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名师堂,我来了!
吼!
  
  一分神的功夫,熔岩兽再次冲来,炙热的气流,要将他撕碎。
  
  深吸一口气,古牧手中长剑一抖,就要再次抵挡,对方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要抵挡,把剑收回储物戒指!”
  
  “不抵挡?”
  
  听到这话,看到眼前急冲而来的熔岩兽,古牧差点没晕过去。
  
  如此凶猛的攻击,不抵挡,还不一下就被打死?
  
  “快!”正在迟疑,声音再次响起。
  
  “是!”
  
  虽然满心疑虑,但想到师叔祖真想杀他,根本不需要费这么多心思,一咬牙将长剑收回储物戒指,没有丝毫防御。
  
  “把头伸过去!”
  
  刚收完长剑,师叔祖的下一句吩咐就出来了。
  
  古牧身体一晃,差点从石板上栽进岩浆。
  
  你说收掉长剑,不抵挡我都能遵守,把头伸过去搞什么?
  
  师叔祖,你这是嫌我死的不够快?
  
  真要伸过去,看对方气势汹汹的模样,还不一下就被咬下头颅,当场挂掉?
  
  这根本不是驯兽,而是送死好不好……
  
  “事不迟疑,动作要快!”
  
  耳边催促的声音再次响起。
  
  二人对话用的是传音,虽然说的多,实际上时间才过两个呼吸,凶猛无比的熔岩兽,已经来到距离不到三米的地方,随时都会一口咬下,时间已然来不及。
  
  “拼了!”
  
  想起这位师叔祖真想杀他,早就趁昏迷的时候,结束性命了,又怎么可能这时候借助这家伙的来杀人?一咬牙,不再纠结,身体一横,头颅猛地迎了上去,目标直对对方狰狞大口。
  
  “这……”
  
  二人传音的内容,一侧的廖勋并不知情,见特使主动送死,吓得身体一颤,快要晕了。
  
  驯兽,人家都是准备美食、宝物,吸引蛮兽注意,还第一次见拿自己人头送过去的……
  
  熔岩兽只要一下咬下,别说至尊巅峰,就算实力更强,也会一下脑浆崩出,当场死亡!
  
  特使死在这里,他这个刚刚当上的殿主也就不用干了,估计马上就会被总部调过去,审问上十天半个月,然后再被毒死。
  
  急忙转头看向一侧的“师叔祖”却见他,面无表情,安静的站在不远处,没有丝毫着急。
  
  “师叔祖……”
  
  忍不住喊出声来,才说了三个字,就见对方向前一指。
  
  急忙转头看去,一看之下,眼睛一下瞪圆。
  
  古牧已经将头颅插进了熔岩兽的口中,后者只需嘴巴合拢,就能将其当场击杀,怎么都没想到……关键时刻,熔岩兽非但没咬下去,反而转身就逃。
  
  刚才气势汹汹,恨不得将古牧碎尸万段,怎么主动把脑袋送过去,反而后退了?
  
  这……什么情况?
  
  不光他发懵,熔岩上方的古牧也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一下,他已经报了必死的准备了,没想到会出现这样一幕。
  
  “别发呆,冲过去抱着它的尾巴!”
  
  正在满心疑惑之时,耳边再次想起师叔祖的声音。
  
  之前还有些犹豫,此时听到这话,再没任何迟疑,脚掌在石板上一踏,整个人像是飞出水面的燕子,凌空而起,眨眼功夫就追到跟前。
  
  双臂合拢,一下就将熔岩兽粗大的尾巴抱在怀里。
  
  吼!
  
  被抱住尾巴,熔岩兽一阵惊慌,使劲甩动,顿时熔岩翻滚,火星四射,落在古牧身上将他衣服烧出一个又一个的窟窿。
  
  “下面怎么办?”
  
  感受到体内的真气,快要挡不住熔岩的热量,古牧急忙道。
  
  “抱紧,不管它的动作!”
  
  张悬继续道。
  
  “好!”
  
  心中生出一股狠意,古牧四肢搂住后者的尾巴,无论对方如何挣脱,都不放手,至于身上,此刻也管不了了,只好不停运转真气,抵挡周围狂涌而来的炎热。
  
  吼!吼!
  
  被抱住尾巴,熔岩兽满是愤怒,不停嘶吼,想要将古牧甩出去,但动作却越来越迟缓,坚持不到一分钟,就瘫软了下来,如同一条死蛇。
  
  “这……”
  
  见后者变成这样,古牧松了口气,不敢相信,觉得是不是在做梦。
  
  刚才与之对战的时候,这头熔岩兽何其凶猛可是亲眼所见,恨不得将他撕成碎片,怎么……把头伸过去,它不咬,反倒后退,抱住尾巴,变成这样了?
  
