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蛮兽作画 三合一
    刚才被女子谩骂,周围空处一片地方,张悬和小厮站在那里,本就显得特殊。天 籁小 说
  
      接着所有人报价,二人却在下面嘀嘀咕咕,季墨公子看在眼里,本就有些不悦,仔细一听,居然还轻视他的作品,如何忍得住,立刻呵斥。
  
      简直就是在挑战他的权威和威严。
  
      本以为面对质问,这家伙会立刻道歉,没想到说出这话。
  
      随便找个学徒都能画出来的玩意……
  
      怒火一下窜了上来,气的脸色涨红。
  
      “你说什么?”
  
      拳头捏紧,眉毛一扬,一股力量从身上散出来,吹得空气猎猎作响,他居然是辟穴境强者。
  
      不足二十就达到辟穴境,看来这个季墨公子的修炼天赋不比书画天赋差。
  
      青衣小厮也没想到张悬会说出这话,脸色一白。
  
      先不说季家是王城三大家族之一,就说这个季公子,身为一星书画师,受到无数人拥护,有极强的号召力,这样挑衅……不是找死吗?
  
      惹怒对方,被揍是轻的,很有可能被书画师公会封杀,以后就算再多钱,也买不到半幅作品。
  
      “这位公子,别意气用事,你……最好道歉,服个软……”
  
      情不自禁的拉了身边的青年一下,急忙传音。
  
      说完,就见身边的青年点了点头开口:“哦,说学徒能画出来,是我说错了!”
  
      “这还差不多……”
  
      听他认错,小厮正想松口气,听到下面的话,立刻眼皮一翻,差点没摔倒当场。
  
      “……这是对学徒的侮辱,看这幅画的水平,估计随便抓头蛮兽也作的比这个还好!还五百万,五枚金币我都不要!”张悬摆手。
  
      他不想惹事,却也不怕事,想找麻烦,开什么玩笑!
  
      不找别人麻烦就不错了。
  
      对方作画的时候,他连图书馆的能力都没使用,单凭见识,就看出了七、八处缺点,这种低水平的画白送都不要,还要钱……你怎么想的?
  
      蛮兽?五枚金币?
  
      他说的一脸淡然,周围的人全都咬着舌头,看怪物一样的看过来。
  
      在书画师公会,这样羞辱一位书画师,哪来的自信?
  
      “你……”
  
      季墨公子气的差点吐血。
  
      随便抓头蛮兽都比他画的好……五枚金币都不要……
  
      这已经不是打脸了,而是在否定他的职业能力!
  
      “好了,这种小丑表演没啥好看的,走吧,上楼转转!”面对怒的对方,张悬波澜不惊,转身就要离开。
  
      虽然他刚来天武王国没啥地位,但马上就要考核名师了,要有名师的气度。
  
      真要考完,对方敢那样说话,当场抽死,也没人敢说半句废话!
  
      这就是名师的特权和能力。
  
      名师不可辱,辱者必死!
  
      一个装模作样的书画师而已,逼他买东西,强买强卖,骂上一句算是很给面子了。
  
      “站住!”
  
      见这家伙让自己颜面大损,转身就想走,季墨公子面容扭曲,快要疯。
  
      不过,虽然暴怒,却没有气急败坏,深吸一口气,强压住心中的怒意,冷冷看过来。
  
      “既然你说的这么自信,看来对书画也一定了解极多,敢不敢和我比试一场?”
  
      “比试?”
  
      “不错,你我同时作画,找人过来鉴定,谁的作品好,境界高,谁就获胜!输的,不但给赢得下跪道歉,还给我滚出书画师公会,一辈子都不能进来……”
  
      季墨公子目光中带着狰狞:“怎么样,敢不敢?”
  
      “同时作画?找人鉴定?你确定?”
  
      见他如此自信,张悬摇头。
  
      和他比试作画也没什么,反正今天闲着无事,本就是过来考核书画师的,而且看样子,不比一场,对方肯定不会罢休。
  
      “怎么,不敢?”季墨公子冷笑。
  
      “这倒不是,而是……”张悬双手一背,满脸无奈看过来:“我怕……你会哭!”
  
      咕咚!
  
      众人摔了一地,一阵哑然。
  
      哗啦!
  
      紧接着,像是在热油中滴了清水,所有人都哗然。
  
      “装什么装?”
  
