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九十五章 龙鳞草
    “是我?”
  
      孙涛兴奋的拳头捏紧,环顾一周看了张悬二人一眼,脖子扬起,满是高傲。
  
      练过两项考核,学徒身份就基本等于板上钉钉了。
  
      不理会这个自恋不已的孙涛,听自己没听过,张悬眉头一皱。
  
      不应该啊。
  
      他全部用天道图书馆检查了,不可能出错,怎么会无法通过?
  
      “两位炼丹师大人,请问我哪里错了?”
  
      忍不住,张悬走上前来。
  
      “怎么?你要质疑两位大人的批改?错了就错了,肯定是你哪一株药材没认出来,或者写错了!”
  
      孙涛挡在前面,衣袖一甩,带着谆谆教导的味道:“回去好好学习吧,理论是理论,实践是实践,你理论回答的不错,但认不出药材,一样成不了炼丹学徒的!”
  
      他的声音厚重,举止优雅。
  
      小子,刚才不是很得意吗?
  
      试卷考核满分好吓人,【限时辨识】不过,一样没用!
  
      “那株鱼鳞草写错了,写成了龙鳞草!”见他质疑,欧阳成开口:“不要灰心,你试卷考核能得满分,说明对药物的理解已经达到了一定境界,以后只要好好观察药材,与之结合,下次肯定能够通过!”
  
      “是啊,你还年轻,不着急,只要虚心好学,结合实践,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成为真正的炼丹学徒!”杜满炼丹师也道。
  
      换做一般人,二人根本不会解释,眼前这人,刚得了满分,就连他们也有很大惜才之意。
  
      “你说这个?”
  
      张悬这才明白自己怎么没通过第二项考核,回到桌上将一株药材拿起,认真的看过来:“你们真确定这是鱼鳞草?”
  
      “当然,根茎如同鱼鳞,枝叶呈青灰色,不是鱼鳞草是什么?”
  
      欧阳成、杜满二人还没回答,孙涛满是骄傲的开口。
  
      鱼鳞草是一种很偏僻的药材,特征和他说的一样,根茎宛如鱼鳞,枝叶略带青灰。
  
      虽然很少见,书籍中却有记载。
  
      张悬之前写错的正是这个。
  
      “难道不是?”
  
      欧阳成显然赞同孙涛的判定,疑惑的看过来。
  
      “当然不是!”张悬摇头:“两位炼丹师居然连考试的药材是什么都没搞清楚,就给我得出没通过的结论,未免太草率了吧!”
  
      “放肆!”孙涛以为眼前的青年是在哗众取宠,当即打断:“炼丹师大人亲自出的题,怎么可能会错?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他通过考核,极有可能就是这两位的学徒,当然要提前讨好了。
  
      “是不是胡说八道很简单!外面的房间里有书籍,劳烦去个人把第七排最下面的那本【特殊药材概述】拿过来!”懒得和这家伙费嘴,张悬淡淡道。
  
      “花华,你去拿过来!”
  
      欧阳成和杜满对望了一眼,后者吩咐。
  
      带几人进入房间的那位炼丹师学徒点头走了出去,不一会取来一本书籍,正是张悬说的特殊药材概述。
  
      “翻到第十七页,有关于鱼鳞草的详细描述!”
  
      张悬道。
  
      一侧的学徒朱花华忍不住把书页翻开,果然找到了鱼鳞草详细的解释。
  
      “这都能记住?”
  
      欧阳成和杜满两位炼丹师也看了过去,身体同时一震,露出不可思议。
  
      鱼鳞草是他们随机拿出来的药材,事先根本没透露过消息,自然也就没有作弊的可能!
  
      一口说出记录在什么书籍上,在哪页,房间的什么位置……这种记忆力已经堪称逆天了。
  
      “麻烦你念一遍上面关于鱼鳞草的详细介绍!”不理会他们的震惊,张悬接着道。
  
      “鱼鳞草,生长在沼泽之地,根茎呈鱼鳞状而得名,通体青灰,枝叶顶部略有白点,成熟鱼鳞草,鳞片约有黄豆大小……”
  
      炼丹学徒朱花华边念声音边降低,因为,就连他,都现这些特性与桌上的“鱼鳞草”有很多不同了。
  
      “鱼鳞草的枝叶顶部略有白点,这个没有!成熟鱼鳞草鳞片有黄豆大小,而这株药材,每个鳞片都和指甲差不多,明显要大得多!”张悬将手中的药材举起,一点点细说。
  
      “这……”
  
      欧阳成、杜满二人急忙将朱花华手中的【特殊药材概述】拿了过来,再次看了一遍,果然也现了不少不同之处。
  
      “既然不是鱼鳞草,那就是和它相似之物,诸多药材中,与其很相像的,只有我写的那种龙鳞草!如果你们觉得这种药材不存在,可以再去刚才的房间,第四排的右上角,有一本刘达先前辈著作的【珍稀药材汇总】,第五十四页有详细记载!”
  
      刘达先是三十年前一个很有名的炼丹师,曾深入不毛之地寻找药材,功勋卓著。
  
      “当然,还不相信的话,我还有办法鉴别!”张悬笑了笑:“鱼鳞草是一种温性药材,破开根茎,会流淌出乳白色的液体,而这根,是寒性药材,切开的话,会流淌淡黄色液体,并散湿寒之气!两位炼丹师都是用药大家,这点基础常识应该很容易辨别吧!”
  
      “这……”
  
      杜满对朱花华使了个眼色,让其再次找书,而他双手用力,轻轻一扯。
  
      啪嗒!
  
      手中的“鱼鳞草”根茎被撕扯开来,一道淡黄色的液体缓缓流出,给人一种阴寒之感。
  
      “果然如此!”
  
      二人晃了晃。
  
      和对方说的分毫不差!
  
      这株药材居然真的不是鱼鳞草!
  
      此刻,朱花华也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一本【珍稀药材汇总】,在第五十四页也果然找到了关于龙鳞草的记载,和眼前这株药材一模一样。
  
      他们堂堂考官,居然弄了个错误答案给人批改……
  
      欧阳成、杜满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房间一阵死一般的安静。
  
      所有人都看向眼前的少年,像是看着一头怪物。
  
      尼玛,能记住龙鳞草、鱼鳞草的区别,不算什么,但记住在哪一本书,哪一页,房间的什么位置……
  
      这也太逆天了吧!
  
      还是不是人?
  
      刚才一直想要表现自己,嘲笑张悬的孙涛,更是呆傻在原地,身体不停颤抖,欲哭无泪。
  
      麻蛋,早知道对方有这种记忆力,打死也不装逼啊!
  
      这下好了,装逼不成,装成傻逼了!
  
      要是有地缝,肯定早就钻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