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拜我为师
“说,是不是季墨派你们过来的?”
  
  呵斥完啸天兽,张悬来到领头人跟前。
  
  这些家伙刚开始还有些强硬,见他弄出毒药,逼着服下,这才知道眼前这位,不光是一位书画师、武者,更是一位毒师!
  
  再也坚持不住,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全部说了。
  
  “季墨公子并未让你们杀我,而是脱光我的衣服,挂在树上,顺便用记录玉晶记录下来?”
  
  听到对方的目的,张悬一阵无语。
  
  不过,想了一下也就恍然。
  
  自己现在是三星书画师,被别人羞辱,肯定没脸说出去,自觉将事情压下。
  
  而要是杀了,书画师公会肯定要详细追查。刚闹出矛盾就被杀,查出他来,不算太难。
  
  换做一星、二星被杀,总会可能不太在乎,他一个不足二十岁的三星书画师真要被杀,到时候季家恐怕都承受不住怒火。
  
  至于用记录玉晶记录,那就更简单了,只要掌握这个,就等于掌握了底牌和主动权。以后自己明知道被羞辱,为防止消息外泄,也绝不敢对季家做出什么过分举动。
  
  不得不说,这位季墨公子看起来鲁莽,实际上考虑的,很是周详。
  
  只可惜,低估了自己的实力,最终让这五个人落的如此凄惨模样。
  
  知道对方的目的,张悬眼珠一转,在众人身上各自踢了一脚。
  
  “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将这位季墨公子脱光衣服挂在树上,然后用记录玉晶录下来,换取解药。否则,五天内,等着肠穿肚烂,毒发身亡吧!不用期望找其他毒师解决,留在你们身上的毒,是我独家秘制,就算三星毒师过来都解不了!”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你不是想让我出丑吗?
  
  那好,就让你的这几个属下,将你的办法用在你身上,看看什么效果。
  
  至于所谓的独门秘制毒药只是将天道真气注入了对方体内。不过,这东西除了他,无人能解,倒也是事实,只要意念一动,就会在穴道深处炸开,让他们当场死亡。
  
  并未说谎。
  
  “是,是!”
  
  感受到身上被种下剧毒,几人嘴角抽搐。
  
  毒师一向恐怖,杀人于无形,得罪他们,就只能等着死亡。
  
  早知道少爷要他们找的这个人如此恐怖,直接违抗命令跑路,也不至于作死过来啊。
  
  “滚吧!”
  
  安排完,张悬不再理会对方。
  
  “是!”
  
  五人挣扎着站起身来,相互搀扶,快速离开了树林。
  
  一回到王城,面面相觑。
  
  “我们怎么办?”
  
  伤势最终的章庆有气无力的看过来。
  
  “还能怎么办?只能按他吩咐的做,大不了做完……永远离开天武王国,再不回来!”领头人咬牙。
  
  他们虽然受季家的驱使,也只是看在钱和资源的面子上,与性命一比,当然是后者更重要。
  
  再说,要不是这个季墨公子任性,又怎么可能得罪如此厉害的人物?让他们落得如此凄惨模样?
  
  早就对这个家伙恨之入骨了。
  
  “这件事需从长计议,赶在五天内做完……”
  
  有了决定,五人歃血为盟,拖着一瘸一拐的身体,先找地方疗伤去了。
  
  ……
  
  不再关心被打残的五人,张悬正想回城,寻找天武学院,就听到不远处的山脉中,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似乎有人在战斗。
  
  “过去看看!”
  
  身体一纵,踏上啸天兽的脊背,呼啸一声,蛮兽仰天而起,趁着夜色向声音响起的地方飞了过去。
  
  ……
  
  天武旅社。
  
  “你说……老师今天晚上才考核完书画师?”
  
  赵雅等人看过来,一个个满脸激动。
  
  本以为老师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来到王城,没想到竟然比他们还早到了。
  
  “我也是听书画师工会的人说有个叫张悬的人,考核三星书画师成功,至于是不是……师伯,我也不太清楚!”
  
  陆寻道。
  
  考完学徒他就立刻回来将消息告诉了众人。
  
  “肯定是的,能做出五境画作,又叫张悬,哪有这么巧的事?”一侧的黄语道。
  
  她可是亲眼见过张悬作画,速度又快又厉害,水平之高,令人叹为观止,弄出个蛮兽作画的噱头,也不是不可能。
  
  “既然老师考完书画师不到一个时辰,肯定没走远,我们就近找找,或许就能碰到!”
  
  “是啊,我也要去找找老师!”
  
  听到老师就在这附近,赵雅等人再也坐不住了,纷纷起身。
  
  “那好,你们出去转转,两个时辰内,找不到全都回来!”
  
  刘师不好拒绝,交代一句。
  
  “好!”
  
  赵雅等人再也按耐不住,一个个急匆匆向外走去。
  
  ……
  
  轰轰轰!
  