      “季墨公子是正式书画师,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就敢口出狂言!”
  
      “和他比,让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书画大师!”
  
      ……
  
      周围的女子全都怒目而视,一个个插着腰,恨不得把张悬活着吃了。
  
      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敢说季墨公子会哭?
  
      知道他是谁不?
  
      不足二十就考核正式书画师成功,天武王城有史以来第一位,人称书画双绝,才情第一……
  
      怕他哭?
  
      你以为你是谁?
  
      公会会长吗?
  
      “你……”
  
      诸多粉丝愤怒,季墨公子也是身体一晃,差点喷血。
  
      说话也太噎人了吧!
  
      知道说的越多,气死的越快,一摆手:“那就少废话,手下见真章吧!”
  
      说完,生怕对方反悔,转头吩咐身后的一个小厮。
  
      听到吩咐,小厮转身走了出去,时间不长,两个老者大步走了过来。
  
      “这两位是公会的程、吴副会长,二星书画宗师,由他做评判,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听到是两位副会长,张悬看过去。
  
      这两个人看起来都和6沉大师的年纪相仿,雪白的胡须,因为常年接触书画,气质高雅,特有一番韵味。
  
      “没问题!”
  
      反正谁做评判对他来说都一样,张悬点头。
  
      “你们要比试?”来到跟前,程副会长眉头一皱。
  
      这边闹出矛盾,来的时候,听小厮说了,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青年,居然敢和季墨争斗,还说的如此狂妄……让二人不知对方到底哪来的自信。
  
      “是!”季墨公子躬身。
  
      “不知这位小兄弟,师从何处,与谁学的书画?”
  
      程副会长看向张悬:“在下和周边十三国的书画大师、宗师都有些交情,说出来或许还是老相识!”
  
      “只是对书画有些兴趣,并无老师!”张悬道。
  
      他对书画的了解,都是看书看来的,的确没有老师。
  
      “有些兴趣?没有老师?”
  
      程、吴两位副会长对望了一眼,各自疑惑。
  
      书画一道虽然只是诸多职业中不靠前的,但没有师门传承,想要学到真材实料,还是做不到。
  
      只有些兴趣,就敢和一星书画师比试?
  
      是不知道书画师的厉害,还是自信过头了?
  
      “书画乃雅趣所为,用来比斗,有失风雅,两位真有什么口舌之争,私下解决即可,没必要比试争斗!”
  
      迟疑了一下,吴副会长劝阻。
  
      书画是高雅的举动,用来比斗,有失文人颜面。
  
      “还请两位宗师不要劝阻,文人有以文会友,书画师也有怒斩苍穹。这家伙侮辱书画这个职业,今天不和他比出胜负,我咽不下这口气!”
  
      张悬还没开口,季墨公子咬牙道。
  
      被这家伙说的连学徒、蛮兽都不如,今天不教训一顿,以后颜面扫地,还怎么见人?
  
      “这……”见他态度坚决,两位副会长看向张悬,见后者一脸无所谓的点头:“他想比,比就是!”
  
      “好吧!”
  
      见二人都同意比试,无法劝阻,两位副会长只好答应:“既然你们想要比试,我俩就做个评判!规矩很简单,时间为一个时辰,谁做出画的境界高,谁就获胜!相同境界,作画时间短的获胜。”
  
      文无第一,按照道理,每个人的欣赏水平不同,是很难裁决两幅作品优劣的。
  
      不过,书画既然分出了境界,以这个等级做标准,就谁都挑不出毛病。
  
      “开始吧!”
  
      定下了规矩,比试的双方又都没意见,几个学徒摆出两张桌子,笔墨纸砚准备妥当。
  
      “画作不限种类,不限制题材,可自由挥!”
  
      见二人走到位置上,吴副会长道。
  
      “是!”
  
      季墨公子点点头。
  
      不限制题材和种类,就可以画最擅长的。
  
      之前的山水图,并不是常画的,换做精通的,绝对能做出三境作品。
  
      刚成为一星书画师,愁着没地方把名气打的更响,这家伙就冒出来,可以说,瞌睡送枕头,来的太及时了。
  
      不然,也不会如此小题大做,故意把事情闹大。
  
      “好了,没什么意见,就直接开始吧!”
  
      规矩说了,二人没反对,吴副会长大手一摆。
  
      “好!”
  
