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毒心金令
    “让你们副殿主、长老都出来见我!”
  
      被众多毒师围住,张悬脸上没有丝毫变化,仿佛根本没看见一样,下颚微微抬起,双手背在身后,神色冷漠淡然。天 籁小说
  
      “想见我们副殿主?长老?你算什么东西!”
  
      没想到这家伙对他们同伴出手,没有丝毫害怕,还要见副殿主、长老,周毒师脸色狰狞:“敢在毒殿杀人,今天死定了……”
  
      冷哼一声,正打算对出手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就觉得眼前一花。
  
      呼!
  
      人影一闪,一只手掌已经捏住他的脖子,将其提了起来。
  
      “你、你……”周毒师哆嗦,这才现,站在距离他十米开外的中年人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眼前。
  
      脸色白,牙齿咬紧:“放开我,不然,今天别想活着离开……”
  
      “这里是毒殿,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柳毒师等人也没想到跟大药王一起来的这家伙如此猖狂,一言不合就动手,全都放声大喝。
  
      毒殿,虽然避居世外,让人找不到,却是实打实让不少势力都胆战心惊的地方,一个外人冲进来杀人……谁给的胆子?
  
      众人的咆哮,张悬懒得理会,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一手捏住周毒师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掌,直接抽了过去!
  
      啪啪啪啪!
  
      连续四声,清晰入耳,周毒师脸蛋立刻红肿起来,嘴角溢出鲜血,牙齿掉了一地。
  
      “这是教训你,刚刚对我不敬!”
  
      抽完,随手将这家伙扔在地上,再次双手背在身后,傲然而立,带着俾睨天下的霸气:“另外,我的耐心有限,不要惹我怒,否则,不介意将你们这个没用的分部抬手灭去!”
  
      “抬手灭去……”
  
      大药王只觉得眼前一黑。
  
      将分部灭去……
  
      白医师,你知道毒殿有多少位宗师强者吗?
  
      就我们两个的实力……真想动手,可能连长老的面都见不到,就会被活活打死,对方还不带用毒的……
  
      虽然郁闷,却也明白了他的用意。
  
      既然伪装特使,自然要有特使的架子。
  
      堂堂总部来的高手,如果被几个毒师欺负一顿,不敢反抗,后面说的再好听,肯定也不会有人相信。
  
      所以……最重要的是立威!
  
      让毒殿的所有人都知道……特使来了!
  
      这样做,是能让人快让人认定他的身份,可……万一露馅,将会死的更惨。
  
      大药王只觉得双腿有些轻颤,有些站不住。
  
      成为一方霸主,他也算见过世面,可一想到毒殿对付人的手段,就忍不住脊背冒汗,再也淡定不下来。
  
      “你……”
  
      果然,听到这话,柳毒师等人再傻也意识到眼前这人可能不简单,否则绝不敢如此嚣张,迟疑了一下,忍不住问道:“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张悬安静站在原地,并不说话,似乎是在说,他们这些小喽啰根本不值得开口。
  
      看到他这副模样,大药王只好向前一步,尽量平稳住呼吸:“这位是……这位是……总部派来的特使!”
  
      “特使?”
  
      柳毒师等人脸色一变。
  
      毒殿内讧,他们知道总部可能会派人过来,只是没想到,真来了!
  
      难怪如此大的口气,不管不顾,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如果真是特使,绝对有这个资本。
  
      “既然是特使……可有总部的毒心金令?”
  
      稳住呼吸,柳毒师向前一步。
  
      毒心金令,总部派遣特使特有的身份令牌,有这东西,才会被承认,和钦差大臣的尚方宝剑一样,代表了总部,代表了无上权利。
  
      听到这个问话,大药王情不自禁的捏紧拳头。
  
      眼前这位白医师是冒充的,哪有什么毒心金令!
  
      可如果拿不出来,对方肯定不会相信……
  
      心中找了好几种说法,例如,走在路上丢了,没带出来……仔细推敲了一下,都觉得有些不太合适。
  
      堂堂毒殿特使,将毒心金令丢了,和钦差丢了尚方宝剑一样,不是找死是什么?
  
      就算再傻的人,也肯定会觉得不可能!
  
      情不自禁的看过来,想看看这位白医师到底如何解决,正在担心难以回答,就见他眼睛眯起,一股令人惊恐的气息压迫的众人难以呼吸。
  
      “你算什么东西?”
  
      张悬冷哼,面容一沉:“让你们副殿主、长老过来!”
  
      “我……”
  
      柳毒师脸色一下憋的涨红。
  
      成为正式毒师,走到任何地方,都是被人敬畏的存在,第一次有人骂他什么东西!
  
      不过,他也知道,对方如果真是特使,恐怕至少是位四星毒师,在这种人面前,的确什么都算不上。
  
      “出了什么事?”
  
