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二百九十章 平手?
    只见本来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宣纸,在张悬的抖动之下,堆积在一起的墨汁流淌开来,蛮兽留下的诸多脚印相互连接,居然形成了一株傲骨嶙峋的梅花图。
  
      墨汁流淌之处,漆黑干瘪的树干,上面梅花零星绽放,虽然只是花骨朵,远远看起来有些萧索,但不知为何,却给人一种寒冬袭来,冰冷刺骨之意。
  
      下方蛮兽摔倒的地方,变成了两块狰狞的岩石,之前毛留下的痕迹,变成了岩石表面深浅不一的褶皱。
  
      寒梅从石缝中长出,傲然矗立在冰寒之中。季墨公子用群芳争艳,衬托牡丹高贵,而这株寒梅,没有一朵花渲染,却让人生出一种傲骨磷磷,无人敢争、害怕与之比肩之感。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看到这幅画,就好像看到作画的人,孤寂的走在世界边缘,就算别人不理我又怎样?不明白又如何?我只要保持傲骨,依旧无愧天地!
  
      “我……怎么哭了?”
  
      “我也是,感觉好像看到了一个人,不被理解,却依然迈步向前,没有丝毫退缩!”
  
      “这是……书画三境,意存?”
  
      “是啊,否则,不可能让我们只看了一眼,就深深共鸣……”
  
      ……
  
      周围哑然。
  
      沉寂片刻,不少人竟然被画卷中萧索的气息,感动的眼圈微红。
  
      意境高的书画,可以影响观看者的心境,很明显,眼前这副就是。
  
      “一头蛮兽画出了……三境意存的画作?”
  
      众人被寒梅的韵味感染,程峰副会长只觉得嘴唇哆嗦,身体轻颤。
  
      别人能够看出,他自然也认了出来,对方抖动之下,刚才什么都不是的图画,一瞬间提升了无数个档次,不光灵气逼人,意境更是瞬间打开。
  
      这种级别的作品,就算是他们,都需要酝酿许久才能画出。
  
      一头蛮兽走了几步,打了个滚……然后抖动一下就画出来……
  
      尽管亲眼所见,依旧觉得是不是在做梦。
  
      满是不可思议。
  
      “最关键的是最后的抖动!”
  
      吴副会长沉默了片刻:“宣纸上留存多少墨汁,如何抖动、用多大力量,才能让这些墨汁流淌,形成树干,彻底形成画作……诸多细节,要完美融合在脑海,差一点都不行!”
  
      “是啊,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却蕴含着极大学问,纸张、墨汁不同,效果也不一样,能一抖之下让画作达到这种境界,这份眼力,对书画的掌控,就算是我,也做不到……”
  
      虽然不想承认,程峰副会长还是忍不住点头。
  
      刚才看起来是蛮兽作画,这位青年什么都没做,实际上最重要的却是最后的抖动,和画龙点睛一样,只要差一点,就会谬之千里,让一副三境意存的画作,变得什么都不是。
  
      抖动书画,墨汁乱飞,却能找到最合适的力量,最佳方法……
  
      说明从一开始,这位青年就对书画有绝对的掌控,知道最终会画成什么样,达到什么水平……
  
      这需要对书画有极深的理解,脑海中有完整的大局感……别说他们,就算达到三星书画师的会长,恐怕都做不到!
  
      “这……不可能……”
  
      得意洋洋,正想让张悬丢人现眼的季墨公子,看到抖动之下,一株寒梅出现,吓得后退了几步,脸色泛白,整个人都快疯了。
  
      随便抓来的一头蛮兽按在墨池里沾了点墨汁,扔到宣纸上就变成一幅三境书画……
  
      啥时候三境书画这么不值钱了?
  
      他辛辛苦苦,画的快要吐血,也不过这个级别,人家这么轻松……
  
      难不成自己的天赋真的不如一头蛮兽?
  
      之前带张悬过来的青衣小厮,也在不停撕着耳朵,要不是周围全是人,肯定都有些癫狂了。
  
      做书画师公会的服务人员,靠工资和提成,一个月才几千金币罢了,最好的时候也不过一万,随便抓一头蛮兽扔到纸上就做出价值几百万的作品……
  
      尼玛!
  
      这么辛苦干什么,早将这伙抓过来作画,自己岂不早就成百万富翁了?
  