      季墨公子冷哼一声,手掌一翻,毛笔出现在掌心,沾墨挥毫,再次作画。
  
      这次他为了赢得更漂亮,故意加了更多炫目的技巧,惹得周围再次惊叫连连。
  
      “你们说季墨公子会赢吗?”
  
      “废话,季公子是年轻一辈天赋最高的书画师,会长都说,以后最有可能接替他的存在,怎么可能赢不了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土包子?”
  
      “这倒是……”
  
      “嗯?季公子都开始作画了,那个土包子怎么连笔都没拿?该不会嘴上说的嚣张,实际上不会作画吧?”
  
      “还真是的……居然还没动……”
  
      看到季墨公子泼墨挥毫,众人兴奋的议论纷纷,这才现,要和他比试的那个青年,正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上似乎有些扭捏。
  
      “这位小兄弟怎么了?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
  
      见他这副模样,吴副会长看了过来。
  
      “哦,是这样的……”
  
      张悬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我想了一下,就这样作画,把他赢了,也是以大欺小,胜之不武。既然刚才说一头蛮兽都比他画的好,请问……这里有蛮兽吗?可否借一头给我用用,放心,我让它画完……就还给你们!”
  
      “什么?”
  
      “他要用一头蛮兽与……季墨公子比试?”
  
      “尼玛,我没听错?”
  
      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都像看疯子一样的看向眼前这家伙。
  
      蛮兽就算有一定的智慧,可相对人来说,也啥都不懂,更别说作画了。
  
      用蛮兽作画和一位正式书画师比试……
  
      这怎么可能!
  
      开啥玩笑。
  
      不是亲耳听到,亲眼所见,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疯了。
  
      甚至就算亲眼所见,都觉得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众人吃惊,正在作画的季墨公子更是身体一抽,头上一万头神兽飞过,差点将毛笔捏碎了扔对方脸上。
  
      找个蛮兽和他比……
  
      你妹,你的意思是说我不配和你比呗?
  
      本想只要逼得对方动笔,结果一出来,就能让其丢人现眼,谁知……这画才开始,就被鄙视的体无完肤。
  
      如果这家伙真找了头蛮兽过来,自己输了,岂不是禽兽不如?
  
      赢了,也只是比禽兽厉害……
  
      尼玛!
  
      季墨公子只觉得口中含血,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咳咳,蛮兽虽有智慧,却不会作画,你……确定,这个要求?”吴副会长也愣在原地,忍不住看过来。
  
      见过比试提出时间太短、纸张太差、墨汁不好……诸多要求的,还从未听说过,要一头蛮兽过来的!
  
      你确定不是开玩笑?
  
      “是这个!”
  
      张悬点头,一脸认真。
  
      他可轻松画出第五境的作品,真要考核书画师,就算不是三星,也至少二星巅峰了。
  
      这种书画能力,和一个刚考上一星的小家伙比,实在有些以大欺小。
  
      赢了脸上也没光啊!
  
      见说了一遍,又确认了一变,对方还没动静,张悬看过来:“难道……这里没有蛮兽?还是找蛮兽有些困难?”
  
      这里是书画师公会,不是驯兽公会,难不成蛮兽不太好找?
  
      “困难……”
  
      众人一晃。
  
      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重点是……蛮兽怎么可能作画?
  
      “狂妄!”
  
      吴副会长正不知所措,一侧的程副会长脸色一沉,大手一甩。
  
      他沉浸在书画不知多少年,知道书画一途的难度,找一头蛮兽作画,就想赢正式书画师?
  
      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本来他还觉得是一场龙争虎斗,没想到眼前这家伙是个妄人!
  
      “要不……我去找吧,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头无主的蛮兽……”
  
      见众人依旧呆若木鸡,青衣小厮迟疑一下道。
  
      “去吧!”
  
      张悬摆手。
  
      “是!”青衣小厮急忙转身,时间不长就抱着一头蛮兽跑了过来。
  
      与其说是蛮兽,还不如说是野兽,没有丝毫战斗力,和家养的小狗、小猫有些类似,不知道被抱过来干什么,一脸呆萌。
  
      接过蛮兽,张悬看了一眼,虽然觉得不太满意,但比试都开始了,也没时间挑选了。
  
      “试试毒师的能力!”
  
