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战之第十班 > 第两千一百六十九章 看上了你儿子
    “事情就是这样了,如果不是看了她留给我的信,我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居然会是那样的。
  
      难怪刘司令他们一直瞒着我,肯定是害怕我知道了心里会想别的,但我们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就算她是鬼子的身份又能怎么样?
  
      只要她的心是向着中国向着八路军的,那他还是老子的老婆,我照样对她好。”
  
      王石头坐在凳子上发泄着,一旁的三少爷则是翘着个二郎腿,一只手叼着一支烟,聆听的这个大汉内心的苦楚。
  
      他也没有想到东方政委的身份这么离奇,对方的身份居然是这样。
  
      具体的情况不多说,其实就是东方政委的父亲是鬼子,而她的母亲是中国人,曾经在鬼子那边生活过一段时间。
  
      只不过后来回到中国以后,体会到中国人民的痛苦,读书期间秘密加入了我党,后来更是成为了八路军在接受改编以后第一批赶到八路军这边的青年干部。
  
      资历都快赶上赵依依了,至于王石头就更不用说了,他的资历可更老。
  
      以前是参加过长征过过草地的,说白了就是以前那批人里面剩下来的老兵。
  
      不过,李剑估摸着这家伙在过草地的时候应该还是一个小屁孩儿,他娘的现在都没有30岁,那个时候估计也就十五六岁。
  
      但这并不能改变王石头的地位,在长征完毕以后,这家伙直接担任连长,听说从那个时候他和许多的指导员都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上级也特别的郁闷,你说你一个年轻人咋这么倔呢?
  
      没办法,当时恰好有一批青年干部来到了八路军,索性上级就决定塞一个女干部过来磨一磨这家伙的性子。
  
      不到三年的时间,刘司令就后悔了,他娘的性子没磨出来不说,还折了自己一个干部。
  
      现在两人穿一条裤子,这也是为什么王石头能和东方政委相处的这么好的原因,这家伙骗女人有两把刷子啊!
  
      “你也别说这么多,我就想知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那人到底是救还是不救?
  
      还有现在人在哪儿?你的兵力准备好了吗?”
  
      三少爷一连串提出几个问题,王石头一次性抽出三根烟,往嘴里一塞,就把手里的空烟盒丢了出去啪的一下点着烟,紧接着狠狠地吸了一口,脸上带着一丝愤怒,叫道:
  
      “我跟你说,现在我光是主力营就有十二个,这还不算其他的一些独立营和县大队区小队,打下一个县城没有问题。
  
      但是问题是后续的鬼子增援我恐怕扛不住,你要知道最近这附近的鬼子刚好在修整,足足有着一个联队的兵力。
  
      太原那边的鬼子如果急行军的话,最多五个小时就能赶到,至于东边的鬼子更快,一个中队的人大概只需要两个小时。
  
      而且一旦我倾巢而出,那么我的大货方将没有任何的兵力,手里的警卫连都得派出去。
  
      所以这场仗不大好打,我也不想拿自己手里兄弟的命去换我老婆的命,所以一直在想办法!”
  
      王石头看上去很忧愁,这个时候三少爷就在想了,他难道不知道向上级请求支援吗?
  
      “刘司令那边怎么说?照理来说咱们两个军区调两个团的人过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有问题!”
  
      王石头看了李剑一眼,眼里带着很复杂的神色,三少爷觉得似锦,似乎不大对头,再问道:
  
      “难道咱们最近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不,刘司令和总部那边根本就抽不出任何的兵力过来增援我们,因为他们现在在准备打一场大仗。
  
      你的独立第一支队就是这一次战斗的主角,所以一般情况下,你派不出兵力来增援我。
  
      而且不光是你,就连附近几个团也没有办法,除非……”
  
      这个时候,王石头又变得像个娘们儿一样,有些犹豫的看着李剑,不知道为什么,三少爷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这家伙这样盯着自己,不会是看上了自己什么好处吧?
  
      “除非什么呀?”
  
      奶奶的,哪壶不开提哪壶,李剑不想问这个问题的,但是一旁的云飞扬忍不住开口问道。
  
      三少爷想一脚把这个家伙给踹出去,听话要听音,奈何这家伙到现在还没有学到,都已经快是营长了,这个智商还有待考究啊。
  
      “除非李剑能把他手里最精锐的三个营借给我,或者由他直接指挥,帮我扛住来自太原方向的鬼子。
  
      不然这一场仗我没法打。”
  
      “我就知道你你小子没安好心,你不会是看上了我的三个特种营吧?”
  
      王石头点了点头,三少爷觉得自己这一次肯定会出血,而且还得不到半点好处。
  
      看着眼前王石头郁闷的样子,一旁的赵依依轻轻的扯了扯李剑的衣袖,随后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这年头什么都不怕,就怕内部出“奸细”,赵依依这种胳膊肘往外拐的行为,李剑只能点头。
  
      都是老兄弟了,总不能看着人家老婆被鬼子抓走不救吧,再怎么样也说不过去。
  
      “好,我答应帮你扛住来自太原方向的鬼子,但是你小子可要好好打这一仗,我们这么多人搭台给你唱戏,你要是敢打垮了,那不用我来,你自个儿去刘司令那边解释啊。
  
      另外,在此之前把你儿子留下,我听说那小子看上去很聪明,你要是被枪毙了他没人养活可就麻烦了。
  
      咱们都是老兄弟了,我呢就吃点亏,勉勉强强帮你养个儿子,以后他就叫我爹了,还有……”
  
      “滚!”
  
      “诶,怎么还骂上了?”
  
      老鼠有些尴尬的把李剑往外拉,一旁的赵依依也捂住了眼睛,周大小姐刚刚进来就看到一群人这么尴尬,还有李剑那一副坏坏的表情,她就知道刚刚在里面肯定没谈什么好东西。
  
      “李剑呐,以后呢……要是在其他的首长面前碰见了,千万别说咱们认识。”
  
      云飞扬和王冬梅等人满脸嫌弃的拍了拍李剑的肩膀,随后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这个恶少实在是太奇葩啦,哪怕看上一批装备也好,你他娘的居然看上了别人的儿子,这也太……
  
      赵依依也不想跟李剑讲话,指了指门口,示意他可以滚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