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三五分钟的事
    “在下不知道大人是为我指点,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人赎罪!”
  
      进入房间,看到端坐在房间正中间的张悬,凌天宇诚惶诚恐。
  
      昨天他对这位名师的态度的确不好,竟然还怀疑,能让进门,已经算是不错了。
  
      “没什么赎罪不赎罪的!”张悬摆摆手:“我没这么小气!”
  
      一侧的孙强眼睛瞪圆。
  
      你把人家扔在门口被露水淋了一夜,早上又慢慢吃完饭才让进来,这不叫小气?
  
      “是,是!”凌天宇脸色一红,正想继续说,就见张悬伸出手掌,神色淡然的看过来:“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在外面等一夜吗?”
  
      “我……”
  
      凌天宇一脸尴尬。
  
      你不就觉得我怠慢了你,故意给我下马威吗?
  
      我知错了还不行吗?
  
      “是不是觉得我故意为难你?”张悬看过来。
  
      “不……不是!”凌天宇连忙摇头。
  
      “不用否认,这样想也很正常!”张悬似乎并不生气,声音中带着语重深长:“其实,让你在外面待上一夜,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
  
      这次不光凌天宇疑惑了,一侧的孙强也满脸古怪。
  
      让别人站在门口等一夜,是为了他好?
  
      这是什么理论?
  
      “如果我没看错,你妻子已经病重随时都会死亡,而你来找我的目的,是不是想要我出手,救她一命?”张悬看过来。
  
      “是!”
  
      听到对方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凌天宇全身一震。
  
      “想让我救人,务必要将你妻子接过来,但你昨日依旧和提南血玉接触了,体内仍存有吞噬人精气神的气息,要是我答应,再次和她接触,恐怕还没送来,人就已经陨落。”
  
      张悬感叹一声,接着道:“所以,让你在外面站一夜,一来,能将体内的特殊气息彻底散干净;二来,也能让你不要着急回家,避免危险生。当然,如果不听话,转身离开,你妻子必死,以后自然也就不用再来了,死人就算是名师,也无法救活的。”
  
      听到这话,凌天宇脸色一变,冷汗涔涔。
  
      其实对方让他在外面站了整整一夜,内心深处还是挺恼火的,虽然嘴上不敢说,心底却有些不服。
  
      名师,不光能指点,能力强,更要有风度,不可能因为一点小事,就斤斤计较。
  
      而这位名师,在他看来,明显就是故意整人,让他难看。
  
      听到这,才明白……真是误会了,对方真是用心良苦。
  
      这样对人家,对方还如此为自己着想……
  
      真是名师风范,让人折服。
  
      与他一比,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感激的同时,也暗自庆幸。
  
      辛亏昨晚坚持住了,不然,真要回去,肯定会后悔一生。
  
      一侧的孙强也眼睛瞪圆。
  
      老爷就是老爷,名师就是名师,每一步都有深意。
  
      本来也以为是故意整他,现在才知道,老爷的想法不是他这种小人物能够揣测的。
  
      “多谢大人!”
  
      凌天宇就要下拜。
  
      “去把人带过来吧,让我看看,如果已经病得太重,我恐怕也没有办法。”张悬摆手。
  
      “是!”凌天宇激动地眼睛一红,急忙带着程远大师退了出去。
  
      二人退出去,张悬看向一侧的孙强。
  
      “小强,我答应过你帮你晋级武者四重,自然不会食言而肥,打一套拳法,让我看看你的状态!”
  
      “是,老爷!”
  
      听到老爷要帮他晋级,孙强兴奋的连连点头。
  
      很快一套拳法打完,孙强非但没有兴奋,还露出尴尬之色:“老爷,我昨天受伤……实力大减,冲击皮骨境的话,恐怕今天力有不逮……”
  
      突破境界,都要调整状态,达到最巅峰时才能一鼓作气,昨天刚被打,身上还有伤,精力必然不足,恐怕老爷指点的再厉害,也很难成功。
  
      不打拳还不知道,一动手,立刻觉得伤势疼痛,真气运转都有些不畅通了。
  
      “不用担心!”张悬打断他的话,笑着看过来:“你之所以这么多年一直困在真气境,是因为修炼的真气太过浑浊,无法贯通经脉,做到滋补肉身,一直这样下去,真气甚至会沉淀,再无法进步是小事,甚至还会后退。”
  
      “是!”孙强点头。
  
      最近两年,他的确感到体力在不停衰减,实力在缓慢进步,要不是拼命修炼挽留,恐怕现在都可能降到真气境初期了。
  
      “武者四重皮骨境,真气贯通全身,让肌肉骨膜力量增加,按照道理,你的浑浊的真气好很难流经全身,但现在不同了!昨日被打,肉身受损,之前沉淀的真气也被震开,经脉桎梏畅通了不少……”
  
      “老爷……昨天是……故意让我挨打的?”
  
      张悬的话还没说完,孙强全身一震,感动的眼泪直流。
  
      之前老爷故意让凌天宇待在门外,是为了让他好,本以为让我挨打,是因为失误,现在才知道……也是为了我!
  
      可怜我误会他骗我……
  
      “呃?”
  
      看到自己这位胖管家,一下感动的热泪盈眶,张悬有些摸不清头脑。
  
      我只是想说你受伤不影响修炼,怎么……你想到这里去了?脑子也太散了吧……
  
      不过这样也好,能更好的建立我名师的威严……
  
      “咳咳!”当即咳嗽了一声:“不错,你能领悟,也不枉我一番栽培。好了,不用说这些了,如果我没猜错,凌天宇应该给了你疗伤丹药吧!”
  
      “我……”孙强脸色一红。
  
      老爷为了我不惜被误会,我还好意思拿人家的丹药……
  
      人和人比真是差别很大……
  
      “没什么,只要忠心为我办事,拿些东西也无妨。”猜出他在想些什么,张悬打断:“把丹药取出来,准备一下,现在就准备冲击武者四重。”
  
      “现在就冲击?”没想到这么快,孙强有些不适应:“老爷,难道不需要找个静室?在这里冲击,我怕还没成功,凌大人就来了,耽误你的事情……”
  
      “用不着,三、五分钟就解决的事,找什么静室。”张悬摆手。
  
      “三、五分钟?就能……突破?”
  
      孙强吓了一跳,眼睛瞪圆,不敢相信的看向眼前的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