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二百六十一章 驯兽大赛
    “通过考核?”张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什么时候……考核了?”
  
      对方还没把话说完,就来医治这头啸天兽,现在他连二星驯兽师考核啥内容都不知道,怎么……就突然通过了?
  
      “二星驯兽师考核,比一星要简单不少,只需要驯服一头宗师境的蛮兽即可……现在啸天兽向你臣服,已经完全符合了条件!”
  
      一侧的卢兽师开口。
  
      “呃……这么简单?”张悬目瞪口呆。
  
      考核一星,他又是奔跑,又是辩答,没想到二星这么容易。
  
      听到他的话,众人一阵无语。
  
      蛮兽达到宗师境,都有自己的气度和傲气,不可能轻易臣服人类,从啸天兽这么多年都没臣服过别人就能看出。
  
      你恰巧在它生病的时候,帮忙治好,才让其感恩戴德,直接臣服,换做平时,哪有这么简单。
  
      “张兽师,你的二星驯兽徽章,可能今天完成不了,至少要到明天才能送来,今天不如就不走了,刚好我也有事与你商议!”
  
      封堂主笑道。
  
      “这……”张悬迟疑。
  
      “啸天兽达到半步至尊,度更快,红莲山脉虽远,两天即可到达,明天一早再走,也不算什么。”
  
      封堂主继续道。
  
      “好吧!”
  
      抬头看了看,经过一番折腾,果然天已经晚了,时间接近黄昏,张悬点头同意。
  
      “那张兽师,这边请。”
  
      见他答应,封堂主一脸高兴,招呼一句。
  
      “走吧!”张悬点点头,跟了上去。
  
      其他人见已经啸天兽不但治好,还臣服了别人,知道继续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一个个转身离开。
  
      ……
  
      “你说……张兽师不光治好了啸天兽,还让其臣服,成了兽宠?”
  
      “清阳宗师都看不好的病,他帮忙看好了?”
  
      “你不会骗我玩的吧?”
  
      “铁齿啸天兽突破成了半步至尊?”
  
      消息很快传递出来,兽堂所有人听到,全都一个个不敢相信,尤其是等在外面的沈碧茹,更是目瞪口呆。
  
      早知道这位张老师,走到哪里都不安生,可做梦都没想到,这么不安生!
  
      清阳宗师看不出的病症,他看出来了……这家伙啥时候又对医道了解了?
  
      驯服啸天兽成为二星驯兽师……
  
      “不知道这件事,回去告诉韩琼,她会不会相信?”
  
      消化了半天,从云涛口中知道确切消息,沈碧茹再次苦笑。
  
      她的好友韩琼,花费无数精力,也才考了个驯兽学徒,好几年了,都无法成为真正驯兽师,这家伙到好,来一趟兽堂,本来只是乘坐兽乘的……
  
      结果,不光成为正式驯兽师,还是二星的……更重要的是,连人家兽堂的看家宝都给拐走了……
  
      如果将这件事跟韩琼说,真怀疑这家伙会不会当场疯掉。
  
      ……
  
      成为二星驯兽师,待遇也提了上来,立刻在兽堂分了一套府邸,张悬知道沈碧茹暂时也没地方住,就让她先住了进去,而他跟在封堂主身后,来到一个宽阔的大厅。
  
      “张兽师天资卓越,还是一位名师学徒,想必这东西,必然有些用处!”
  
      几人坐定,封堂主微微一笑,取出一个东西递了过来。
  
      随手接过,张悬忍不住一愣:“明理玉晶?”
  
      封堂主递过来的,不是其他东西,正是当初赵雅的父亲,赵封城主送给自己的明理玉晶,对明理境的心境刻度有极大帮助。
  
      “不错!”封堂主点点头。
  
      张悬疑惑的看过来。
  
      当初赵封可是搜遍了整个白玉城,才找到一块,足见珍贵,现在这位封堂主随手就送出……
  
      “这东西是我无意中得到的,对驯兽师而言,并无用处,你是名师学徒,想要考核名师,提升心境刻度是必然。与其留在我手里浪费,还不如送出去。”
  
      看出了他的疑惑,封堂主道。
  
      张悬点头,正想说话,就见一侧的卢兽师也笑盈盈的看过来:“我看张兽师修为已经达到通玄境巅峰,距离半步宗师也不远了,我这里刚好有当初修炼时的功法和心得,直接送给你吧!虽然你有厉害的老师,这些不算什么,也算我的一点心意。”
  
      说着取出几本书籍,递了过来。
  
      张悬随手翻开,正是通玄境突破半步宗师的秘籍和修炼心得。
  
      “我没有他们两个老头这么大方,也没那么多好东西,只有一柄长剑,天武王国练器宗师青岩子亲手铸造,就送给张兽师吧!”
  
