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配制药液
    张悬当然不是装模作样。
  
      王室藏书库他看到过数千本关于毒物的书籍,虽然都是基础,就算全部学习,也不足以让人成为正式毒师,但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他现在的目的,又不是变成毒师,拥有这个职业,而是想办法将这十种毒物,配制成无毒的药液,帮沈洪提升精气神。
  
      这个就简单多了。
  
      就和成为正式炼丹师很麻烦,但学会配制一两样药散就会容易许多。
  
      精神一动,王国藏书库看到关于毒物的诸多书籍立刻“哗啦啦!”的翻开。
  
      “正确!”
  
      精神集中,书籍中记载的正确讯息立刻形成了一本完整的书籍,出现在眼前。
  
      轻轻翻开。
  
      “毒可害人也可救人,不能一概否定,学好用毒,甚至还能让人起死回生……”
  
      书籍上密密麻麻写满了文字。
  
      张悬知道这是通过天道图书馆整理出来的正确内容,当即也不多说,一行行看了过去。
  
      一看之下,不由感慨。
  
      果然和刘凌等人说的一样,这个职业,博大精深,不是朝夕就能学会的。
  
      不过,有了天道图书馆整理出的正确秘籍,相当于直通大道,学起来简单了不少。
  
      不停的翻阅脑海中的书籍,对毒师这个职业也逐渐加深,对毒的本质也越了解越多。
  
      不知过了多久,翻到了最后一页。
  
      张悬只觉得全身一震,关于毒师的知识瞬间融会贯通,成为记忆中的一部分,虽然和预想的一样,没成为毒师,但对毒物了解极多了。
  
      “嗯?这是什么?”
  
      对毒有了很深的了解,张悬精神一动,突然看到身体的最深处,隐藏着一道淡淡的黑气。
  
      “啥时候中的?”
  
      之前不了解,就算看到也不觉得什么,但现在看了这么多关于剧毒的书籍,已然明白,肯定是毒气。
  
      只不过……让他奇怪的是,啥时候进入体内的?
  
      最关键的是……怎么一直没觉?
  
      “老祖,老祖……”
  
      正打算细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会不会对他有影响,就听到耳边响起沈追陛下焦急的叫喊。
  
      再顾不上研究,睁眼看去。
  
      只见之前就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沈洪老祖,眼见就要睁不开眼睛,随时都会死亡。
  
      如果把他比作油灯的话,刚才只是火焰很小,而现在,刮起了风,马上就可能熄灭,就算坚持,也坚持不了几分钟了。
  
      “哎……人都有一死,沈追陛下节哀吧!”
  
      “请恕我等无能为力……”
  
      刘凌等人也看出了沈洪目前的状态,忍不住同时摇头。
  
      这种情况已经和死人差不多了,他们只是一星名师,再没任何办法,而且就算想出办法,也肯定来不及了。
  
      沈追陛下眼中露出不甘。
  
      花费巨大心血和代价,专门请三师过来,没有任何办法,本以为这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杨师,是最后的救命稻草,结果……他比其他三人还不靠谱!
  
      不出手相救倒也罢了,关键时刻,还弄什么迷药、毒药……
  
      我是让你来救人的,不是让你来做实验的……
  
      心中越想越气,转头看向那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家伙,想看看有什么可说的,却见他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
  
      “杨师,老祖已经坚持不住了,再不救,就来不及了……”
  
      沈追陛下强忍住想要爆的怒火,咬牙道。
  
      “先配制药液吧!”
  
      张悬开口。
  
      只看了一眼他也知道,眼前这位沈洪,再不想办法,十分钟都挨不下去,为今之计,也只能先把药液配制出来,希望这东西有用了!
  
      “配制药液……”
  
      不听这话还好,一听这话,沈追陛下怒火再也遏制不住。
  
      “杨师,老祖的生命危在旦夕,不是让你来试验毒师药液的……”
  
      “哦?”张悬看过来:“那你的意思是……”
  
      “杨师如果有其他办法,还请出手,能够救治老祖,我天玄王国愿意奉献任何东西!”沈追陛下道。
  
      “我不就在救治吗?等一会配好了药液,给你们老祖服下,等他恢复些体力,再想办法帮忙解决。”不理会对方是不是怒,张悬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听到这话,沈追陛下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我的意思很简单,你又不懂毒师的本领,就别配制什么毒药了,抓紧时间想办法救人才是王道……结果,等于白说!
  
      其实他不知道,张悬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此时的沈洪,不动手都随时会死亡,再动一下,不死也要死了,唯一的手段就是配制好药液,让其恢复一些体力打拳,让图书馆产生书籍,否则,真心没有第二个方法。
  
      三位名师见这家伙到现在还坚持要配药,也一个个带着愤怒。
  
      “沈追陛下,让杨师配药吧!”
  
