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巨子 > 第三十三章 一个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你

不想错过《寒门巨子》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第三十三章 一个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哦……”
  女市长听得微微一愣,目光一闪,紧接着又道:“你想不想见一见她?”
  岳长河想也不想道:“不想。”
  “为什么?你们可是一个村的啊,又那么久没见了。”女市长不解道。
  “呵呵,她能和你是朋友,很明显我们就再不是一个层次人,我只是一个小小保安,各安其位,又何必去打扰彼此的生活。”
  “嗯,你们那地方出来的人果然都很特别,在这里干多久了?”
  “半年多吧。”
  “之前做什么工作?”
  “在一家……小游戏工作室当翻译。”
  “在那里干多久。”
  “六年吧。”
  岳长河突然就忍不住笑了,又紧接道:“你也很特别,你应该问为什么不干翻译了,反而过来这里干保安才对。”
  女市长呵呵一笑,又道:“经常回家吧。”
  岳长河摇摇头,道:“很久没回去了。好吧,这次你肯定要问多久没回去了,怎么没回去看看,我就直接回答你好了。只是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我不想结婚,也不想处对象,算是标准的不婚族,但这一点却没法跟家里交待,所以就一直拖啊拖的,一不小心就拖了六年多了。”
  “再之前你做什么?”
  “再之前……”
  岳长河微想想道:“在北京,干了几年文员工作。”
  “你念过大学?”
  “嗯,我自己在外边考上的。”
  “对现在的生活还满意吗?”
  “还行吧。”
  “那就是不满意了。”
  “满意如何,不满意又如何,每个人都有其固定的命运轨迹,不是依靠外力就可以改变的,就比如今天我们的聊天,你可以说是缘分,但其实却是注定的,因为你注定今天要来这里,种种因素加在一起,就注定了我们今天必然会说上话,这改变不了什么。”
  女市长闻听似乎陷入了沉思,岳长河便继续缓缓道:“我父亲是个农民,似乎便注定了我也必然是个农民,父母告诉我好好上学就可以出人头地,我也不愿意向命运屈服,于是纵使当初不得不退学,我也一直没有放弃读书,终于有一天我依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学。可毕业了又如何?也不过是个一辈子给人打工的命,拿着勉强养活自己的工资,一辈子在城里都买不起房子,再过几年……”
  “再过一些年,到时候就会完全反转过来,我大学毕业,在外边工作了十多年,没房没车没存款,也没有对象,而当初我那些小学就退学的小朋友们又如何?他们因为从小就出去打工,每个人都学了一门手艺,到时候他们会都有自己的老婆孩子,在城里还有车有房,家里更盖起了小别墅,基本全都混成了一个小老板。”
  “我大哥也大学毕业,可那又如何?他成了一个小教师,无论再如何努力也不过就是那样,几年后他拿每月七百块钱工资,我那些小朋友却至少月入过万,小时候我家是最穷的,长大后我家出了两个大学毕业的,也依然是村里最差的,不过还好,我二哥是个标准的农民工。”
  “再说我们东星集团,我们集团总裁名字叫曹可,今年三十四岁,你知道他什么学历?据说初中都没有毕业,因为他爸是东星集团的董事长,于是他便注定了是集团的总裁。其他人都不过是在社会最底层苦苦挣扎拼命想要往上爬的人,你踩我我踩你,在金钱面前所有人都是奴隶,在利益面前更没有什么友情之说,互相攻讦,尔虞我诈。”
  “保安想干班长,班长想干队长,队长想干部长,部长也想有生之年做到总经理副总经理的位子,总经理则努力的想要融入总裁董事长那样的真正贵族圈,然后就是互相踩,通过踩别人来表现自己,突出自己。你看我们总经理,对我们小保安他看都不会看一眼,甚至可以说都没有将我们当作过人看,可在你面前又如何?他却连想当个向你摇尾巴的狗都没有机会。”
  “这就是人性的丑陋,人性本善,人性本恶,人性都是丑陋的,人性也充满着真善美,他们已经完全迷失了自我,眼睛里只剩下金钱和利益,你用旁眼去看,其实谁又能有不同?他们甚至都不懂得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古代还有皇帝待民如子,偶尔微服私访一下,跟老百姓说说话呢,他们却只想着往上爬。”
  “你又如何?你这么年轻就当上市长,你可敢说出来你爸是谁?你们后边两个当兵的大个子也不用瞪我,打起来我肯定都不够你们一拳。”
  女市长笑笑,摇摇头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我有点晕了。另外我要告诉你,其实我一点都不年轻,我今年已经四十九岁。”
  岳长河明显有些傻眼,靠!四十九岁?你这保养的也太逆天了吧?
