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还不叫叔!
    “我输了?还早着呢!”
  
      看到眼前的长枪,6寻只觉得强烈的羞辱直冲脑海,一声咆哮,一咬牙,猛地向前冲去。天 』 籁『小说
  
      “嗯?”
  
      没想到他对着自己的枪尖冲来,郑阳一愣之下,情不自禁的收缩了一下手臂。
  
      这一收,失去了先机,6寻脚掌踩地,猛地弹起,幻影九宫步施展,仿佛变成了幻影,眨眼功夫来到郑阳跟前,合身撞了过去。
  
      他现在被袁涛死死抱住,双手都被锁住,只能靠这招。
  
      嘭!噗!
  
      没想到枪都落在对方脖子上,还不要脸的反抗,郑阳没有丝毫防备,一下被撞在胸口上,脸色一红,鲜血狂喷,同时整个人倒飞而出。
  
      “太无耻了……”
  
      “堂堂学院明星教师,怎么能这样?”
  
      “可恶……”
  
      见6寻不认输,周围也是一阵哗然。
  
      “不可原谅!”
  
      见他已经输了,还要反抗,甚至将郑阳打伤,赵雅气的俏脸粉红,身影一晃,已经来到跟前,玉手一翻,一柄长剑已经出现在掌心。
  
      她从小就学习剑法,擅长用剑,因为几人围攻,并未拿出来,此刻见这位曾经崇拜的6老师,做出如此无耻的事情,再也忍不住。
  
      嗡!
  
      长剑凌空,飘渺如画。
  
      武技【落日剑法】,大河滔滔,夕阳如炬!
  
      “嘿!”
  
      双手被禁锢住,6寻冷哼,身体一纵,一脚对着剑身踢了过来。
  
      这一下应变,无论从哪一点,都可以说是秒到巅峰,可惜,他还是小看了身后的抱着他的袁涛。
  
      郑阳受伤,也激了他的血性,一声咆哮。
  
      “给我下来吧!”
  
      肥胖的身躯,像是变成了沉重的石头,6寻刚刚挑起,就不停向下坠落。
  
      这一下下坠,他这一脚非但踢不到长剑,还会因为失去平衡,弄不好就会被一剑刺穿胸膛。
  
      “啊!”
  
      变故陡起,6寻显然也没判断到这点,瞳孔一缩,再想躲闪已经躲闪不过了。
  
      呼!
  
      眼见就要出人命,不死即伤,一个人影突兀出现在二人中间,手指轻轻一弹。
  
      嗡!
  
      一声鸣响,赵雅手中的长剑,再也握不住,笔直飞了出去,斜插在不远处的地上。
  
      “老师!”
  
      被惹弹掉长剑,赵雅正想怒,看清对方的模样,立刻抱拳。
  
      来的正是张悬。
  
      他看出来,双方已经打得火冒三丈,再不阻止,弄不好,今天肯定要出大事。
  
      去掉赵雅的长剑,来到郑阳跟前,一道真气灌入其中,现伤势不重,只要配合丹药、修炼,短时间内应该就会无碍,这才松了口气,转头看向袁涛:“你也下来吧!”
  
      “是!”
  
      袁涛这才松开勾在一起的手掌,一屁股坐在地上。
  
      虽然他这半天只抱住对方,一动不动,其实五人中数他最累、最辛苦,受的伤也最重。
  
      要不是龙犀血脉激活,防御无敌,恐怕早就承受不住暴击,昏过去了。
  
      “老师……”
  
      调整片刻,五人恢复过来,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跟前。
  
      虽然已经没力气了,却一个个眼中释放着兴奋的光芒。
  
      战斗之前,他们并没觉得能赢,结果却出乎意料的好,堂堂明星教师,居然被他们打的这么惨,不管怎么说,心中还是很自豪的。
  
      本以为替老师出气,又展露了这半个多月的所学,能得到几句夸奖,却见眼前的张老师,脸色阴沉的可怕,一道怒火在眼中不停盘旋。
  
      “老师……”
  
      见他这副模样,郑阳等人满是疑惑。
  
      “是不是觉得我应该夸奖你们?”
  
      张悬看过来,宛如聚集着风暴。
  
      “我们……”
  
      五人挠头。
  
      “本以为故意瞒着我,会练什么厉害的合击阵法,来,都过来告诉我,这是什么玩意?”张悬咆哮,满脸的恨铁不成钢。
  
      “这阵法不好?”
  
      “这算的上天玄王国最顶尖的合计阵法了好不好?”
  
      听到他生气的理由,所有人都呆。
  
      这个合击阵法就算在天玄王国都排的上靠前,毕竟,借助这个阵法,一个武者五重,四个二重,将一位辟穴境巅峰强者打败,战绩绝对逆天。
  
      这样竟然还不满意?
  
      说是“什么玩意”?
  
      一侧的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6寻,更是胸口闷,差点没控制住伤势,一口鲜血喷出。
  
      有没有搞错?
  
      这个合击阵法,让他差点断气,居然还不满意?
  