      之前搬桌子的诸多书画学徒,更是眼泪汪汪。
  
      他们之中学习书画时间长的,都达到十多年了,最多只能画出录实境界的作品,所谓的灵动、意存,想都不敢想。
  
      亲眼看到一头蛮兽作出比他们还高级别的画,顿时感到这些年的学习和辛苦,果然是……没他妈卵用。
  
      没当场崩溃就很不错了。
  
      “两位副会长,不知这副作品,算是赢了,还是输了?”见书画成形,不出意料,张悬轻轻一笑,看了过来。
  
      这幅画和两位副会长想象的一样,最重要的是他的抖动。
  
      就算他控制蛮兽再厉害,又怎么可能做出三境的作品?
  
      最后的抖动,让墨汁流淌成为完整的图画,用了图书馆的能力,避开了所有错误方法。
  
      没有缺点,自然就是正确的。
  
      何时抖动,力度多大,方向如何,如何拿起宣纸……都是有讲究的,错一点,都不行。
  
      幸好,成功了。
  
      “这……”
  
      两位副会长对望了一眼。
  
      “你这副寒梅图,和季书画师的牡丹图,同样达到了书画三境,虽然画风不同,却不分彼此。所以,我宣布,这次比试……”迟疑了片刻,程峰副会长宣布:“平手!”
  
      “平手?”
  
      张悬摇头,并不意外。
  
      其实仔细说起来,他这幅画的水平要高过季墨公子的牡丹图。不过,因为二人牵扯赌注,后者又是书画师公会未来的精英,真要宣布他输了,难不成还真能下跪道歉,离开公会?
  
      真要这样做,必然损失一位天才。
  
      宣布平手,两不得罪,也算最完美的结果。
  
      当然,这位季墨公子,可能就不会再有以前那么威风了,虽然平手,也是和蛮兽打平,也就是所谓的和禽兽一样……肯定走到哪都受人议论。
  
      对于这点,张悬并不在意,有如此局面,也是他咎由自取。
  
      “平手?居然是平手!”
  
      “这样最好……”
  
      “是啊,大家不伤和气……”
  
      ……
  
      听到判决,众人也明白过来,议论纷纷。
  
      “很好,两位都是书画天才,以后应该好好相处……”
  
      宣布完,程峰副会长笑了笑,正想给二人做和事老,就见季墨公子平稳了呼吸,向前一步:“两位副会长,请慢!”
  
      众人齐刷刷看过来。
  
      “刚才作画,大家都看到了,成画最关键的是他最后的一抖,如果不是这个,连录实境都达不到,更何况意存!”
  
      季墨公子看向张悬,冷冷一笑:“也就是说,他这幅画,是一人一兽合作才画出来的,他们加起来才和我作画的水平相同,怎配与我平手?”
  
      众人一愣。
  
      人人都知道蛮兽作画只会拖后腿,这样都能作出意存境界的书画,足以说明对方的水平。
  
      明知这些,还说出这话,可以说不要脸到了极限。
  
      不过,仔细说起来,对方的确是合作!
  
      书画之中,有很明确的规定,一人作画,那就不能有任何人染指,甚至连指点都不行。
  
      蛮兽做出梅花,张悬抖动形成枝干……这才形成了这副作品,两者缺一不可。
  
      合作才创造出的作品,与一个人比试,的确……有失公正。
  
      “哦,那你的意思是……”
  
      见他这么不要脸,张悬也不生气,反而看过来。
  
      “很简单,这次比试我获胜,你靠合作才和我的水平相同,只能算输!”季墨公子冷哼。
  
      “季书画师,平手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结果……”
  
      没想到他这么没风度,吴副会长有些不悦。
  
      蛮兽会做什么画?
  
      很明显有这位帮衬,才有如此水平的作品。
  
      这种情况下,虽说是一人一兽合作,实际上这个青年的作画水平极高,才能做到。这种情况,算个平手,已经给你台阶了,居然还不知足?
  
      程峰副殿主,也满脸不高兴,正想开口,就见张悬摆了摆手,笑盈盈的看过来:“季公子这样说,也有几分道理,既然你断定这是我与蛮兽合作,那就合作好了,只不过这样算不上平手,我想问问……要如何你才承认输了?”
  
      “要我认输?”
  
      季墨公子冷笑:“我这人一向公平,也不和你耍赖。如果这幅画,是四境惊鸿境的作品,我会立刻承认,可惜……不是!合作才与我相仿,如何能够平手?”
  