      王兽师也笑着捋着胡须,取出一柄长剑递了过来。
  
      “别忙……”
  
      见三个老头一来到就送东西,而且还一脸笑意的看过来,张悬连忙摆手。
  
      无功不受禄。
  
      他还没觉得脸这么大,能让三大二星驯兽师,一见面就送宝贝。
  
      “三位兽师有啥事直接说吧!”
  
      “张兽师不愧是爽快人!”封堂主和其他两位对望了一眼,点点头:“既然如此,我就把话只说了,其实,我们是有事相求。”
  
      “有事相求?我?”
  
      张悬一愣。
  
      自己虽然成了二星驯兽师,可这几位也都是,再说在兽堂待了这么久,人老成精,还有事情求他?
  
      难道……
  
      “殴打驯兽法,是我师父所创,他老人家交代过,不能外传,所以……”
  
      看完兽堂的书库,他也知道为何揍一顿就驯服蛮兽,为何让众人这么吃惊了。
  
      因为天道真气精纯,和天道图书馆能看出蛮兽缺陷,才能让其臣服,就算传授了,也学不来,弄不好还会暴露天道神功。
  
      这三个老头,一见面又是给东西,又是有事请求,要学这个,自己也得能教啊!
  
      还是提前推辞掉再说。
  
      反正这个世界师道严苛,老师不让外传,就不能外传,他们也不能说什么,算是最好的借口。
  
      “呃,每个驯兽师都有自己的秘法,不愿意外传,我们也不会询问,我们所求之事并非这个!”
  
      听到这话,封堂主摇摇头。
  
      驯兽师和炼丹师一样,炼丹有各种手法,驯兽亦然。再说,每个人的气质、修炼功法都不相同,就算学会了对方的手段,有时也无用。
  
      与其开口得罪一位驯兽师,还不如不说。
  
      “不是这个?”张悬想到了什么,一脸疑惑的看过来:“难道……三位都得了不治之症?也想让我治一下?不会也和啸天兽一样,晚上睡不着觉?实在不行,可以试试清阳宗师的方法……”
  
      “咳咳!”
  
      听到这话,封堂主等人差点被口水呛着。
  
      只觉得下身凉飕飕的满头黑线。
  
      这都哪跟哪啊。
  
      我们就是有事想要拜托你,让你再说一会,我们恐怕要变太监了……
  
      “是这样的!”生怕继续说下去,晚节不保,封堂主连忙打断:“兽堂和炼丹师公会一样,拥有许多分部,做为正式驯兽师,想必我也不用过多介绍。”
  
      “嗯!”张悬点头。
  
      看完书籍,这些事也就一清二楚了。
  
      兽堂并不是唯一的,像这个,不过其中一个分部罢了。
  
      “我们这个兽堂,属于一个二等王国级别的分部,统一受轩辕王国兽堂管辖。”
  
      分部也有等级,一层层递进。
  
      玄落山脉兽堂,和周边十几个二等王国来往,级别处于最底层。
  
      轩辕王国是周边最近的封号王国。
  
      王国分为封号、一等、二等、不入流(也就是没有名师坐镇,评不上等级)。
  
      天玄王国属于最后一个,北武王国拥有一星名师坐镇,排的上二等。
  
      天武王国拥有二星名师,排的上一等。
  
      至于轩辕王国,则拥有三星名师,有资格建立巨大传送阵,购买出售各种物资,万国来朝,国力鼎盛。
  
      “轩辕王国兽堂每隔五年都会举办一次驯兽大赛,邀请下属分部的年轻兽师前往比试。”
  
      封堂主继续道:“你在我们玄落山脉分部考核成为驯兽师,就属于我们分部的人。我希望……你能以我们兽堂名义,去参加这个大赛。”
  
      “驯兽大赛?”
  
      “是啊,这个驯兽大赛,集合了周边无数王国的天才驯兽师,如果能在其中一鸣惊人,夺得头筹,必然受到兽堂的重视,我们分部也会名声大噪。”
  
      封堂主说完,满脸期待的看过来。
  
      “这个……”
  
      没想到对方的请求是这个,张悬看过来:“比赛什么时候?”
  
      如果就在最近,他可没工夫。
  
      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解决体内的剧毒,然后考核名师。
  
      至于驯兽师,不过随手而为,为了乘坐兽乘免费罢了,并非他的目标。
  
      “半年后,轩辕王城。”封堂主道。
  
      “半年后?这个……要看我有没有时间吧!”张悬没敢答应。
  
      他可不想随便收了点东西,就给人出头。
  
      “你如此年轻就达到了二星驯兽师的水平,又精通医道、名师手段与一身,真要参加,绝对一鸣惊人……”
  
      见说了几句对方都没什么兴趣,封堂主想起什么,道:“而且,只要能在其中得到冠军,就能得到丰厚的奖励!”
  
      “奖励什么的不重要,最主要的是我没时间!”张悬摇了摇头。
  
      见对方拒绝,封堂主等人忍不住露出失望之色,不过这种情绪还没维持多久,就听到对方的声音继续响起。
  
      “哎,对了,奖励……是什么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