      强压住不快,刘凌一甩手臂。
  
      要不是忌惮对方可能实力比他强,肯定早就动手了。
  
      连毒师是啥都不知道,就要配药,你难道真以为毒师这个行业,是开玩笑的?
  
      不知天高地厚!
  
      真不知道怎么成为名师的。
  
      或者……根本就不是名师,之前帮庄贤突破,也是走运!
  
      看出了对方的不悦,不过,张悬懒得理会。
  
      人马上就要死了,已经没时间墨迹,几步来到毒液跟前,手掌一翻,将其中一种毒液拿在手心,向不远处的空瓶倒了进去。
  
      “简直胡来……”
  
      虽然不是毒师,但刘凌也见过他们调配毒液,知道一些流程和手段。
  
      这些毒物,别说一滴,就算十分之一、百分之一,被人误服,都会当场暴毙,恐怖无比。
  
      正因为如此,调配毒液,需要专门的仪器,精确到一分一毫,不能有丝毫误差。
  
      你什么仪器都没有,抓起玉瓶就倒……也太随意了吧!
  
      你知道自己这一下倒出多少毒液吗?
  
      知道这些毒液之间的相互比例吗?
  
      毒液差一丝,都会让人死亡,正式毒师每次调配也都谨慎无比生怕出现差错,你倒好,闭眼乱倒……
  
      尼玛,这种态度去学毒师,恐怕还没成功,就先把自己弄死了。
  
      这叫学习过了?
  
      随便找个匠人,也要标准的多吧!
  
      “毒师配液,每融合两种都需要反应一会,才放第三种,和炼丹师炼丹一样,什么时间放什么药物,是有一定顺序的,差一点都不行,随手乱倒……”
  
      郑非胡须都气的快要吹起来。
  
      不想着救人,一直想着配制药液,我们忍了,可毒液之间非常奇妙,要中和反应以及其他变化,需要一定是顺序和时间,你倒好,跟倒酒一样,随便拿起玉瓶就装……
  
      这样毫无章法配出来的东西,别说喝了,恐怕沾上一滴,都会当场死亡。
  
      不理会两位名师的议论,张悬动作飞快。
  
      看不见人快挂了吗?
  
      要按他们那样说,又找仪器,又等待反应,还救个屁,等配好,人肯定都死了。
  
      当然,他这样做,并不是对方眼中的乱倒,脑中图书馆中形成的书籍伴随玉瓶倒出毒液,不停变化内容,什么时候其中记录的缺点少了,就说明肯定正确了。
  
      十来个呼吸,十种毒液已经完全融合在一起,和玉瓶一接触,书籍内容变成最新状态。
  
      “【十全药液】,张悬配制,服用后能让人回光返照一炷香时间,精气神达到健康水平,缺点十二:一,一身修为无法施展;二,让人恢复的时间太短……”
  
      书籍上详细标注了刚配制好毒液的名称和作用。
  
      “成功了……”
  
      张悬眼睛一亮。
  
      虽有天道图书馆时刻观察毒液的融合状态,但如果没学会上千本书籍,知道毒液的具体属性,肯定也不知道如何配比和反应,乱摸索调配的话,别说十几个呼吸,就算再给半个月也完成不了。
  
      呼!
  
      药液调配成功,张悬松了口气。
  
      “好了!”
  
      将玉瓶拿起来,看向众人。
  
      “成功了?”
  
      众人嘴角一抽。
  
      胡乱倒了一会,就成功了?
  
      是你自认为的成功吧!
  
      “快拿给他喝掉!”
  
      不理会众人怪异的眼神,张悬向沈追陛下递去。
  
      “喝掉?”
  
      沈追陛下摇头:“这药液还没确定有没有毒……”
  
      “时间来不及了,给他服用,不然真就死了!”
  
      知道就算解释,对方也不相信,张悬眉头一皱。
  
      “可……”
  
      沈追陛下满脸犹豫。
  
      “怎么,你不相信这是能让他恢复体力的药液?”张悬不怒自威。
  
      伪装名师多日,身上已经有了那种高高在上的威严。
  
      “我……”
  
      沈追陛下不知如何回答。
  
      不是他不信,而是……根本不相信!
  
      十种剧毒,我亲眼看到你胡乱调配,还让我相信……开什么玩笑?
  
      再说,这种没经过检测的毒药,就让老祖喝,这不是嫌他死的慢吗?
  
      “不信就算了,机会已经给你,如何抉择是你的事!”
  
      见他不动弹,张悬也不多说,随手将调配好的药液放在桌子上,神色淡然。
  
      “不过,你要考虑清楚,你们家老祖,再想不出其他办法,连三分钟都坚持不住……用三分钟的生命来换一个可能延长寿命的机会,如何抉择,就看你了。”
  
      “这……”
  
      沈追陛下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拳头捏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