      “说的好有道理,我貌似没什么话说!”张悬没有丝毫恼怒,反而笑着摇头。
  
      “既然没话说,那就承认输了……”
  
      季墨公子眼睛一亮,正想继续说下去,就见对面的青年,嘴角扬起,满是怜悯的看过来:“你就如此确定……这幅画只达到了三境?”
  
      “你什么意思?”
  
      季墨公子瞥了一眼桌面上的宣纸,上面墨迹还没彻底干透,虽然不错,也只是三境而已,不可能过,随即冷冷一笑:“少在这里装腔作势,既然认输,就快点,说的再多,这幅画也不可能变成四境……”
  
      “那可不一定……”
  
      张悬淡淡看过来:“吴副会长,麻烦你一件事!”
  
      “有事请讲!”吴副会长点头。
  
      “不知公会有没有火把,麻烦借用一下?”张悬道。
  
      书画师公会这种地方,照明用的是夜明珠,光芒温润,和白天一样,明亮夺目。
  
      这种亮度很大,却没有热量,现在秋天,房间里本就有些冰凉,也就众人都是修炼者,才毫不在乎。
  
      “有!”
  
      吴副会长疑惑的看了一眼,一摆手,一个学徒退了出去,时间不长,举着火把走了过来。
  
      “拿到画作跟前烤一下!”不接火把,张悬吩咐。
  
      “是!”
  
      看了吴副会长一眼,见他同意,学徒来到寒梅图跟前。
  
      火把炙热,一来到跟前,顿时还没干的墨汁,缓缓凝固起来。
  
      轰隆!
  
      墨迹烤干,给人的感觉再次不一样,瞬间出现了变化。
  
      之前略带黑色的花骨朵四周,此刻竟然微微泛白,宛如盛开,四处飘香。
  
      呜呜呜!
  
      几个蝴蝶不知从何处飞了过来,仿佛被花香吸引,落在上面,久久不去。
  
      “这是……惊鸿境?”
  
      “怎么可能?”
  
      ……
  
      众人只觉得全身一震,快要疯了。
  
      墨汁漆黑的时候,只是意存境,烤干,居然变成了惊鸿境,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可如果不是惊鸿境,如何能引来蝴蝶围观?甚至隐隐散出梅花的香气?
  
      噔噔噔噔!
  
      季墨公子更是连续后退了几步,脸色白。
  
      刚说完只要对方是四境画作就认输,做梦都没想到,用火把烤干就是……
  
      真的假的?
  
      刚才的画作,看了好几遍,绝对只是意存,为何火把一烤,境界就提升了?
  
      “这是假的……你一定用了什么作弊手段!”
  
      使劲摇头,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季墨公子声音狰狞,疯狂吼道。
  
      “作弊?”
  
      张悬摇头,环顾一圈,眼睛落在程峰副会长身上:“副会长是否看出了缘由?”
  
      “看出一点,不知是否正确!”
  
      程峰副会长脸色凝重:“刚才作画的蛮兽,叫青疾兽,喜欢在湿土地中做窝,我们的墨汁,由黑墨石研磨而成。这两样看起来不存在关系,实际上,湿土中带有中和黑墨石的成分,一遇到火把加热,就会让颜色变得清淡。”
  
      “青疾兽被抱过来,没有洗漱,身上自然沾满了细微的湿土,和黑墨石碾制的墨汁融合,再经过加热,效果顿时体现出来,也就让这幅画的花瓣,宛如盛开,从而……意境大增!”
  
      “这要对驯兽、各种物质属性,都有极深了解才能做到,你……”
  
      说到这,程峰副会长依旧不敢相信。
  
      刚才的情景看起来神奇,火把一烤,让原本只有三境的画作,水平陡然增加,实际上却集合了无数知识,提前创造出来必然出现的结论。
  
      实际上哪怕不用火把烧烤,伴随时间推移,一、两天后,这幅画也会自动晋级到惊鸿境。
  
      能做到这点,必须对驯兽、物质属性……等诸多事情,了如指掌才行,一个不足二十的青年就做到……
  
      尼玛!
  
      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我疯了?
  
      (汗,为了不断章,老涯特意加了一千字,这是四千字的章节,大家不用纠结了,月票可以投了吧。呜呜,老涯可怜巴巴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