      将蛮兽抱在怀里,张悬心中一动。
  
      之所以敢和对方这样打赌,说用蛮兽作画,自然不是狂妄,而是有所依仗。
  
      蛮兽就算驯服,也不可能严格按照人的想法做事,而想要画出一副过第二境的作品,自然不可能寄托在这种不可控的事情上,而要绝对控制。
  
      换做以前,他肯定没办法,就算是二星驯兽师也不行,但经过毒殿一行,不一样了。
  
      在毒殿通过十天的学习,他不光练成了毒体,更对毒的掌控达到了二星毒师的水平。
  
      最重要的是,他对天道真气了解的更多,可以让其一念变成补药,一念变成毒药。
  
      想要严格控制一头蛮兽,随着他的意念行动,天道真气,正是最好的东西。
  
      一伸手,一道真气沿着经脉进入怀中的蛮兽体内,精神一动,立刻分散在它全身穴道隐藏起来。
  
      “开始吧!”
  
      做好准备,将蛮兽在墨池中滚了一圈,随手丢在宽大的宣纸上。
  
      “真让蛮兽作画?”
  
      “我倒要看看,到底能做出什么!”
  
      “这头蛮兽我也见过,一点智慧都没有,作什么画?”
  
      ……
  
      见张悬不是开玩笑,真让一个蛮兽身上沾了墨,爬到宣纸上,全都哗然。
  
      蛮兽作画……
  
      想赢一位真正的书画师?
  
      大哥,你是没睡醒还是开玩笑的?
  
      “胡闹!”
  
      程副会长脸色铁青。
  
      书画是诸多职业之一,尊贵异常,居然让一只蛮兽身上沾墨画画,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过一会等比试完了,就将这家伙赶出去。
  
      书画根本不容他这样侮辱。
  
      心中不悦,正怒气冲冲,就听到耳边老友吴副会长的声音响起。
  
      “不对,程峰,你快看!”
  
      “怎么了?”转头就见老友,一脸目瞪口呆的看向前方。
  
      眉头皱起,程峰副会长顺着看了过去,一看之下,也是一愣。
  
      “这……这怎么可能?”
  
      只见宣纸上的蛮兽,迟疑了一下,沿着一个方向缓慢前行,纸面上顿时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梅花印记。
  
      这些印记,看起来没有规律,却沿着一个直线,仿佛有一根无形的藤蔓支撑。
  
      没啥智慧的蛮兽,被人沾上墨汁,不应该立刻逃走吗?怎么会这样一步步前行,脚印没有丝毫重复?
  
      “是一种驯兽术!”
  
      吴副会长传音在耳边响起。
  
      “不错!”
  
      听到老友的话,程峰恍然大悟。
  
      这头蛮兽不逃走,不乱跑,反而将脚印汇成一条直线,说明在听从对方的命令,一瞬间就让一头蛮兽听话……这绝对是很高明的驯兽方法!
  
      难不成……这个年纪不大的家伙,是位驯兽师?
  
      “不过,就算驯服了蛮兽听话又有什么用?这些脚印走的再整齐,也不是一幅画,更别说达到录实、灵动境界了。”
  
      虽然震惊,程峰还是摇头。
  
      别看录实只是书画的第一境,不少学徒,甚至不少学习书画的人,没有数年,数十年功夫都达不到。
  
      就算驯兽师的手段能够控制蛮兽的行动又如何?
  
      蛮兽就是蛮兽,对画作没有感情和意识,即便控制的和木偶一样,也不可能做出有灵气的作品!
  
      “是啊!”吴副会长深以为然的点头。
  
      他也在奇怪,这个家伙到底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啪嗒!
  
      正在疑惑,沿着宣纸前进的蛮兽,突然摔倒在地,身上沾的墨汁,立刻涂黑了一片。
  
      “看来我们多虑了……”
  
      本来,这头蛮兽脚掌走出梅花,看起来还不错,像是一幅画,不过,这一下摔倒,立刻把整副画作糟蹋了。
  
      也就是说……这幅画已经报废。
  
      “蛮兽怎么可能做出书画!”程峰哼了一声。
  
      “是啊!”吴副会长也感慨。
  
      摇摇头,二人不在关注这个哗众取宠的家伙,同时向季墨公子看去。
  
      不愧是天才,虽然刚才愤怒、生气,却丝毫没影响作画,笔墨如风,一副图画的轮廓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
  
      是一株牡丹,傲然在百花丛中,带着令所有花朵都黯然的气质,宛如王者。
  
      “百花之王为牡丹,他这幅画,将牡丹的高洁、傲气,让群芳都低头的韵味全都画了出来,一旦完成,恐怕要直接冲击第三境,意存!”
  
