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崩溃的两大皇者
    别人渡劫,一个个写好遗书,抱着必死的意念,这家伙倒好……前天渡一次,昨天渡一次,今天又来一发……
  
      你这是看天火劫好欺负,可着劲收拾吧!
  
      怎么感觉别人渡劫,是要命,他渡劫,是旅游呢?
  
      其实不光洛乾祯如此,天空中的天火,也彻底懵了。
  
      擦,是这货!
  
      擦擦,又是这货!
  
      擦擦擦!特么的还是这货……
  
      大哥,就不能让我休息一天吗?
  
      连续加班,很累的!
  
      名师大陆被欺负,我这都跑到异灵族了,还来……
  
      众人不理解别人渡一次的天火劫,为何眼前这位能够渡三次,而且还都是达到至尊级别的,只好闭口不再多说,急匆匆看了过去。
  
      天上的阴云,火焰翻滚,看不见人影,刚开始凶猛到极点,给人一种天地都会毁灭之感。
  
      伴随张悬进入其中,阴云不停颤抖,紧接着开始哆嗦、抽搐,声音也变得古怪起来。
  
      十分钟后,转身就逃,只剩下张悬一脸韵味,十分满足的悬浮在空中。
  
      更改丹田、内脏处的经络,花费的时间很长,接近一天,不过,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不然,也不可能让他修炼的这么快,直接就突破金身境成功。
  
      有了两次渡劫经验,这次金身穴道大开,任由火焰灼烧,雷霆的力量,加上各种宝物不缺,短短十多分钟的时间,就将这个境界,堆积到了巅峰!
  
      运转力量,全身金光灿灿,宛如大佛。
  
      给人一种镇压天地的感觉。
  
      “你们怎么汇聚在一起了?”
  
      渡完劫,张悬疑惑的看向眼前的众人。
  
      洛乾祯、蒋方游、任清远和洛若曦,按照道理,应该分别在四个不同的地窟,此刻怎么都站在一起,看他渡劫?
  
      “我们察觉异灵族有异常,才赶过来的,这些……都是你杀的?”
  
      虽然猜了出来,可依旧不敢相信,任清远一指满地的尸体,道。
  
      “哦,来的时候,看到这些人正在商议进攻人族,想着不能让人族陷入危险,就想办法引诱他们大战了一场,后来……就成这样了!”
  
      张悬笑道。
  
      异灵族人杀戮成性,如果给他们进入名师大陆,不知多少人会死在其中,所以,虽然弄死了这么多人,但心中没有任何负担。
  
      “引诱大战?”
  
      任清远等人嘴角一抽。
  
      对方说的简单,但他们知道其中的困难。
  
      异灵族强者不是傻子,反而个个精明凶猛,难以对付,不然,也不至于和名师堂对战这么多年,不落下风了。
  
      “引诱他们大战……花费了不少心血吧?”
  
      再也按耐不住,任清远问道。
  
      “是啊,耗费了我整整半个时辰,感觉好累!”张悬点头。
  
      来回伪装,模仿完这个,模仿那个,就算他精力旺盛,处理完这些的时候,也觉得有些疲乏。
  
      的确花费了不少心血。
  
      “半个时辰?”
  
      任清远、洛乾祯等人,突然觉得自己更累。
  
      引诱十万异灵族人火并,换做他们,可能要花费无数人力,财力,耗费最少几个月,甚至几年……这家伙,用了半个时辰……
  
      怎么感觉,和他说话,这么心塞?
  
      你有没有理解我们的话语?
  
      “十万异灵族,如果我记得不错,这里面光不朽境的统领,就有几十位吧,你都……杀了?”
  
      蒋方游忍不住。
  
      “是啊,都杀了!”
  
      张悬点头,一脸认真:“为了杀他们,我连盔甲都弄脏了好几次……”
  
      为了伪装的更像,盔甲擦了一次,弄脏一次,那身黑色盔甲,到现在,沾满血迹,擦都擦不掉了。
  
      “……”
  
      蒋方游也觉得好累。
  
      面对几十位不朽境强者,杨师都能逃多远逃多远,你全杀了,没受一点伤倒也罢了,还嫌人家弄脏了你的衣服……
  
      怎么一瞬间,感觉这些异灵族高手,死的这么憋屈?
  
      ……
  
      遥远的古战场核心,一个巍峨的宫殿内。
  
      两个眼睛放光的中年人,坐在对面,举起酒杯,一脸的高兴。
  
      “庆祝我们第一次联盟,祝族人旗开得胜,抢回属于我们的地方!”
  
      左手一侧,身穿金色长袍的中年人,笑道。
  
      异灵族三大皇者之一,辰灵皇!
  
      右侧,是个身穿紫色长袍的中年人,辰星皇。
  
      “嗯,但愿你是对的!”辰星皇点头,也将美酒送入咽喉,仔细品味了一番。
  
      不得不说,辰灵皇准备的酒,十分美味,就算他是皇者,也不常尝到。
  
      “我当然是对的,放心,这次事情过后,人族再不是隐患,我们将会重新回到那片富饶之地,将这些人,重现灵族辉煌……”
  
      哈哈一笑,辰灵皇正想说话,突然眉毛一扬,身体一眨眼功夫,窜了出去。
  
      看他的动作,辰星皇知道必然发生了大事,紧跟了出来。
  
      很快来到一个宽阔的殿堂。
  
      房间里,摆着玉牌,层层叠叠悬浮在空中,不知多少。
  
      异灵族大军出动前,都会将每个兵士的灵魂留下一丝,形成灵魂玉牌,一旦玉牌碎裂,就代表人已经陨落,不用再寻找了。
  
      也方便对家人通知。
  
      此刻,正常情况,一旦大战,玉牌会接二连三的炸裂,表示无数灵族男儿,为种族捐躯,不计生死!
  
      这时候,他们是英勇的,是光荣的。
  
      是要永载历史,名字牌位进入神社的。
  
      本以为,只是正常死亡,谁知……两大皇者,刚来到,就看到眼前的玉牌,一个接一个,不停炸裂。
  
      噼噼啪!噼噼啪!噼噼啪了啪!
  
      玉牌炸裂的十分有节奏,宛如在敲鼓,又好像是在唱歌,给人一种异常的美感,最关键的是,还时不时的放烟花一样,炸出一、两个威力大的,绚丽夺目。
  
      不到一分钟,房间内悬浮的十万玉牌,就全部变成了粉末,落在地上,一个都没剩下。
  
      “我们的十万兵士……”
  
      辰灵皇身体一晃,手中的酒杯立刻掉在了地上,面容发白,满脸抓狂,宛如疯癫。
  
      十万精兵良将,本以为能够冲出地窟,闹得名师堂天翻地覆,结果……这才刚联盟,可能连地窟都没走出去,就全都死了……
  
      灵魂玉牌炸得这么有节奏,这么坚定,这么义无反顾……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瞬间,两大皇者,彻底懵了。
  
      (高中学业水平测试监考,三天半。。。吐血中。。求月票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