忙寻找解决方法?
  
      真要这样,这份恩情,未免太大了。
  
      “恭喜方平长老……”
  
      看到他的表情,旁边那个长老,立刻明白过来,忍不住抱拳。
  
      “不要受他蛊惑……”
  
      没想到,眼前这位,不光伪装的和他一模一样,还一口就说出蒋方平长老身上的症结,并且找到了解决方法,蒋方游只觉得头皮发麻,像是见鬼一样:“我才是真的,蒋方成长老,你我认识一百多年……”
  
      话音未落,就见前方的张悬,看向蒋方平身前的一位老者:“我俩认识一百余年,蒋方成长老,你修炼的安魂功,现在应该达到第三境了吧,不过,这套功法,与你之前修炼的清魂诀,有些冲突,所以我劝你,先停一下。修炼这个,保证能进步更快!”
  
      说完,同样手指一点,一道意念传递而去。
  
      不远处的蒋方成,接收到传递而来的功法,呆在原地,显然也彻底懵了。
  
      这套法诀,和之前的清魂诀,一脉相承,比安魂功要强大太多了。
  
      “其实我不光对蒋方平、蒋方成两位长老留心,为了家族更强,你们每一位长老,我都仔细观察过,知道你们现在修炼中的困惑和疑难……”
  
      “蒋方真长老,没看错的话,你是不是在自己修炼,魂典第四境的功法?你现在修为还没到,最好不要强行去修炼,否则,有害无益。最近是不是经常觉得呼吸不畅,魂体和肉身,有些分离的味道?”
  
      “蒋方林长老,最近身体亏损的有些严重啊,还是暂时别忙娶小妾了,不然,我怕你寿命受到影响……”
  
      “蒋方浒长老,你爱好书画不假,可也不能耽误了修炼,修为是不是已经停滞不前很久了……”
  
      ……
  
      一边说,张悬一边环顾,看向一位长老,就说一句,片刻功夫,所有长老,全都鸦雀无声,沉默下来。
  
      眼前这位,说的分毫不差,全都是他们现在身上亟待解决的难题和症结。
  
      难道……他真是族长?
  
      不然,怎么会对他们知道的如此详细,和剥开看一般?
  
      “……”
  
      见所有长老沉默,不再说话,蒋方游头发抓掉了一根根,满是发狂。
  
      你他妈到底是谁啊?
  
      族内长老的修炼状况,就算是他,都知道的不清楚,这家伙到底怎么知道的?
  
      而且说的分毫不差,让众人全都信服……
  
      你们都服了他……我怎么办?
  
      难不成,我真失忆,记错了,其实不是蒋方游?
  
      那我在哪,我是谁,我叫什么……
  
      脑中一阵眩晕,蒋方游再也忍不住,转头看向身后的蒋菲菲。
  
      “菲菲,我是你爹,你一定认得,快告诉所有人,我才是真的……”
  
      如果所有长老都认不住他,女儿一定能够认得出来!
  
      “我……”
  
      没想到出现了两个爹,蒋菲菲也一脸发懵:“我、我……”
  
      冒出两个爹,她也很忧伤,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爹,之前和我说,让我领悟,灵魂真解,如果做不到,就联姻……要么嫁给张家的那位张悬,要么是洛家的那位洛天涯……如果你们谁能说出来,我回答了什么,谁就是真的!”
  
      蒋菲菲银牙一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