      程峰眼睛一亮。
  
      “是啊,季墨的确是个好苗子,以后好好培养,我们公会弄不好将会出现一个真正的传奇人物!”
  
      吴副会长也点头。
  
      他们是二星书画师,对书画有极深的研究,虽然季墨公子的作品还没完全成型,但勾勒出的大概,已经可以看出一些问题了。
  
      这幅画明显要比刚才的清风山水图好的多,韵味十足,只要后面不出特别大的变故,达到意存境,板上钉钉的。
  
      尽管只是最简单的意存,能在刚达到一星书画师就轻易作出,这位季墨公子的天赋,的确不是假的。
  
      “快看,季墨公子马上完成了……”
  
      “好漂亮的牡丹,这幅图我喜欢!”
  
      “太美了……”
  
      ……
  
      二人感慨,季墨公子已然开始收尾,毛笔在宣纸上游动,一副娇艳欲滴的牡丹图出现在众人面前。
  
      呼!
  
      手指一抖,勾勒出最后一笔。
  
      哗啦!
  
      伴随画作完成,众人仿佛进入了一个百花争艳的花园,花香扑鼻,一朵牡丹,傲然而立,给人一种艳压群芳的感觉。
  
      “是三境画作!”
  
      “达到了意存境界,厉害!”
  
      “我就说季墨公子怎么可能会输……”
  
      ……
  
      能过来买画,又能如此追捧,自然对画作有所了解,刚才没看出来,此时季墨公子完成,顿时认了出来。
  
      意存境界的作品,就算是一星书画师,也不是每次都能作出来的。
  
      尤其这么多人观看,还和人比试的情况下。
  
      “幸不辱命!”
  
      将毛笔一扔,季墨公子看着自己画出的作品,也不停点头。
  
      勾引女孩,画花自然是最合适的,牡丹做为花中王者,他下了很大笔力练习。其他的画作,不敢保证能够进入三境,这幅图,练习了不下千次、万次,只要一出手,十之**。
  
      很显然,这次也幸不辱命,达到了预期效果。
  
      能让书画达到三境意存,就算一些沉浸十多年的一星书画师,都很难做到,他一个刚刚晋级的一星书画师,轻易做到,等于已经站在了不败的局面。
  
      “这么嚣张,看你能画出什么?”
  
      心中冷哼,放下自己的作品,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张悬。
  
      就见那只蛮兽终于从宣纸上跳了下来。
  
      因为刚才沾的墨太多,宣纸上无论蛮兽脚印踩出的梅花还是刚才摔倒留下的印记,都沾满了墨汁,现在都没干,看起来水汪汪的。
  
      尤其是摔倒留下的痕迹,因为蛮兽的毛比较坚硬,乱七八糟,啥都不是。
  
      “这就是你说蛮兽作的画?哈哈!笑死我了!”
  
      季墨公子差点没将下巴笑的掉下来。
  
      本以为对方这么嚣张,真能让蛮兽作出什么厉害的画作,没想到就这玩意……
  
      这也叫画?
  
      随便撒点墨汁在上面,也比这个强的多吧?
  
      “画的啥玩意,还跟季公子比,真是可笑!”
  
      “这也叫画作的话,我岂不也是书画师?”
  
      “无知的家伙,过一会看你怎么下台!”
  
      听到他的笑声,其他人也将目光集中过来,一个个满是不屑。
  
      随便弄点墨汁,就叫书画了?
  
      开啥玩笑。
  
      “你的……画好了?”
  
