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造车 > 第九十九章 芯的起点

      当中华集团公布年报再创佳绩之时,人们在纷纷惊叹之余,马上被另一个重大新闻吸引过去。
  
      富豪榜的魔咒在2008年农历春节前再次应验,曾经一度排名仅位列韩皓之后的鹏润集团老总黄鹏润,因涉嫌经济犯罪被有关部门从公司直接带走,震惊了整个中国经济圈。这位生于华南,发家于华北的过江龙,在即将四十不惑之际倒在了中国经济跑道上,再也无缘比肩同辈的金字塔顶端杰出人物。
  
      风起于青萍之末,事关鹏润集团的资金来源问题屡屡被人提及,但黄鹏润自称一路被查一路发家属于福大命大,凭借出众手段跟首都权贵人士结交甚密。可惜这一次终于马失前蹄,没能迎来贵人相助,一代枭雄落幕成为全国人民茶余饭后热议的谈资。
  
      到底是富豪榜,还是杀猪榜,这份耀眼的榜单既让不少人不择手段挖空心思以登榜为荣,也让另一些人听之闻之就退避三尺逃之夭夭。打死要上榜和打死都不上榜这两大极端,在中国这片神奇土地里上演了一出出奇幻大戏。
  
      至于韩皓,他的影响力摆在这里,无论情愿与否,其都将是榜单的常客。
  
      “到底中国企业家是否都带着原罪,有没有能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企业家?”
  
      被媒体包装成商业偶像的富豪接连出事,强烈反差让普通老百姓不禁质疑榜单的真实。
  
      “只要韩首富不出事,那我依旧相信富豪榜的权威性。”
  
      此时三朝元老级别的榜单头面人物韩皓,就成为许多人心中的定海神针。从小就耳濡目染韩首富的创业故事,大家都关心他的一举一动,只要他还在榜单之上就说明中国依旧有杰出的企业家存在。
  
      以前陈灵兮还会担心丈夫的安危,这种担忧是来自政治方面的考虑,不过历经近两年的耳濡目染,她明白自己的担心是多余,因为韩皓乃至中华集团一直行走于阳光之下。
  
      “看来我们定居江州,无形中拥有另外一大好处,就是远离那些权贵是非。跟权力靠得太近就容易以为自己握有权力,最终发现自己只不过是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陈灵兮看着电视上正大篇幅报道鹏润集团涉案新闻,对着同桌吃早餐的丈夫说道。
  
      “想要彻底远离政治是不可能,但可以跟权力保持足够距离。反正对我来说,最大的政治就是搞好中华集团,在商业领域为国争光。”
  
      韩皓一口把手中的馒头吃掉,用纸巾擦着嘴巴回答道。
  
      对鹏润集团出事,他并不意外,早知道黄鹏润路子野胆子大,夜路走多终会掉坑之中。越是靠近首都这样的权力中枢,类似黄鹏润这样的人物越多,他们犹如闻到血腥的鲨鱼般在四处游弋,寻找合适的物下手。不过人迟早有朝一日也会成为物,被更凶悍的其他人分而食之。黄鹏润落马身份一旦转变,他打下的基业,自然会引来多方争夺。
  
      经历的事情越多,韩皓越明白正大光明牌匾所书之字的含义,搞阳谋远远比阴谋要难,对人性的诱惑考验更复杂,但效果却能以一敌十。
  
      “晚上我不回来吃饭,因为今天有一个重大项目进行测试。成功的话,我得做东请客犒赏工作人员。”
  
      韩皓在出门前,爆出了中华集团将有大手笔操作。
  
      能让他如此慎重并亲自到场,当然是具有战略性的大项目。
  
      上班时间在中华集团试车场,冒出了许多新面孔,他们朝气蓬勃的脸上绽放着自信的光芒,从其胸前佩戴的临时门禁卡可知,这是一群友商企业的工作人员。
  
      两辆中华“秦”并排位于场地边缘,中华集团的工程师正把某些零部件更换到车上,看来是在为新试验做准备。
  
      原先跑道旁的空地,当前突然冒出了一个小型工作站,大大小小屏幕组合在一起,犹如一座小型控制室。
  
      “前轮传感器信号传输正常”
  
      拿着对讲机的工程师看着电脑屏幕,跟位于车辆副驾驶座忙碌的同事反馈道。
  
      “方向盘传感器信号正常”
  
