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二百零七章 回学院
    接过茶叶,张悬飘然而逝。
  
      这个寿宴,他本就没打算来,要不是看在黄语等人的面子上,再加上也想见见三师,询问一下毒气的事,管这个田老是谁?
  
      还寿宴,就算丧礼,也不会来看一下。
  
      现在虽没询问三师,但看他们的样子,近期必然会过来寻找自己,到时候再问也不迟。
  
      既然如此,也就没留下的必要了。
  
      至于刚才为何能看出田老泡茶中的缺陷,很简单,一进门的时候,他正在泡茶,图书馆生成了相关的书籍,翻阅一下即可。
  
      要不是这家伙故意搬出6寻和他比试,又故意下绊子,想让自己输,都懒得理会,也不会多说。
  
      想用6寻打我脸?
  
      开玩笑,想打我脸的人,都被我打回去了,别管你是田老,还是啥,都不能例外。
  
      “田老、陛下,刘师、庄师、郑师,我们也先行告辞!”
  
      见张悬离开,黄语白逊也紧跟着抱拳离开。
  
      她们带张老师来的,此刻也不好意思继续留下来。
  
      几人一走,房间顿时安静下来。
  
      “爷爷,那可是静神茶,你……怎么一下给了这么多……”
  
      田龙满是不甘。
  
      就算对方指点了爷爷,也不至于一出手这么大方吧?
  
      这二两茶叶,他们可是花费了无数代价让人采摘烘焙的,换做金币的话,上千万金币都难以买到。
  
      就算是爷爷,平时也不舍得喝上一口,就这么随手送人了……
  
      想想都觉得肉疼。
  
      “多?一点都不多!”
  
      看了一眼自己这位孙子,田老摇了摇头。
  
      看起来很聪明,曾经赋予希望,现在看来,无论心性还是气度,都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田老说的不错,二两静神茶,一点都不多,先不说给田老师指点,单说画上的两个字,就千万难买。”
  
      沈追陛下开口。
  
      简单的“野鹿”二字,让一幅画,一下增加接近一境,单这两个字,就是无价之宝,别说二两静神茶,就算把整个田家的茶叶都搬光,都不亏本。
  
      更何况,还因此结交了一位书画宗师,缓和了双方的关系。
  
      “张老师的指点,我受益良多,今天的寿宴,田龙、田刚,你们就安排吧,我想闭关消化一下,或许能让茶道再进一步。”
  
      田老点点头,不再多说。
  
      “那我们也就不打扰田老师了!”
  
      刘凌知道对方下了逐客令,当即和沈追陛下等人走了出去。
  
      “陛下,我们还有事,就先不和你回皇宫了。”
  
      走出田府,三人和沈追陛下招呼一声,急匆匆离开。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找那位张老师去了。
  
      “人中龙凤啊!”见三大名师都为这位张老师折倒,沈追陛下感慨一声,看向不远处的太监:“去准备一下,明天师者评测,我也要过去观看!”
  
      “是!”太监应了一声。
  
      …………………………
  
      三师、沈追陛下等人离开田府,6寻、王也走了出来,一离开范围,眼中立刻露出了浓浓的怒火和不甘。
  
      “他一个低级老师凭什么,凭什么,可恶!可恶!”6寻放声嘶吼,眼中的恨意倾尽江河之水也难以洗干。
  
      本以为今天田老寿宴,会有很大突破,成功成为刘师的学徒,做梦都没想到……出现了这个结果。
  
      一直让他瞧不上的小子,连续打脸,让他气的死去活来,都快吐血了。
  
      强烈的羞辱,有些抓狂。
  
      他6寻,堂堂帝师之子,从小顺水顺风,都是他去打别人的脸,啥时候受过这种待遇?
  
      “这小子肯定所有精力都研究书画和茶道了,授课我觉得肯定不行,只要明天你能赢得师者评测,一样能一雪耻辱。”一侧的王道。
  
      就算这个张悬天赋不错,可总不能所有东西天赋都好吧!
  
      就算所有天赋都好,人的精力有限,大部分时间研究书画和茶道了,授课上肯定没下太多功夫。
  
      对于授课,二人还是很有自信的,不信这都无法获胜。
  
      “明天的师者评测,我一定要赢。”听到他的话,6寻点了点头。
  
      已经连续被打脸了,这次不能再输。
  
      “王,你不是认识那个炼丹师吗?我想购买几枚试试。”
  
      拳头捏紧,6寻转头看过来。
  
      “购买丹药?你难道想……”
  
      想到了什么,王脸色一变,连忙摇头:“这不行,这不行,这样虽然能短时间内提升修为,对学生的伤害太大了,以后恐怕很难再有进步……”
  