      一摆手打断众人的议论,吴副会长看向张悬。
  
      “嗯,差不多了……”
  
      听到对方的话,张悬松了口气。
  
      如果有人注意的话,就会现,他身体有些颤抖,脸色也有些泛白。
  
      经过在毒殿的学习,他可以将天道真气一念形成毒药,一念形成补药。
  
      刚才将一道真气留在蛮兽体内,悄悄控制,这才让蛮兽按照他的想法在纸上行动,虽只是短短十来分钟,却差不多让他耗尽了精神,全身一阵虚弱。
  
      “看来还是修为太弱了……”
  
      感慨一声,深吸一口气,暗暗恢复体力。
  
      将真气留在蛮兽体内,依靠控制变成毒药或者补药的方法,对穴道刺激,从而让蛮兽做出他想要的动作,听起来简单,实际上对心境的要求太高。
  
      要不是心境刻度达到了5.o以上,肯定做不到。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个蛮兽级别很低,容易操控,要是换做级别高的,以他现在的实力,想都别想。
  
      “差不多了?”
  
      吴副会长露出一脸的失望。
  
      还以为这家伙能弄出什么厉害的东西,没想到就这玩意……
  
      “好了,既然季墨公子已经完成,他这边也差不多了,我看咱们还是直接宣布结果吧!”
  
      程峰副会长道。
  
      “好!”
  
      吴副会长点点头,一指季墨公子留下的作品:“季书画师的这副牡丹,灵气涌动,意境高远,已然达到书画三境,意存的地步。”
  
      说完看向张悬的面前的作品:“这副图画,我没看懂,可以说……什么都不是……”
  
      迟疑了一下,吴副会长接着道:“所以,我的评判结果,是……季书画师获胜!”
  
      “我的观点也和吴副会长一样!”
  
      程峰副会长点头。
  
      “我赢了……”
  
      听到评判宣布结果,季墨公子一声冷笑,看向张悬:“既然已经有了结果,你是自己下跪滚出去呢,还是让我打的你下跪,然后扔出书画师公会?”
  
      刚才比试前二人已经有了赌约,输的一方下跪道歉,滚出书画师公会,永不再来。
  
      现在张悬输了,怎么可能放过机会。
  
      “这……”
  
      看到季墨公子露出狰狞的面容,得理不饶人,两位副会长对望了一眼,想要劝阻,最后还是摇摇头。
  
      这个外来的小子,不尊重书画,竟然用蛮兽作画,也的确该教训一顿,不然,书画师公会还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侮辱?
  
      “呃?这就做出判断了?”
  
      调息一会,张悬这才恢复了一些体力,听到季墨公子得意的话,抬起头来。
  
      “怎么?两位副会长的给出了裁决,你不想承认?”
  
      季墨公子冷哼。
  
      “两位副会长都是二星书画师,眼界自然不假,只不过……我刚才只说我的画差不多,并未说已经完成……”
  
      张悬摇头。
  
      “并未完成?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不承认输了,还想拿起笔来,继续画?”
  
      季墨公子一愣。
  
      “既然说是蛮兽作画,我当然不会动笔,只是这幅画,还差最后一步……”
  
      张悬笑了笑。
  
      “最后一步?”
  
      众人都是一愣。
  
      你让蛮兽画的这个,啥玩意都不是东西,就算有最后一步又有啥用?
  
      在不用笔的情况下,难不成还能改变结果?
  
      “我看他就是不想认输!”
  
      “输了不承认,还装逼,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无耻!”
  
      众人议论纷纷,看向张悬,一个个露出了浓浓的不屑。
  
      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
  
      这时候怎么又装模作样了?
  
      就连程、吴两位副会长,也一头雾水。
  
      这就是在纸上弄出了一堆墨汁,不动用毛笔的话,再有办法也不可能变成一幅画啊?
  
      “最后一步,那好,你就完成!我倒要看看,这步完成,你还有什么话说!”
  
      季墨公子冷笑。
  
      “那好,我就不客气了!”
  
      不理会众人的议论,张悬来到书画跟前,抓起宣纸的一角,轻轻一抖。
  
      哗啦啦!
  
      本来上面就有不少墨滴,被他一抖,立刻流淌下来,沾满了整副画卷。
  
      “好了,我的最后一步完成了!”
  
      随手将宣纸放在桌子上,张悬笑了笑。
  
      “这就完了?”
  
      众人一愣,本以为他所谓的最后一步是什么,没想到就是抖了一下纸张,全都一头雾水。
  
      “不对……你们看!”
  
      正在奇怪这家伙搞什么鬼,突然,人群中不知谁喊了出来。
  
      听到声音,程峰副会长和吴副会长同时转头向宣纸看去,同时全身一震,脸色一下变得白,眼睛瞪的滚圆。
  
      片刻后,难以置信的声音从口中响起。
  
      “这……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