      “怎么?不服?那好,我就从第一招开始说,袁涛冲向6老师,此刻郑阳如果在这个位置出手,用我教你的枪法进行封堵,威力会比直接进攻,暴增一倍;刘扬,在这里出拳,整个人下蹲三寸,正好是闪避的漏洞,想躲都躲不开;还有赵雅、王颖,你们睡着了吗?如果分别站在那两个位置,你们觉得,他还能逃掉?”
  
      不理会众人的吃惊,张悬一甩衣袖,随手在地上将这个合击阵法画出来,指了几处。
  
      6寻本来还在疑惑,看到他指的几点,脸色陡然一变,瞬间变得煞白。
  
      对方说的不错,如果刚才这几个人按照他说的站位,并且同时出手的话,就算是他,也根本躲闪不开,至少会被同时击中三招。
  
      这几个小家伙,一招就让他吐血了,接连是三招,就算全盛期,也肯定扛不住。
  
      不理会他的颤抖,张悬嘴上不停,手指再次点去。
  
      “第二招,袁涛抱住6老师,本是最好机会,如果刘扬在这里攻击,王颖,晚三个呼吸出手,赵雅也别犹豫,第七个呼吸封死退路,你们还会受伤?一个受伤的都没有,他就会认输!”
  
      越说张悬越气。
  
      这群小家伙真是太乱来了。
  
      本以为学会了什么厉害的合击阵法,让他放心,谁知道却是漏洞百出的。
  
      都啥玩意嘛!
  
      这也叫合击阵法?
  
      只要这些家伙提前找自己指点几句,今天就不会有一个人受伤,而且,还能将6寻打的跟死狗一样。
  
      哪像现在还有精力反抗,死活不认输!
  
      更不可能受伤了好几个,这么狼狈!
  
      “这……这……”
  
      听到他的解释,6寻浑身冷。
  
      别人或许很难看他指点的这些,但作为当事者,亲自和这几个学生对战的人,知道他随口一说的可怕。
  
      如果刚才这几人真这样做了,会和他说的一样结果,一个受伤的没有,而自己,会变得和猪头一样。
  
      难道这位张悬,还懂得阵法?
  
      战斗瞬息万变,度这么快,一眼就看出他们合击阵法的缺陷,并作出最优分配……真的假的?
  
      怎么做到的?
  
      嘴唇干,6寻身体颤抖。
  
      本来和这几个人对战,他已经觉得对方配合的很好了,怎么都没想到,这么多漏洞,这么多问题。
  
      而一旦将这些问题补充,他就算空有一身辟穴境的修为,也无法抗衡!
  
      厉害的合击阵法,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等于三,等于四。
  
      袁涛擅长防御,是最坚固的盾牌,郑阳长枪攻击,是最锋利的箭矢,赵雅从中坐镇,各种手段层出不穷,王颖身法奥妙,来回穿梭,刘扬拳力无敌,大开大合……
  
      按照之前的合击阵法,五个人最多只能挥七或者八的威力,而要是按照这位张老师指点的去做,绝对能挥出十几,甚至二十的力量!
  
      这种威力就算通玄境初期,都未必能够挡得住,更何况他辟穴境巅峰!
  
      可怕!
  
      “妙啊!虽然只是短短几句,却说尽了阵法精髓,难道这位张丹师,对阵法也了解极多?”
  
      将张悬的指点全部看在眼里,刘凌满是不敢相信。
  
      阵法师、炼丹师都属于上九流职业中最巅峰的存在,每一个都高深奥秘,这个年纪成为正式炼丹师就很厉害了,阵法也懂?
  
      “我说的这些,都明白了?”
  
      不理会周围震惊的鸦雀无声,张悬呵斥完五位学员,环顾一周。
  
      “是!”
  
      五人低头,满脸羞愧。
  
      这个合击阵法是赵雅拿来,属于白玉城最顶尖的,本以为完美无瑕,威力极强,做梦都没想到,这么多漏洞。
  
      不过,经过张老师的指点,和刚才亲自与人战斗,已经了解极深,再施展的话,也就得心应手多了。
  
      “明白就好!”
  
      教训完几人,张悬双手一背,缓缓向回走去:“既然学会了,再过去打一遍,6老师不是不认输吗?打的他认输为止!”
  
      “啊?”
  
      “再打一遍?”
  
      五个学生同时一晃,差点没喷血。
  
      他觉得自己就够狠了,没想到张老师更狠……
  
      “你……”
  
      6寻更是眼前一黑。
  
      尼玛,你跑过来,阻止对方,指点阵法,闹了半天,不是觉得他们做的不好,而是想玩死我吧……
  
      站起身来,正想说话,就听到一个急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还请张大师看在我的面子上饶过这小子一次吧!”
  
      转头看去,就见6沉大师大步走了过来。
  
      “爹……”
  
      见一向与世无争的父亲,会这时候走过来替他开口,6寻拳头一紧,脸色涨红。
  
      离家出走,就想证明给父亲看,不需要他,也能混出一片新天地,做梦都没想到,被看到了这么狼狈的一刻。
  
      “孽畜,跪下!”
  
      6沉大师一脸恨铁不成钢,大手一摆,指向张悬:“还不叫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