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战之第十班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二哥的麻烦
    早上起来的时候,李剑感觉浑身哪儿都痛,肩膀上多了好几个牙印,浑身多了一道道伤痕,像是……指甲挠过的……
  
      还有脖子上似乎多了好几个红色印记……
  
      一边还躺着一个头发微微披散着的女人,死死的抱住他靠在他的胸口,一点也不想放开。
  
      某少爷轻轻的抽出手臂,他感觉浑身真的很像散架了一样,疼,酸,麻,涨……七滋八味的感觉涌上来,那感觉……酸爽儿!
  
      可这都不是李剑心里最关心,他关心的是旁边的人,这又多了一笔债呀!
  
      “呵呵……”
  
      李剑嘴角泛着一丝苦笑,抓起旁边的衣服就准备穿起来,可这个时候旁边的被子动了动,一个温热的身体就很自觉的靠了过来,双臂紧紧的箍住他的胸膛,一个脑袋贴在他的耳边,嘴里还微微呢喃……
  
      “几点了?”
  
      靠,老子一个晚上差点死掉,你一起床居然问几点了,不过好像确实有点晚了。
  
      一把抓起手表一看,李剑以为自己看错了,特么是不是凌晨呀,居然是一点五十了。
  
      看了看外面的阳光,李剑麻木了,这果然已经是下午了,难怪他肚子在叫了,感情上饿了,他自己会忘记吃饭,可肚子一定不会的。
  
      “那个……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李剑感觉有些尴尬,周雨楠傲人的身体紧贴着他的背呢,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对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李剑还不能很快的接受。
  
      “不放~放了你又会跑了!”
  
      周大小姐居然用撒娇的语气轻晃着身体跟他说话,这让李剑有些心猿意马,身体不自觉又有了一点火苗。
  
      “咳咳~我要穿衣服了,你这样会冻死我的!”
  
      南方的冬天一听也不温暖,而且还很冷,他一般早晨都不想早起就是因为冷,可现在他一定衣服都没穿就坐在床边,那感觉……
  
      贼特么冷!
  
      周雨楠听着李剑这样说,也不知道哪儿那么大力气,一把把李剑拽进了被窝里面,然后靠在他的胸口轻声呢喃着:
  
      “这样就不冷了!”
  
      李剑可以肯定,周大小姐现在很累,她需要休息,甚至需要吃药,要不然昨晚不会发生那种事情。
  
      这女人居然给自己下药,而且丝毫她自己吃的更多,也不知道是不是那瓶酒闹的,反正昨天晚上那狂野,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荡妇呢!
  
      可李剑知道,这周大小姐特么真的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对此,李家看了看天花板,心里骂了一句
  
      贼老天你大爷的!
  
      事情很麻烦,李剑趁着周雨楠睡着以后悄悄穿起衣服就准备走,可路过镜子的时候突然又退了回来,因为他发现脖子上多了好多……不堪入目的东西……
  
      也不知道从哪找了个围巾,一下子就围了起来,叹息的看了看还在睡觉的周雨楠,无奈是离开了。
  
      而在这个时候,床上的周雨楠突然睁开了眼睛,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
  
      ……
  
      出来以后的三少爷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伦不类……
  
      天还没到围围脖的时间吧,就算有那也是女人为了形象才围的,要么就是一些文化人才围的,可李剑是文化人吗?
  
      现在李剑感觉路上人说话都像在说他,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心虚了。
  
      没办法,睡完就跑,穿了裤子不认人自己好像都沾边了。
  
      尴尬!
  
      回到家里以后,钟梅琴微微看了儿子一眼,只是笑了笑,却什么都没说,继续抱孙子去了,二宝很喜欢爸爸的围巾,拼命的往下拽,可爸爸似乎不想把围巾拿下来,就算家里已经很温暖了。
  
      “粑粑……我要……这……个……”
  
      女儿见爸爸不给,便奶声奶气的指着围巾撅着嘴巴吞吞吐吐的说着,而李剑看了看自己的围巾,然后一把抱住不停的晃着脑袋。
  
      最后还是奶奶过来抱着孙女去玩了,至于李剑……他感觉自己被忽略了,除了二字是不是偷一根金条过来给自己以外,他感觉生活失去了乐趣。
  
      当然这天下午四点的时候,二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家里,看见李家打扮的很奇怪,疑惑的问道:
  
      “老三你怎么这副打扮,在家里就不用戴着围脖吧!”
  
      “不,我喜欢,这样显得帅,本少爷的形象不能丢!”
  
      对于二少爷的话,三少爷给了一个无耻的回答,顿时李秀成翻了翻白眼,你丫的哪儿形象,早就被你糟蹋完了,这可不是一件围巾就能补回来的。
  
      “二哥,你的事情处理完了?”
  
      李剑一直知道二哥在上海还有着其它的任务,只不过他没来得及说罢了。
  
      现在正好是一个机会,顺手帮他解决了也好。
  
      李秀成一听谈到正题了,马上就严肃起来了,指了指李剑的房间,俩人就上楼去了。
  
      “老三呐,最近我还真的有点事情求你帮忙,仅仅凭我们恐怕处理不好这件事情!”
  
      李秀成坐下以后很严肃的朝李剑说了句,脸上有些尴尬。
  
      他们本来是来找人的,可之前差点把自己都搭进去了,要不是有人出手相救,他之前恐怕就被鬼子抓住了。
  
      “什么事儿?二哥你说出来我想办法给你解决,争取在回去以前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
  
      李剑想着元旦以前离开的,起码十二月还有许多大事要发生,上海租界也不保了,他们全家都会迁去澳门,然后李剑也该回八路军了。
  
      “我们在找一个人,然后要从他的身上得到一些情报,可是这个人周围的护卫太多了,我们根本连靠近都做不到,更不用说抓住审问了。”
  
      “他叫什么名字?”
  
      “真田一木!”
  
      李秀成缓缓吐出几个字来,李剑捏着下巴想了想,随即喃喃道:
  
      “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还是见过……”
  
      李剑自己见过的东西他肯定是有一点印象的,这一点错不了,马上他就想到了,激动的问道:
  
      “难道他是……知道徐州那边化学武器工厂的人?”
  
      “老三你这么知道?”
  
      李秀成也很惊讶,自家老三居然也知道这件事情。
  
      看着二哥的表情,李剑更加确定了,因为这是百合子要他做的事情之一,他怎么可能忘记呢!
  
      杀了真田,百合子是这样请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