  “好了,将它带上岸来!”
  
  心中还在迟疑,耳边听到吩咐。
  
  “是!”
  
  这次再没任何疑惑,大手一抓,真气涌动,将已经瘫软的熔岩兽提起,大步飞掠而来。
  
  时间不长,一人一兽,来到岸边。
  
  熔岩兽一来到跟前,张悬两步来到跟前,手腕一抖,几根银针浮现,笔直射了过去。
  
  “让它臣服,答应,帮它突破现在的修为,不答应,死!”
  
  做完这些,张悬不再说话,安静站在原地。
  
  “是!”
  
  古牧来到熔岩兽跟前,将他的话了一遍,片刻后,后者巨大的头颅蹭了过来,表示臣服。
  
  很快签订完契约,彻底将熔岩兽收服。
  
  一侧的廖勋呆若木鸡。
  
  见过驯兽,可从未见过这么快的!
  
  这可是至尊巅峰蛮兽,一下就向人臣服,未免……太简单了吧!
  
  如果驯兽都这么容易,是不是他也能考核驯兽师?
  
  不光他这样,古牧也如同做梦。
  
  如果不是巨大的熔岩兽,一直在身边不停乱蹭,都怀疑是不是真的。
  
  “师叔祖……”
  
  知道弄出这个奇迹的,正是不远处的师叔祖,二人情不自禁的看了过来。
  
  “这头熔岩兽,生活在熔岩中,没有同类,也没有伙伴,从未与其他生命交往过,因此,生性多疑,畏惧新鲜事物!”
  
  知道他们想问些什么,张悬解释道。
  
  一个人生活久了,都会自闭,更何况蛮兽。
  
  至尊巅峰蛮兽,已经有了不弱于人的智慧,独自生活在地下深处,连一个生命都没见过,也就对任何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和害怕。
  
  “你硬拼,想要杀它,它自然也就反抗,不会多想。熔岩中的熔岩兽,虽然没有多少战斗经历,但占据了主场优势,还是胜不过的!”张悬接着道。
  
  古牧点头。
  
  真正战斗,他只有挨打的份,根本不是对手。
  
  继续下去,只能死路一条。
  
  “我让你收掉长剑,把头颅送过去,明明送死的行为,却会让这头本就多疑的熔岩兽,心生疑虑,感到害怕!因为……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张悬笑了笑:“而且最重要的是,熔岩兽有一个很大的弱点在嘴巴上,见你如此反常的动作,怀疑是不是看出了问题,生怕被制服,这才转身就逃。”
  
  “原来如此!”
  
  听到解释,古牧、廖勋,这才恍然大悟。
  
  尤其是古牧,心中暗自庆幸,多亏听了师叔祖的话,否则,继续打下去,差不多现在已经报废了。
  
  “那……为什么抱住它的尾巴,它就瘫软了,再无战斗能力?”
  
  “蛮兽需不需要呼吸?”张悬看过来。
  
  “当然需要……”古牧愣了一下,连忙点头。
  
  蛮兽和人一样,自然需要呼吸。
  
  “熔岩兽生活在熔岩之中,之前咱们刚来到时候,并未见到,你不觉得奇怪?”
  
  古牧一愣。
  
  鱼在水中可以呼吸,那是因为它有可以过滤水中气息的鳃,熔岩说白了就是融化的岩石,炙热难耐,里面不可能有气体。刚才三人来的时候,并未看到熔岩兽的头颅在外面,还是廖勋扔出一块石头,它才跳出来。
  
  难不成……这家伙不需要呼吸?
  
  这不可能啊!
  
  从未听说过有蛮兽不需要呼吸就能活的!
  
  “熔岩兽用来呼吸的地方,也就是咱们所谓的鼻子,并不在头上,而是在……尾巴上!”张悬解释。
  
  “在尾巴上?”
  
  二人急忙向熔岩兽看去,果然看到尾巴上有两排细孔。
  
  “平时这家伙隐藏在熔岩之中,只需把尾巴露出来,就可以轻松呼吸。而它尾巴的颜色和熔岩几乎相同,就算我们刚来,都没发现!”
  