      就在气氛沉闷,柳毒师纠结要不要去告诉副殿主等人的时候,一个冷哼响起,位老者大步走了过来。
  
      “黑瞳长老……”
  
      看到此人,柳毒师急忙抱拳。
  
      来的这位,正是毒殿的四长老,黑瞳。
  
      这位四长老的眼睛,没有眼白,全都是黑的,远远看去,给人一种恐怖之感,据说当初配制毒药的时候,将眼睛毒成了这样,后来就一直以黑瞳为名,原本的名字,反倒没人记住了。
  
      虽然没人记住,但毒殿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位黑瞳长老,负责刑法,是最狠辣,也是最无情的。
  
      本来见到这位长老,所有人都会害怕,恨不得多长几只脚,马上离开,可现在却感到心头一松,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回禀黑瞳长老,这位……前辈是大药王带来的,说是总部派来的特使……”
  
      向前一步,柳毒师急忙解释。
  
      “特使?”
  
      黑瞳长老眉毛一皱,看向眼前的中年人。
  
      知道对方看过来,张悬依旧不加理会,神色淡然。
  
      “总部派遣,会有红、白、金、青四位,不知……阁下是哪位?”
  
      迟疑了一下,黑瞳抱拳。
  
      身为长老,知道特使的权利,不像周毒师等人那么鲁莽。
  
      先将态度做整齐。
  
      “红、白、金、青?特使还分等级?”
  
      大药王心中“咯噔!”一下。
  
      他只知道毒殿有特使,并不知道还分级,眼前这位白医师,自然更加不知道。
  
      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六长老故意挖好的陷阱,万一只是试探,随便说了一个等级,就等于掉入坑中,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心情紧张,再次看过来。
  
      早知道冒充特使,会很紧张,只是做梦都没想到,这么紧张!
  
      心脏稍微不好,恐怕会被活活吓死。
  
      “你是这个分部的殿主?”
  
      不理会大药王的紧张,也不管对方的问话,张悬眼皮一抬。
  
      “我……不是!”黑瞳长老一愣:“我只是四长老……”
  
      “不是,谁给你资格在这里废话?”张悬脸色一沉。
  
      “我……”
  
      黑瞳长老语结。
  
      “是不是每次来的特使脾气都太好了,让你们长了娇惯心理?总部派我过来,还需要你来过问?”
  
      一甩衣袖,张悬脸色如冰:“一个小分部的毒师,竟然问着问那,好大的狗胆!”
  
      “我……”
  
      黑瞳长老呼吸急促,一双乌黑的眼睛,宛如酝酿着风暴,片刻后,强忍了下来:“在下不敢,我这就去把副殿主和大长老等人叫来,迎接特使!”
  
      说完转身向后走去。
  
      “黑瞳长老……”
  
      看到铁面无私,一向冷酷的四长老,被当众痛骂,一句话不敢说,转身就走,周毒师、柳毒师等人同时一颤。
  
      再次看向眼前的张悬,露出了浓浓的敬畏。
  
      “嗯!”
  
      看到这些人的表情变化,张悬这才松了口气。
  
      有伪装名师的经验,他知道想要成功,不被怀疑,先要有气势!
  
      否则,对方逼近,就会十分被动。
  
      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就在柳毒师等人快被沉闷气息压制的无法说话,就见几人大步走了过来。
  
      正是三位副殿主和大长老等人。
  
      老殿主一共收了三位弟子,也就是这三位副殿主。
  
      他们都有宗师巅峰的实力和二星毒师的水平。
  
      三人在毒殿经营多年,背后都有支持自己的人选,也各有手段,基本上可以说,势均力敌。
  
      正因为如此,才斗得难舍难分,殿主之位,始终无法确定下来。
  
      “不知特使驾临,有失远迎,实在抱歉!”
  
      一个青衣中年人大步迎了上来。
  
      看了一眼,张悬就知道,这位正是第一副殿主,廖勋!
  
      对总部特使知道的不多,但对这几个副殿主,大药王还是知道很详细的,来的路上,就将每人的特征都详细说了一遍。
  
      廖勋,二星巅峰毒师,最有可能晋级成三星毒师的存在,做事阴狠毒辣,笑里藏刀。
  
      别看他笑的高兴,弄不好就把你阴了。
  
      典型的笑面虎。
  
      看他走过来,两个中年人也立刻走了出来,同时躬身:“红莲分殿副殿主姚青(葛枭)见过特使!”
  
      轻轻颔,张悬表示打过招呼。
  
      “不知特使如何称呼,方不方便给在下看看【毒心金令】,在下不是质疑特使的身份,而是总部留下的规定,特使必须有代表身份的令符,我们方能接洽!”
  
      三位副殿主和几个掌控实权的长老都来到跟前,双方见面,第一副殿主廖勋轻轻一笑,看了过来。
  
      “想看毒心金令?也不是不可以!”
  
      张悬神色淡然的看过来,声音波澜不惊:“只是……”
  
      “你够格吗?”
  
      (今天公众号【微信搜索“hstysds”】了张悬的照片,是台湾出版社画家专门画的,坐在椅子上,指点诸多学生,很有老师风范,大家可以去看看!过两天更新赵雅开启体质的照片,嘿嘿,这可是躺在浴桶里,果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