  “嗯,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年轻的女市长秀眉微皱着走了,两名西装军人一直给护送到车上,结果一上车,女市长却是就拿起了电话,然后微一犹豫,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小王。”
  “甘。”
  “嗯,是我,岳长河在你身边吧。”
  “在的,我再给你拍张照片发过去吧。”
  “不是那个……嗯,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今天遇到一个叫岳长河的,我感觉上就是他,但用眼睛去看又完全不是他,我现在有点晕,很像他以前说过的曾经的他,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不可能是他,他现在就在我身边。”
  “我就跟你说一下,他说他是大坑村的,叫岳长河,也记得你,感觉上完全就是曾经的他,只是样子有很大不同,个子也很矮。你自己拿主意吧,如果想过来看一下就通知我一声,我会去接你。”
  年轻的女市长走了,广场四周分散着的武警特警也都开始集合纷纷离去,顿时猫在商城一角偷偷观察的一众商城领导也冒了出来。
  集团大领导们顿时便都激动了起来,显然甘市长并不是简单的过来看看,这是要继续开发东星这一片的征兆啊!说不定就会搞个地铁站什么的,到时候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谁又能不激动。
  东星集团董事长第一个就找到了岳长河,然后问甘市长都跟其聊了些什么。岳长河也是“如实”回答,说就随意问了问他家是哪里的,工作还满意吗之类的。
  最后集团董事长等一众大领导不得不失望加不解的走了,总经理副总经理自然也跟了过去,必须要开会研讨一下,市长为什么会突然到访东星商城。
  然后就是保安部长饶有兴致的跟岳长河聊了聊,岳长河顿时更出名了,竟然能丑到引起市长的注意,看来丑也有丑的好处啊,至少能很容易让人记住,引起一些人的注意,这也算是一大优点了。
  于是整整一天的时间岳长河耳边都没有清净过。
  “岳长河,听说那女的是市长,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当时你不就在旁边吗。”
  “后来你们进去又聊了什么?”
