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百六十章 兄弟比斗
    课堂上的其他人听到比武,全都站在墙角一侧。天』籁小 说
  
      看到二人身上生出的气息,赵雅脸色凝重。
  
      郑阳的实力之前远不如她,学习了张老师的枪法后,气势越来越强,真要打起来,她已完全不是对手。
  
      “你说他们两个谁能赢?”
  
      刘扬问道。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莫晓对枪法的领悟和天赋,都不是郑阳能够比拟的,听说交手无数次,一向都是后者落败而告终,我怕这次也很难过!”
  
      赵雅迟疑了一下,道。
  
      虽然不想承认,莫晓还是极其可怕的。
  
      就连郑阳自己都知道,远不是这位好友的对手。
  
      可能正因为知道了这件事,6寻才故意从王老师手里将其挖到自己门下,用来对战,不得不说,手段够狠。
  
      “我听说为了应对这次师者评测,王老师还将自己家传枪法给莫晓传授了好几招!”袁涛修为不行,消息一向不差,迟疑了一下道。
  
      “家传枪法?你说王家枪?”
  
      赵雅满是不可思议。
  
      “王家枪很有名?”见她这副表情,刘扬看过来。
  
      “天玄王城有两个王家有名,一个就是我们的王家,四大家族之一,另外一个,则是枪法大师王崇的家族!”这次不是赵雅回答,而是王颖。
  
      做为四大家族王家子弟,另外一个王家和他们名气差不多,自然知道的很清楚。
  
      “王崇?”
  
      “不错,王崇号称天玄王城枪法第一人,就连沈追陛下都赞不绝口,独创的王家枪,更是一绝,是无数学习枪法者梦寐以求的绝招!”王颖略带崇拜的道。
  
      “这么厉害?”
  
      刘扬咋舌,忍不住道:“那这位王崇和王老师什么关系?”
  
      “王是这位枪法大师的独子,正因为如此,才能引得无数枪法修炼者,争先恐后拜入门下!”王颖道。
  
      “原来如此!”再次看向场中,刘扬脸上露出担忧之色:“这样说,郑阳岂不很危险?”
  
      “是啊,王家枪很厉害,本来属于不传之秘,没想到王老师打破规矩,传了他几招,真够大方的,看来为了这次师者评测,真是下了血本。”赵雅冷哼。
  
      王家枪属于家传枪法,传子不传女,从不传外人,从袁涛口中,王老师竟然传给莫晓几招,由此可见对师者评测的重视。
  
      本来郑阳就打不过这位莫晓,后者又学习了王家枪法,如何能是对手?
  
      一时间,众人满是担忧。
  
      ……
  
      场中。
  
      “王老师传授了我王家枪,第三式、第七式和第十八式三招,你要小心了!”枪锋一转,笔直指了过来,莫晓道。
  
      “第三式,寒芒乍起,第七式,夕阳余晖,第十八式,归鸟入林?好!”郑阳神色凝重。
  
      王家枪名气很大,只要学枪的基本都有研究,不过,只知道名字和招数,不知道修炼心法,只知其形,不知其意罢了。
  
      “那我开始了,第三式,寒芒乍起!”
  
      一声长呼,莫晓长枪抖动,直刺而出。
  
      枪未到,气劲就顺着枪杆笔直蔓延过来,寒芒乍现,夺命追魂,让人浑身冰寒。
  
      这招将全身的精气神都集中在枪芒上,力透枪杆,数指后的钢板恐怕都能一击而传。
  
      莫晓不愧是枪法天才,王家枪难以练成,他都能挥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来得好!”
  
      看到对方枪法如此厉害,郑阳瞳孔一缩,一枪也迎了上去。
  
      ……
  
      “好厉害的枪法……”
  
      看到莫晓的气劲四射,长枪宛如迅雷,众人全都脸色一凝。
  
      “赵雅,莫晓既然学会这么厉害的枪法,为啥不等着比试的时候在和郑阳切磋,而要这时候跑过来?”王颖有些不懂。
  
      学了这么厉害的招数,应该悄悄练习,比试的时候施展出来,才能一鸣惊人,让郑阳措手不及,现在跑过来比试,郑阳提前知道了,有了防备,再次比武,就恐怕没那么顺利了。
  
      “是兄弟情义!”赵雅也搞不清楚,一侧的刘扬开口。
  
      “兄弟情义?”
  
      “嗯,莫晓和郑阳从小一起长大,让他与之比试,他肯定从内心有些抗拒的,因此专门过来找好友,说是比试,实际上是想告诉好友,学习了什么,让他有个防备!你没看比试之前,他先将学会的招数说了吗?正常比武,哪有把自己要用什么招数也说一遍的?”
  
      只有男人才能理解兄弟情义,莫晓做得虽然隐晦,赵雅、王颖无法理解,又怎么可能瞒得过刘扬!
  
      “原来如此!”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再次看去。
  
      叮叮叮!
  