      “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明天我必须赢……已经没了退路,只要赢了,成为学徒,十年内,我必然成为名师。到时候,再帮他们接触隐患,甚至给他们一生富贵都不算什么。”
  
      眼睛闪烁,6寻牙齿咬紧。
  
      “这……”王迟疑。
  
      好友的天赋,他知道,距离真正书画师,只有一步之遥,一旦踏过,就具备了考核名师的资格,加上这些年的授课经验,和对名师的研究学习,十年内考核成功,绝对是板上钉钉的。
  
      真要成为名师,再想补偿几个人,就容易多了。
  
      一生富贵什么的,都很简单,解决隐患,也不是不可能。
  
      “好了,时间不容我们迟疑了,这三百万,是拜访杨师时向陛下借的,刚好没还,足可以购买五枚,你现在就去买来。明天我要让他们大展风云,不但一举获胜,还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在洪天学院……我6寻,是无敌的!”
  
      一甩衣袖,6寻声音咆哮而起。
  
      “好吧,我现在就去看看……”
  
      见好友心意已决,王知道再无法劝阻,点了点头。
  
      对方说的没错,现在的确已经没退路了!
  
      在王宫得罪了杨师,想要成他的学徒,很难。
  
      三师一心扑在张悬身上,如果再输了,将会再无可能。
  
      唯一的希望就是明天的师者评测大获全胜,让所有人都知道,6寻才是真正的明星教师,才是洪天学院乃至整个天玄王国真正的第一。
  
      而那个张悬……算什么东西?
  
      和他们竞争……还不配!
  
      ………………………………
  
      “那幅画不是你要送给田老的吗?怎么变成刘师的礼物了?”
  
      张悬走了没多远,黄语二人就追了上来,坐在马车上,想起之前的事,忍不住问道。
  
      当初黄语、白逊竞争的是墨轩图,自己画出五境画作后,二人同时花钱购买下来,当做礼物,怎么变成了刘师的贺礼了?而且……白逊那副图呢?
  
      “其实当初求取墨轩图,就是为了给刘师准备的贺礼,送给他理所当然。”黄语道:“我只是个晚辈,就算参加田老的寿宴,也不用送如此珍贵的礼物啊。”
  
      “呃……”张悬一愣,随即明白过来。
  
      的确。
  
      黄语是个晚辈,就算要拜见田老,随便准备一些新奇的东西即可,何至于墨轩图这种珍贵的宝贝?
  
      自然是为刘师准备的,后来,刘师拿到画卷后,送给田老当礼物,也就理所当然了。
  
      “那你呢?你只是庄师的学生,没必要给他准备吧?”
  
      白逊和黄语不同。
  
      后者是名师学徒,而白逊只是庄师的学生,两者一字之差,无论地位还是身份都差了好大意截,没有可比性。
  
      黄语可以为刘师寻找贺礼,你一个学生没必要这么做了吧。
  
      “其实……我……”白逊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是小语要墨轩图,我也就说自己想要,这样就能和她有理由待在一起……至于,我购买张大师的那副画,留给爹爹了,他十分喜欢……”
  
      “……”张悬满是无语。
  
      原来这家伙想要墨轩图,只是为了泡妞。
  
      想想也是醉了。
  
      不过,对方这个决定倒也没错,只有和黄语竞争,才能天天见面,追求也就理所当然。
  
      只不过看样子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了,这家伙注定要失败了。
  
      白逊只是庄师的学生,没必要把五境画作送上去,堂堂白小王爷,再找另外一样礼物,也不是难事。所以,田老处,只有一副野鹿,并没有另外一幅他卖出去的图画。
  
      “张大师,你不是不会茶道吗?怎么……”
  
      马车又行走了一会,见洪天学院就在眼前,黄语再忍不住问道。
  
      这家伙之前说不会茶道,不似作伪,怎么一下就说出田龙、田老泡茶的漏洞,然他们心悦诚服?
  
      “我的确不会……”
  
      张悬点头。
  
      脑海中虽然有不少关于茶道的书籍,他还没仔细学习,说实话,的确算是一点都不会。
  
      “那……”
  
      黄语、白逊二人懵。
  
      不会你说的如此自信,让他们连话都说不出来?
  
      骗鬼的吧!
  
      “我只是偶尔看过几本关于茶道的书,随口说说,没想到就猜对了!”张悬随口道。
  
      “随口说说?”
  
      白逊、黄语对望,满是无语。
  
      大哥,你不想说就不说嘛,这样糊弄,也有些太敷衍了吧。
  
      难道我们两个看起来,真的那么好骗?
  
      “学院到了,告辞!”
  
      见二人一副不相信的模样,懒得继续解释,张悬笑了笑,从马车走了下来。
  
      洪天学院,到了。
  
      几天未见赵雅等人,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修炼到什么程度了。
  
      (第三更到!老涯继续写第四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