  张悬笑道:“刚才我让你抱住对方的尾巴,就是用身体堵住它呼吸的通道。不能呼吸,武者体内拥有真气可以坚持许久,蛮兽就不同了,尤其还在如此炽热的岩浆之中,用不了多久,就会体力耗尽!自然而然,也就没有反抗之力了!这些特征,我刚开始也没看出来,让你与其战斗,才推断出来的。”
  
  “原来如此!”
  
  古牧这才明白过来,为何师叔祖刚开始没说话,原来不是坑他,而是观察熔岩兽的特征,再想办法制定驯服方案。
  
  可笑他,还那样误会……真是丢人!
  
  知道这些,对眼前这位师叔祖,再次佩服的五体投地。
  
  单凭战斗,如此短时间内,就确定这头熔岩兽的特征、性格,并制出驯服的方法,这份见识,恐怕四星驯兽师,都难以达到!
  
  尤其是上岸后,对熔岩兽扎了几针,恐怕正是限制对方动弹的手段,否则,也不可能如此快速的臣服了。
  
  “熔岩兽已经驯服,去把莲子采过来吧!”解释完,张悬摆了摆手。
  
  “是!”
  
  古牧点点头,不在多说,再次跳入熔岩,大步向赤焰莲飞掠而去。
  
  见他成功驯服熔岩兽,张悬也松了口气。
  
  蛮兽战斗和人类一样,图书馆也能形成书籍,让古牧与之对战,就是为了出现书籍看出缺陷。
  
  知道缺点,剩下的就简单了。
  
  没有熔岩兽阻拦,时间不长,一个莲蓬头就被采摘过来,上面结了九颗金黄色的莲子,还没取出来,就香气扑鼻,让人嗅上一口,忍不住精神一爽。
  
  “师叔祖,这就是赤焰莲子……”
  
  将莲子用玉盒装好,递了过来。
  
  “嗯!”接过莲子,张悬取出两枚递了过来:“一枚是你的,另外一个是这头熔岩兽的!”
  
  之前就说好了,对方留下一枚赤焰莲子,身下的归自己。
  
  现在有了这头赤炎兽,随时都会突破,多加了一枚。
  
  毕竟没有这位特使,别说能够得到这种好东西,恐怕连知道都不知道,就会错过。
  
  “多谢师叔祖!”
  
  古牧满脸激动。
  
  “这枚,留给你们分部,待谁的实力达到至尊巅峰,才可以服用!”
  
  又取出一枚,递给了廖勋。
  
  后者也不免千恩万谢。
  
  赤焰莲子虽然珍贵无比,但对于现在的张悬来说,用处不大。
  
  他想要突破至尊巅峰,只需要找到足够秘籍、功法即可,所谓的修炼屏障,根本不存在。
  
  用处不大,又是在红莲毒殿得到的,不给对方一枚,也说不过去。
  
  九枚莲子,送出三枚,还剩下六枚,张悬心安理得的收入储物戒指。
  
  “这里的事情已了,我也该走了!”
  
  赤焰莲子到手,毒殿的书籍也看完,这次的目的圆满完成,张悬帮古牧解决最后一次隐患,摆手告辞。
  
  “师叔祖……以后我想拜见你,该去哪里寻找?”
  
  知道他肯定会走,古牧有些不舍,忍不住道。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眼前这位却将他体内的隐患彻底治好,并且帮他驯服了一头蛮兽,恩情之大,难以描述。
  
  哪怕也猜出对方可能不是所谓的师叔祖,却也佩服不已,不敢有丝毫反抗的念头,反而还带着一丝丝崇拜。
  
  “我四海为家,如果有缘,自会见面!”张悬摇头。
  
  他是假的,能不见面最好不见了。
  
  “师叔祖,这是代表我身份的令牌,我知道对师叔祖来说没什么用,但万一你有个后人、学生,遇到困难,可以拿这东西来轩辕王国毒殿找我,只要能够完成,必当竭尽全力!”
  
  手腕一翻,取出一个玉牌递了过来。
  
  “那好,多谢了!”
  
  知道对方是好心,想要报答自己的恩情,张悬也不推辞,随手接过,收进储物戒指。
  
  “告辞!”
  
  该说的都说完,张悬不再推辞,大步从毒殿走了出去。
  
  来的时候走过一次,道路全都记得,就算没有大药王带领,也可以轻松离开。
  
  一路前行,五天后,离开红莲山脉的范围。
  
  一声低呼,等待了片刻,铁齿啸天兽巨大的身影就出现在上空。
  
  身体一纵,跳上啸天兽的脊背,翅膀挥舞,笔直向天武王城的方向飞去。
  
  名师堂,我张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