  “没什么,她问我怎么长这么丑,然后我就告诉她这不能怨我,相貌都是父母给的,长啥样就是啥样。”
  “就你那狗草样,也不是我说你,你根本不可能跟市长攀上什么关系,即使是我们董事长都勉强只能靠上边呢。”
  这明显是保安队长的话,岳长河同样不介意,却是早已经了解,这片地域很多本地人嘴巴都很脏,就像吃了粑粑一样,张口就是比样狗草驴草的,完全就是一种口头常。
  “呵呵,我也没想能跟市长攀上关系,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就是我长得太丑,所以才引起了她的注意,随意的聊了一会。”
  “你个婢养的草的,真是一点出息都没有,你好好给她舔舔不就行了?说不定你从此就鸟枪换炮了,到时候我们都只有巴结你的份。”
  “那好,敢再来我就肯定舔她,然后让她给我弄个警察当当。”
  “就你那驴草样,你就做梦去吧。”
  岳长河只能呵呵,心里倒是有种预感,年轻的女市长肯定还会再来找他,只是却百思不得其解,更不会把这种预感说出来,说出来也只是图让人取笑。
  这一天就这样在他的万分不解中过去了,总经理副总经理回来后也都没有找他,他也完全能理解两人的心态,依旧不会将他当个人看,保安嘛,商城养的看门狗而已,运气好跟市长说上句话算得了什么,你还依旧只是个小小保安。
  当天商城的内部车场登记本上就把市长的车牌号给登记了上去。
  日子又恢复了原样,第二天总经理同样又来上班了,显然市长的突然到访给整个东星集团都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市长绝不会大张旗鼓的无故随意到访一个地方,去了就必定有其原因,唯一的解释就是东星这一片的发展势头引起了市长的注意,这是好兆头!于是所有的员工都不由傻比了,商城要整顿,整个东星集团都要整顿,岳长河自然也逃不掉。
  不过对他一个小小保安来说,影响还真就不大,顶多就是每天多站会而已,商城总经理也依然不会看一眼守门的保安。
  然而让岳长河怎么也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傍晚他刚一到商城,却是就巧的不能再巧的又碰到了我们的年轻女市长。因为保安工作是三班倒,等于是干十二休二十四,所以昨天干了白班,今天自然就要晚班。
  这一次年轻女市长却没有再像昨天那样排场,而是换了身普通的穿着,手里还牵着一个粉雕玉琢极可爱的小女娃,只是小女娃稍显得有些另类,因为头发眉毛竟然都是白的!
  岳长河直接就被吓了一跳,这泥马可真巧啊!
  女市长满脸微笑道:“我刚逛完超市,没想到又遇到你了,你这是上班还是下班?”
  岳长河嘴角抽抽,干笑道:“可真巧啊,我正准备上班。”
  年轻女市长又笑笑道:“嗯,你还没吃饭吧,我买了些吃的,你今天在哪里,刚好咱再聊聊。”
  岳长河:“我……好吧,那你跟我走,这是你女儿还是……”
  女市长道:“我女儿,因为是在一个漫天飞雪的日子出生的,所以就叫飞雪。”
  岳长河忽然忍不住蹲下身子,看着小女娃极有灵性的眸子道:“真是太可爱了,来让叔叔……咳咳,嗯,可不可以让哥哥抱抱?”
  女市长眼中明显瞬间闪过一丝无奈,代替小女娃回答道:“除了她外公她还没有让别的男人抱过,如果她让你抱,那你就注定会是她的亲人,今天不是,将来也必定是。”
  “你这话很没道理。”
  岳长河随意说一句,已经被小女娃眸子里的灵性给深深的吸引住了,直视着小女娃的眼睛,用尽量最温柔的声音道:“我还就不信了,小飞雪是吧,你愿不愿意让哥哥抱抱?”
  小女娃瞪大眼睛看着他,眼睛里却充满着毫不掩饰的好奇,歪歪小脑袋,然后摇摇头,还没等岳长河失望,却是又轻轻的点了点头。
  女市长唇角弯起,却又忍不住轻摇摇头,显然是又晕了。
  岳长河一把就小女娃抱起,然后向女市长挑挑眉头道:“看吧,她就让我抱了。”
  女市长笑笑道:“那就说明你们有缘。”
  岳长河道:“嗯,我得先去换下衣服,你在外边等我一会,不然被他们看到你……以你的身份,对你影响倒是小事,肯定会对我工作带来极大困扰。”
  等岳长河一离开,女市长便立刻问自己女儿道:“飞雪,刚才那个人是爸爸吗?”
  小女娃眉头紧簇着,歪着脑袋很认真的想想,然后道:“感觉是,但又不是。”
  “怎么说?”
  “就是感觉啊,那不是爸爸的身体。”
  “哦?能不能跟妈妈说明白点。”
  “嗯……如果去掉身体,那他就是爸爸。”
  女市长顿时忍不住秀眉皱起,仿佛喃喃自语道:“意思就是,他是爸爸,但只是……灵魂上是,身体却不是,是这么个意思吧?”
