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八十七章 真是最差的老师?
    “他们联手刚开始打不过我……这时候张老师来了,教了三招拳法,不知怎么就一个个如有神助,第一个和我战斗的是袁涛……”
  
      朱洪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还把张悬传授的三招挨个施展了一遍。天 籁小  说
  
      听到他的话,看到他模仿的三招,6寻和洪浩长老对望了一眼,各自都觉得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脸色如同便秘一般难看。
  
      “你是说……那个入学考核排名倒数第一的袁涛?就这三招,你……也没打过?”
  
      你他妈是来耍我们玩的吧?
  
      刚才调查,专门看了袁涛的资料,从小父母双亡,没学过任何武技、功法,也就皮糙肉厚能够抗击打而已,入学考核更是倒数第一,怎么可能将你这位排名第四的高手打败?
  
      要不要这么夸张?
  
      而且,这三招他们也看了,垃圾的不能在垃圾,也能叫做武技?
  
      就算来回颠倒使用,左右互换,也不算什么吧!
  
      “是他卑鄙……”
  
      朱洪一脸痛苦的把刚才的战斗详细说了一遍。
  
      “看来是你的命门被人现了,三招只是幌子,吸引你注意,真正的目标是这里!”听完对方的陈述,6寻这才明白过来。
  
      自己这个学生也太不小心。
  
      命门是修炼者力量交汇的地方,是修炼者的根本,一定要好好保护,这样就被现,真是太大意了。
  
      虽说现命门,不代表就能打赢对方,毕竟战斗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还牵扯反应、应变之类,但修为差不多的两个对战,其中一位被现,还是十分危险的。
  
      “他们这些学生,肯定做不到,能现你的命门,并加以利用,这个张悬老师,看起来不简单,本来还觉的和他比试没什么意思,直接碾压,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越来越有趣了!”
  
      6寻不愧是学院的明星教师,很快就分析出了问题所在。
  
      命门是修炼者的要害,一般都保护的很好,很难现,而且,就算现了,没有与之对抗的能力,也很难胜过。
  
      就好像给普通人一把匕,明知道插入心脏必死,可同样打不过拳击高手。
  
      张悬的几个学生如果能现,肯定之前的战斗就赢了,很显然是他现并悄悄告诉的。
  
      “不过,无妨,我现在就想办法帮你突破到武者二重,一旦成功,你的命门自然会转移,到时候再把仇报回来也不迟!”
  
      大手一摆,6寻安慰道。
  
      修炼者的命门不是一成不变的,根据修炼的功法、境界、武技各有不同。
  
      朱洪现在的命门在腰上,一旦突破到武者一重,肯定会转移到另外一处,到时候,他们的那些举动就没有任何作用了。
  
      甚至,传说中修炼功法高明,实力强悍的人,根本没有命门和弱点,就算想找也找不到。
  
      “是!”
  
      朱洪点头。
  
      6寻看过来:“过一会我去找尚臣长老,确定比试的名单,好好修炼,别让我失望,到时候会让你亲手报仇!”
  
      “多谢6老师!”听到安慰,朱洪再次恢复了信心。
  
      “对了,洪浩长老,你不是和尚臣长老关系不错吗?处理张悬这种废物老师,找教导处应该比我更好吧!”
  
      说起尚臣长老,6寻忍不住转过头来。
  
      洪浩长老是当年院长的有力竞争者,不少长老都和他关系不错,尚臣就是其中之一。
  
      按理说,真和张悬有矛盾,找教导主任出手,不比找自己方便多了?
  
      “教导处其实并不方便,总不能强行将他学生更换老师吧!真要这样做,他闹到教师公会,说受到打压,岂不更加麻烦?”洪浩长老道。
  
      学生如果是自愿拜师,教导处也没办法强迫。
  
      最主要的一点,在他眼中张悬不过是个师资考核得零分的废物而已,用得着找教导主任?
  
      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当然这些话不能说出来,不然6寻老师肯定会觉得对他不尊重。
  
      其实对方不说以6寻聪明的程度,也能猜出来。
  
      要不是两个学生莫名其妙的被挖墙脚,他才懒得管这些闲事,更不会提出什么师者评测!
  
      二人正在交谈,就看到一个青年大步走了过来。
  
      “6寻……”
  
      还没来到跟前,对方就喊了出来。
  
      “原来是王老师,你怎么过来了?”6寻笑道。
  
      来者正是学院的另外一位明星教师,王!
  
      郑阳想要拜师的枪法高手。
  
      “洪浩长老!”来到跟前,看到了坐在一侧的洪浩,王鞠了一躬,紧接着转头看向6寻:“教导处的事听说了没?”
  
      “听说什么?”6寻满是疑惑。
  
      “你不知道?尚臣长老被革职查办了!”王道:“就刚才教师公会颁布的命令!”
  
      “尚臣长老被革职查办?怎么回事?”
  
      不光6寻难以置信,就连洪浩长老都吓了一跳。
  
      堂堂洪天学院教导主任,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说撤职就撤职了?
  
      “有人说是他陷害一个老师,做事不公,也有人说,是在进行学心拷问的时候不公正,反正这件事被教师公会知道了,直接撤职!”
  
      王道。
  
      曹雄申请学心拷问,弄的动静不大,不少老师都不知情。
  
      “陷害?不公正?是哪位老师这么厉害,连堂堂尚臣长老都能扳倒,甚至让教师公会出手?”
  
      6寻忍不住道。
  
      尚臣长老虽只是个教导处主任,后台却很硬,甚至连教师公会的长老都是朋友,扳倒他,而且做得这么彻底,应该很难吧!
  
      洪浩长老也不由看来,想要知道到底是哪位厉害的角色。
  
      “我听说是咱们学院最废物的那个老师……张悬!”王想了想,道。
  
      “张悬?这怎么可能?”
  
      6寻、洪浩长老像是被夹住尾巴一样,同时跳起,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感觉像是疯了。
  
      吃几样东西搞垮了一个矗立十多年的酒楼;让学生退学院第一老师的课;随便教的几个学生,将新生第四打的如同猪头;还扳倒了教导主任长老尚尘……
  
      张悬,真是学院最差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