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锋伐天下 > 第四十五章 文昌师叔
    与离菁菁回到铸剑坊的几天里,阿苏勒基本都是神不守舍。离远问起来,阿苏勒只推说自己身体不适。离菁菁却大概猜测到了这其中的缘由,大概与前几日“一品茗”的所见所闻有关,而且即便是一再的刻意打听,阿苏勒也是无言可告。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阿苏勒最终决定与剑派之人见一面,至于是否和盘托出以及是否寻求帮助,再见机行事。
  
      这日晚间,“尘凡涧”临街的三层牌楼已经是座无虚席,来往客商、求学士子、武林侠客分布其间,纷纷攘攘、嘈嘈杂杂,甚是热闹。穿过一楼大堂,步入中庭,登记住宿的柜台便直入眼帘,相比临街的牌楼,这里要安静的多了。只有黑中发亮的算盘珠子在掌柜的手中噼里啪啦响个不停,这声音格外有穿透力,伙计们忙着迎送旅客,都是满面笑容,和善又和气,热情地接待每一个旅客。
  
      一帮武林侠客住进第二进院子里,整齐地靠在左边的六间厢房。这一帮人与一般的武林人可有点不一样,别人行侠江湖,基本不在一个地方长住,而他们已经住在这里好长一段时间了。
  
      小伙计们最是擅长察言观色,他们必须擅长在一帮人中看出谁才是领头的人,这也更方便有外人拜访时代为传话。小伙计敲开了六间厢房中的第一间,陪笑着对房间里的中年侠客说道:“这位爷,小的本不该打扰贵客们休息,但是外间有一名小哥非要拜访,而且还信誓旦旦地说您一定会见他,这是那位小哥叫小的递送的拜帖…哦,也算不上是拜帖,就是这个。”小伙计一边说话,一边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张,四折在一起,看不出其中写着什么。
  
      中年人正是不周山剑派中的“文”字辈高人,听罢小伙计油滑的说辞,不好拒绝,抱拳行了一礼,接过纸张,打开匆匆一看,又叠成原样,随手掏出来一点散碎银钱递给小伙计,并说道:“小兄弟,麻烦你了,请那位小哥来此一见。”
  
      小伙计见话已带到,并且正如外间小哥所说的一样,这帮剑客果然肯一见,既然使命完成了,还顺便得了一些银两,笑呵呵地道别一声,转身轻快地去领路了。中年人的心思与此刻平静的面容正好相反,见了那张四折纸张以后,心绪极速地起伏澎湃。
  
      中年人依然站在门口,未落座也未迎出来,眼见着小伙计领着一人进来,月色朦胧,夜色灰蒙蒙的,只能见到来人步态稳健,身型瘦削,一身铸剑师经常穿着的衣裳,头发结了发髻,显得干净利落。
  
      小伙计将访客带到门外,请了一个安,随即转身离开了。
  
      中年人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转身走近并落座在靠墙的椅子上,一声未吭。
  
      随着小伙计进来的访客正是阿苏勒,他毕竟江湖经验浅薄,见对方一声未吭,正想找点什么说辞。阿苏勒见中年人坐在房间一角的椅子上,面前的茶几上放着自己请小伙计送进来的四折纸。眼见对方面容同样瘦削,鼻高脸窄,眼神锐利,一身道家打扮,静静地看着自己,显得非常和善,引得自己有说话的冲动。
  
      阿苏勒眼神扫过,见另一侧角落地横放着一把剑,心思辗转,计上心来。阿苏勒行了一礼,依然没有开口说话,走向横放着的剑,见对方没有阻止的意思,抄起剑,“唰”一声,拔出剑,在手上挽了两个剑花,将“青锋十八式”的前三招,砥锋挺锷、蹈锋饮血与摧锋陷阵一一使出,回剑入鞘,原样放好对方佩剑,转身慢慢走向开始站立的位置。
  
      “既然来了,为何又要走?”中年人一边品茶,一边慢慢说道。
  
      阿苏勒转过身,拱手行礼,说道:“前辈,晚辈十分冒昧,怕打扰清修。”
  
      “已身在凡尘,哪里还能清修?!既然相逢,必是有缘!”中年人站了起来,走向阿苏勒,一边说话,一边递给他那张四折的纸。
  
      “此剑名为青锋,即使在我们门派内,见过其真容的人也是极少的,还望不吝赐告!”中年人说道。
  
      阿苏勒接过四折纸张,轻轻展开,接口说道:“前辈,在下确实见过此剑,也知晓其名。只不过这经历有些离奇,不知从何说起。”
  
      “哦,离奇?既然如此,就从此剑说起。你在何地何时见过此剑?”中年人回答道。
  
      “晚辈叫阿苏勒,长在北蛮,却是一名中原人。不瞒前辈,此剑是在下师傅所赐,师傅赐剑时也曾简单介绍过不周山‘万锋千刃’剑派的其人其事。只是在下无能,未保住宝剑,被此地城主奸计所夺。”阿苏勒一脸悔愧,再行了一礼,才缓缓说道。
  
      “既然如此,就是一家人,阿苏勒,你坐下详谈。”中年人说完,先行落座,并示意阿苏勒坐在茶几旁,离自己较近的位置。
  
      “我掌门师兄,本和我一般也在不周山清修,约三年前奉使命携剑北去,要查证十几年一桩门派悬案,不想一去就是杳无音信。直到一个月前,我们收到消息,传闻青锋宝剑在顺天州红隼城,师傅示意我等特来查询师兄与宝剑的下落。能告诉我,文杰师兄现在何地?”中年人急问道。
  
      阿苏勒听罢,急忙站起来行礼,中年人示意其坐下后,才回答道:“不知师叔称谓是?”
  
      “不必客套,我叫李文昌,与你师傅同属一代弟子,你直接叫我师叔即可。”中年人说道。
  
      “李师叔,我师傅他,他已经不在人世!”阿苏勒一年悲戚之容,缓缓说道。
  
      “啊?!我师兄乃八品高手,也算是有数的高手了。师兄是何人所害?是何时之事?”李文昌却是面容一悲一怒,急切地问道。
  
      “据在下推测,应该也是红隼城城主的人,只不过他们当时扮着北蛮工师手下。三年前,在工城内,师傅被围攻,我趁乱救了师傅,但师傅他老人家中了敌人毒箭,毒发不治,我遵照他老人家遗愿,暂时保管青锋剑,并将师傅葬在工城的南门之外。”阿苏勒答道。
  
      “哦!中了毒箭。三年前?难道师兄一入北蛮便被围攻,这一定是走漏了消息,这其中必有蹊跷。”李文昌站了一来,一边踱步,一边小声说道。在房内踱步一阵,似乎思虑已定,再次入座,又问阿苏勒道:“那么你的武艺是何人所授?你进门时使的剑法正是‘青锋十八式’的前三招,此剑法照例是不能外传的。”
  
      “不瞒师叔,正是师傅所传!我得剑后,一直贴身收藏,生怕遗失。正是如此,也不知何故,我能够在梦境中与师傅交流,《洗髓经》内功心法、飘雪剑法、穿云剑法和‘青锋十八式’都是师傅在梦境中传于在下的。”阿苏勒说的吞吞吐吐,如此的怪诞奇事,说出来对方未必相信。
  
      “哈哈哈哈,那就对了!师兄想的好办法。”阿苏勒听李文昌笑的十分坦然,心中疑窦丛生。19岁女子直播平台直播自慰曝光!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pai1(长按三秒复制)在线观看!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