      几人说话间,场中已然交手好几次,枪声脆响,气劲四散,郑阳果然有些手忙脚乱,抵挡不住,连连后退。
  
      “好枪法,你有学习,我也没闲着,莫晓,现在就让你看看张老师教我的枪法!”
  
      处于下风郑阳并未紧张,反而轻轻一笑。
  
      他刚才并未施展张悬教的枪法,只是用了自己对枪法的理解和基础,自然无法抵挡对方的王家枪。
  
      轰隆!
  
      话音结束,长枪一卷,如同巨龙升腾,长河奔江,虽然只是很普通的一招,莫晓却感到巨山压来,强大的压迫感,让他喘不过气来。
  
      嘭!
  
      还没反应过来,莫晓就觉得胸口一闷,施展的王家枪瞬间破碎,整个人立刻倒飞出去,贴着地面滑了七、八米这才停了下来。
  
      “啊?”
  
      郑阳显然也没想到这招居然有此威力,吓了一跳。
  
      自从学会这招,他一直修炼,做梦都没想到这么厉害。
  
      当初击败周天老师,他一直认为是张老师那道真气的缘故,现在才知道,同级别下,就算没有那道真气,这招枪法,也绝对是无敌的存在。
  
      莫晓,从小打到大,无论枪法还是实力,都远不是对手,现在更是学习了王家枪,本想着能够正面对战就不错了,做梦都没想到,一招就让其倒飞而出,要不是及时收回力量,恐怕都会受伤。
  
      “没事吧!”
  
      两步来到跟前,将好友扶起。
  
      “你……你这是什么招数?”
  
      挣扎着站起身来,莫晓眼睛瞪圆,满脸不敢相信。
  
      他用的可是王家枪,号称天玄王国第一枪法,结果……在对方的枪法面前和小孩过家家一般可笑,一击败北。
  
      不是亲眼所见,绝不敢相信。
  
      “这是张老师传授我的枪法!”郑阳满是骄傲的道。
  
      当初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去王课堂,希望有机会能看到王家枪,学到一二,现在才明白,多亏当初王老师没要他,要不然,又怎么会有如此机遇,成为张老师的学生!
  
      “张老师传授的?这……这么厉害的枪法,他就这样传你了?”
  
      莫晓依旧难以相信。
  
      王家枪,王老师视为珍宝,要不是6寻老师请求,并且要进行师者评测,这三招肯定都不会传授。
  
      这招比王家枪高明了一倍不止,轻易传授给郑阳,真的假的?
  
      “张老师传授从不藏私,是一位真正的师者!”郑阳坚定的道。
  
      “这……”
  
      见好友的话语自内心,是真心实意对这位张老师崇拜,莫晓轻轻一笑。
  
      本以为没拜入王门下,为好友感到可惜,没想到对方拜了一位更好的老师,学习了更高深的枪法。
  
      这一招用出,他就知道,别说只学会了三招王家枪,就算全部学会,也远不是对手。
  
      “这枪法这么厉害,我败得心服口服,可否告诉我名字?”
  
      过了一会,莫晓忍不住道。
  
      败在什么枪法下,他也要知道名字才行。
  
      “名字?”郑阳挠挠头一脸尴尬:“我也不知道叫啥名字,是张老师刚创出来的,还没来得及取……”
  
      “创出来?没来得及取?”莫晓一个趔趄,差点就没当场昏过去。
  
      能创出枪法,哪一个不是真正的枪道大师,拥有无数惊人的阅历,通常枪法没成形前,就有了名字,还有这样的……都传授学生了,连个名字都没想好?
  
      而且,这套枪法比王家枪还厉害,称为天玄王国第一枪法都不为过……没取名字……
  
      你不会哄我玩的吧!
  
      “要不这样吧,你帮我想想,应该取个什么好……”
  
      正在震惊,就听到好友的声音继续响起。
  
      “你……”
  
      听到这话,莫晓脸色一沉,忍不住道:“郑阳,慎言!每一个修炼者创出的武技,都是心血之作,定的名字更可以留传千古,既然这招是张老师所创,肯定要他来定名字,你取……成何体统?万一被知道,岂不怒,说你在侮辱他的心血?”
  
      你学了别人的招数,还要给别人的招数定名字,开什么玩笑?
  
      “啊……”
  
      见好友语气严重,不像开玩笑,郑阳一愣。
  
      侮辱心血?
  
      张老师连创出功法,都让自己等人随便取名字的……
  
      想到这忍不住,道:“没事的,张老师说过,让我随便取,实不相瞒,我们几个修炼的功法都是张老师创的,名字也都由我们自己想……”
  
      “什么?创出功法、武技让你们命名?”
  
      莫晓身体一晃,差点没当场晕过去。
  
      别的老师,传授一个武技,生怕自己外传,这个张老师倒好,专门给学生创造功法、武技,还让他们取名……
  
      张悬……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老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