  “嗯嗯,就是这样。”小女娃忙认真点头。
  女市长更纠结了,再次喃喃自语道:“人真有灵魂吗?灵魂离体,然后去到别人身体里?可也明明很像他啊,几乎就是萎缩版的他,或者就是曾经的他。难道……这个只是来自另一个平行空间的他?可也不对,就算是平行空间的他也不应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好像在抗拒什么,逃避什么,他到底在抗拒逃避什么……”
  小女娃答道:“我不知道啊妈妈。”
  女市长忽然眸光一闪,点头道:“我好像有点明白了,走咱再去试试他。”
  于是从这一天开始,岳长河就被我们年轻的女市长缠上了,晚上时终于还是被班长徐杰给发现了,只是却没有机会上前搭话,因为两人也已经聊得够久,所以女市长便干脆直接起身走了,这一下却是就轮到班长徐杰激动了。
  “我靠!她不会是看上你了吧?怎么又来找你了,这次肯定再不是什么碰巧了,她绝对是专门来找你的!”
  “呵呵,没办法,你看我这鼻子,我这肤色,再看看我这胡茬子你就明白了。”
  班长徐杰根本跟不上他的思路,不由问道:“啥意思?”
  岳长河呵呵笑道:“我这鼻子说明我下边大!我这肤色说明我身体健康能干!我这满脸的胡茬子说明我姓欲旺盛!再看看我这嘴,这说明哥****好啊哈哈。”
  “靠!泥马的!说正经的,你要真能给她侍候好了,你这一辈子可就不用愁了,就算被包养也无所谓,她可是市长啊!”
  “你知道她今年多大了吗?你别看她长的年轻,她其实已经四十九了,不过哥还真就喜欢这个调调,嘿嘿,熟透了的女人啊。”
  于是第二天所有人就又都知道了,市长大人又来东星商城了!而且还跟岳长河聊了很久!满心妒火的保安队长很想再使劲踩踩岳长河,可惜这一天岳长河休息不在,原本每天下午四点左右就都跑得没影的一众商城领导们,这一天也都靠到了晚上七点。
  只是很遗憾,这一天市长大人没有再来,不过这却不妨碍一众商城领导们每天晚下班几个小时。
  隔一天又轮到了岳长河白班,然后让岳长河再次没想到的是,我们的年轻女市长却又来了,这时却是连岳长河都不得不相信,女市长其实就是来找他的,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是来找他的!
  这一次却是中午过来的,直接找他一起吃饭,并且还不停的帮他夹菜,在商城几近人挤人的美食广场,两人一起吃饭还真就很难被人发现,于是岳长河这次就忍不住问了。
  “那个,甘……阿姨,”
  “你就称呼我‘甘’就行。”
  “嗯,好吧,甘,我说你是不是本来就认识我啊?你现在这样我都有点受宠若惊了。”
  “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就是好像本来就认识我,然后才故意来找的我,但这毫没道理,我不可能认识你的。”
  “王雨萍。”
  “哦,她……原来她……”
  “什么?”
  “她能现在还记得我,说明她还一直惦记着我,如果我没猜错,她现在应该还没结婚没对象吧,原来她……竟然懂了。”
  “懂了什么?”
  “呵呵,我们小时候的事,不说也罢。不过我却不想见她,你不要告诉她遇到我的事……”
  “我已经告诉她了,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想见她?”
  “我……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有些事情就算再怎么逃避,也终有需要去面对的一天。”
  “什么意思?”
  “等你准备好了就明白了。”
  从这一天开始,两人的“幽会”便成了常例,不过却再没有被岳长河商城的同事看到过,白天时两人只在吃饭时相遇,晚上时也只是见面随便聊几句,更多的则都是通过电话聊天。
  第十天。
  “你是不是根本没告诉王雨萍,不然她应该会来找我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修罗武神 天唐锦绣 元尊 十方武圣 我的超神时代 神秀之主 北国谍影 九星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