      单从现场超过百人的各路工程师集结,就能知晓今天测试的项目属于大阵仗。
  
      当中华集团老总韩皓现身一刻,整个试车场气氛达到高峰,大家都知晓今天的测试有可能会在中国汽车发展史上留下厚重一笔。
  
      按理说,韩皓也算是历经大风大浪的人物,一般新车型的路试他都很少到场。但今天却破天荒现身旁观,说明在眼前两辆常见的中华“秦”身上拥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很明显今天中华“秦”只是配件,主角是安装在它身上的某样零部件。
  
      韩皓首先跟友商的工作人员们问好,感谢他们近些日子付出的辛勤劳动,在过年前把这项大工程完工收尾。
  
      跑道上已经摆放了几十来个红色桩桶,伴随试车员扣上安全带,预示今天的重头戏很快就将开始。
  
      “轰”
  
      职业试车员大力踩了一脚油门,用声浪来告诉在场所有人好戏即将开始!
  
      在众目睽睽之下,两辆“秦”依次启动,前后间隔200米范围开始在跑道奔驰起来。
  
      大半圈热车完毕,“秦”开始接近矩阵式间隔的红色桩桶区域,开始了真正的测试过程。
  
      “吱”
  
      一声长长的刹车声响,“秦”从时速100公里猛降到60公里,试车员摆动方向盘,车辆开始围着红色转筒蛇形绕弯行驶。
  
      “咯噔咯噔”
  
      高速过弯状态下,“秦”的尾灯在不断闪速,预示着车辆esp系统开始介入工作。
  
      不远处工作站的电脑屏幕上数据不断实时刷新,一字不漏地记录着全过程。
  
      每秒25次的刷新频率,显示esp系统正在时刻监控检测试车员的行驶意图和实际路况,以此通过微处理器控制车轮、发动机以及自动变速器来保持车辆稳定行驶。
  
      不到一分钟的绕桩时间,“秦”不断发出咯噔声音,显示在极限状态下esp系统在努力保持车辆正常前行。
  
      两辆“秦”先后飞速通过最后一个桩桶,在试车员的极限操作下没有冲出跑道,缓缓停在在终点线上,预示此次测试结束了。
  
      到底成功没有,现场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工作站,等待最终结果的公布。
  
      只见守在电脑屏幕前监控的工程师对老板韩皓竖起了大拇指,用实际举动第一时间宣布了消息。
  
      现场顿时欢呼起来,今天的测试不负众望获得了成功。
  
      如果不知内情的人,看到这一幕会觉得奇怪,不就是esp系统验证成功了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中华集团3年前就已经攻克了esp技术,引来博世大规模降价供货以求断绝自主生产之路。
  
      迄今为止,当年谈拢的2年保护期时间已过,中华集团虽然还在使用博世esp产品,但已经尝试小规模生产自己的esp新产品。
  
      就算是自主esp产品,也早就在市场上商用,并不值得如此兴师动众。
  
      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现场所有人兴奋呢?
  
      今天的主角,很快在一位工程师的操作下,从“秦”的身上被小心翼翼取了下来,看上去是一块很小的电子控制总成。
  
      但这还不是它的真面目,直到工程师拆卸开多层外壳,露出里面电路核心区域,才看到两块指甲般大小的芯片现出真身。
  
      esp系统需要两块芯片同时运行一样的控制软件来处理信号数据,彼此相互比对核实一致后,才会对车辆发出最终操控调整指令。
  
      芯片上面印着“h”字样的公司标识,表明这是由海思半导体公司设计生产的产品。
  
      在韩皓和华为公司联合组建海思半导体公司40个月时间后,公司推出了第一款芯片产品,内部代号h1v2,专门为汽车应用设计。
  
      跟通信芯片比起来,车用芯片技术难度相对不高,因此海思公司率先设计生产成功,用在了中华集团自主的esp系统之上。
  
      在今天路试之前,实际上搭载该款芯片的产品已经在台架上进行了多次耐久性试验,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
  
      之前中华集团生产自己的esp系统,主要是做硬件整合和软件开发工作,软件上积累了许多数据,但硬件如芯片、传感器等都得采购国外产品。
  
      车载芯片的中高端市场完全控制在国外厂家手中,全球市场规模在数百亿人民币之上。今后伴随汽车多媒体技术以及新能源技术普及推广,每辆车身上至少需要2000元以上的芯片成本,这个市场将会迎来爆炸式增长。
  
      例如在中华集团推出的纯电动新能源轿车身上,电池成本排在第一位,位列第二的就是各种芯片电子控制系统,足以证明芯片在未来汽车中的重要地位。
  
      海思h1v2的成功,表明中国汽车业再次迎来历史转折点,将来可能会在芯片高端领域实现国产化。
  
      这也给了韩皓极大信心,让他着手开展下一个阶段的大投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