  真气凌空,气劲纵横,一人一兽正在山林深处战斗。
  
  “宗师境强者和宗师境的蛮兽?”
  
  站在啸天兽的背上,看着战斗的双方,张悬微微错愕。
  
  下方战斗的竟然是一个宗师巅峰强者,与之交战的,则是一头宗师后期的赤身虎。
  
  赤身虎,和他当初收复的金身铁钱豹体型差不多,毛皮坚固,力量十足。
  
  这头明显比铁钱豹强大,一蹄一爪,都像是要撕裂空气。
  
  战斗的地方,树木碎裂,岩石变成粉末,似乎都承受不住他们的力量冲击。
  
  赤身虎虽只是宗师后期,却能越级战斗,那个宗师巅峰手段虽多,也无可奈何,一人一兽打的激烈,谁也伤不了谁。
  
  嘭嘭嘭嘭!
  
  又斗了一会,知道没有结果,赤身虎粗大的尾巴一甩,转身离开。
  
  见它走远,这位宗师巅峰也松了口气,也正想离开,突然瞳孔一缩,抬头看到了空中飞舞的啸天兽。
  
  虽然是黑夜,但啸天兽飞的不高,刚才战斗的时候,可能察觉不到,战斗结束,如此强大的生命出现在上空,要是不知道,真就可以自杀了。
  
  “不知哪位前辈驾临,未能迎接,还望见谅!”
  
  连忙抱拳。
  
  能驯服半步至尊经的蛮兽,实力恐怕要达到至尊境界了,虽然他是宗师巅峰,也不敢自大。
  
  “前辈?”
  
  本来看他们打完,张悬就想离开的,没想到被发现了,心中一动,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对啊,我不是想找人感激吗?这家伙既然把我认成了前辈,刚好可以忽悠一下,或许就有收获!”
  
  正愁着去哪里找人,这家伙就出现,刚好可以试试。
  
  “不过,我现在的模样,太年轻了,被他发现,肯定会怀疑……还是杨师的样子吧!”
  
  精神一动,伪装能力运转,张悬全身肌肉骨骼发成了变化,再次变成“杨玄”的模样。
  
  反正他现在在啸天兽背上,又是黑夜,就算察觉有人,也看不清容貌。
  
  呼!
  
  命令一声,啸天兽身体一晃,缓缓落了下来。
  
  来到地面,看清这位宗师巅峰,也是个中年人,一身紧身衣,显得精气十足。
  
  有了之前杨师的伪装经历,此时手到擒来,站在啸天兽的背上,双手背在身后,神色无悲无喜,古井无波:“无妨,我只是路过此地,见你和那头赤身虎战斗,驻足看了一下,你与之战斗,可是想将其收服?”
  
  收服蛮兽有很多种方法,投其所好只是其一,像这种战斗的,也是一种。
  
  刚才一人一兽战斗的虽然凶狠,真要搏命,肯定早就身上出血了,任由对方直接离开,恐怕是打了想要收服的心思。
  
  而且看他们战斗,互相都有所了解,这种战斗,怕是不是一次、两次了。
  
  “前辈明鉴,晚辈的确存着收服它的心思。”
  
  中年人抱拳。
  
  刚才他故意探查了,发现对方沉静如水,丝毫觉察不到修为,做到这一点,除了真气比他精纯外,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修为远胜过他!
  
  有一头半步宗师的啸天兽做兽宠,修为他又看不穿,真正实力,看来眼前这位,真是一位至尊强者!
  
  想到这,脸色更加谨慎,看向张悬,态度也更加恭敬。
  
  “赤身虎,为山林王者,性格孤傲,想要驯服何其困难,凭借几场战斗,就想做到,不可能!”张悬淡淡道。
  
  身为二星驯兽师,熔岩兽那种少见蛮兽不知道,赤身虎这种,还是知道不少的。
  
  赤身虎,山林中的王者,成年拥有宗师巅峰战斗力,这头只是后期,说明和成年还有一段距离。
  
  这种天生就强大的蛮兽,几乎很少降服于人,打几场就想驯服,可能性很低。
  
  “我也知道,只是……有些贪心!”
  
  中年人苦笑。
  
  他也知道这玩意想要驯服,实在太难,但一想到能够驯服,将对他带来多大助益,心中就难以遏制渴望。
  
  “我可以传授你驯服的方法!”张悬道。
  
  “前辈可以传授?”
  
  正愁着不知怎么才能驯服,听到这话,中年人瞳孔一缩,激动地脸色有些泛红:“不知前辈,有什么需要在下帮忙的?只要能够做到,在所不辞!”
  
  知道世上没有白得的午餐,虽然高兴,却也没有失去分寸。
  
  “我没有事需要你帮忙,而且你这种实力,也不屑我利用。不过……法不传六耳,既然遇到,就算有缘,我可以传授方法,但你要拜我为师!”
  
  张悬看过来。
  
  “拜师?”本以为对方会有啥要求,听到这话,中年人愣在原地,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