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1962章 老婆,欢迎回来 4
    宋季青和阿光一走,偌大的套房,只剩穆司爵一家三口。
  
      念念一进来就冲到许佑宁身边,趴在床边乖乖叫了一声:“妈妈~”
  
      小家伙的声音像山泉水一样甘甜清冽,沁入许佑宁心里,让许佑宁觉得比尝了蜂蜜还要甜。
  
      念念叫了一声妈妈觉得不够,凑过去,亲了亲许佑宁的脸颊,突然发现不对劲,指着许佑宁的嘴唇问:“妈妈,你这里怎么了?”
  
      许佑宁不自觉地抿了抿唇,脸上闪过一抹羞赧。
  
      她当然不能告诉小家伙,这是他爸爸咬的。
  
      再看穆司爵,身为“元凶”,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根本没有要替她解围的意思。
  
      许佑宁只能若无其事地告诉念念:“没事,是妈妈不小心把自己弄伤了。”
  
      念念心疼地在许佑宁的“伤口”上呼了一下,说:“这样就不痛了~”
  
      许佑宁心头一暖,摸了摸小家伙的脸:“别担心,妈妈不痛。”
  
      念念扬起一抹小天使的笑容,终于有时间顾及穆司爵了,转过头,眨眨眼睛问:“爸爸,你有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呀?”他参与策划了给爸爸惊喜啊,可是爸爸看见他,怎么好像没有反应呢?
  
      穆司爵说:“妈妈都告诉我了。”
  
      “……”念念一下子没劲了,扁了扁嘴巴,“好吧。”
  
      穆司爵还是决定给小家伙一些反应,蹲下来,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说:“我很高兴。”他指的不仅仅是念念给他惊喜的事情,还有许佑宁醒过来这件事。
  
      念念眼睛一亮,使劲点点头说:“我也是!”顿了顿,又说,“我已经打电话告诉所有叔叔和阿姨妈妈醒过来了!”
  
      穆司爵有些意外:“陆叔叔和沈叔叔他们,你都打了电话?”
  
      “嗯!”念念记起重点,强调道,“但是但是,我没有打给周奶奶。”
  
      小家伙提起周姨,许佑宁才想起两个老人,问她们身体怎么样。
  
      “唐阿姨身体很好,周姨也很好。”穆司爵示意许佑宁放心,“周姨一直在帮我照顾念念。”
  
      “周姨年纪也大了。”许佑宁一看念念就知道,照顾他可不是一件省心省力的事,说,“等我完全恢复,周姨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念念瞪大眼睛,似乎是在思考许佑宁这句话的意思。
  
      许佑宁看着小家伙,说:“念念,以后妈妈照顾你,好不好?”
  
      这当然好了!
  
      念念下意识就要点头,想了想,最终却摇头说:“妈妈,我已经长大了。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言下之意,许佑宁不用太辛苦照顾他。
  
      许佑宁深感诧异,看向穆司爵,想问穆司爵是怎么把小家伙教得这么懂事又可爱的。
  
      穆司爵不酸不凉地提醒许佑宁:“不要轻易相信他。”
  
      他们知道怎么哄念念,同样的,念念也知道怎么哄他们。
  
      穆司爵还记得小家伙每一次闯完祸,回来都信誓旦旦地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一再强调他以后一定会乖乖的。
  
      但是,下次有闯祸的机会,小家伙仍然不会放过。
  
      同理,他现在也只是哄哄许佑宁而已。
  
      念念也没有那么轻易就让穆司爵把自己的台拆了,一脸单纯真诚的看着许佑宁,说:“妈妈,我说的是真的!”
  
      许佑宁笑了笑:“妈妈相信你。”
  
      念念成就感爆棚,不忘冲着穆司爵做了个鬼脸。
  
      穆司爵看在许佑宁刚醒来的份上,不跟小家伙计较了。
  
      不一会,宋季青带着几名医生护士进来,说要带许佑宁去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穆司爵和宋季青当然都很配合,只有念念反应比较大。
  
      念念蹭蹭蹭跑到宋季青面前,仰着小脑袋问:“季青叔叔,我妈妈检查要多久?”
  
      “很快的。”宋季青保证道,“我一定用最快的速度把检查做完,把妈妈还给你。”
  
      念念又拉了拉宋季青的手,用神似大人的口吻叮嘱道,“季青叔叔,拜托你们要小心一点,不可以弄疼我妈妈哦~”
  
      “好,我记住了。”宋季青理解小家伙的心情,很有耐心地问,“再想想,还有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念念想了想,粲然一笑说:“季青叔叔辛苦了。”
  
      宋季青这下是彻底被小家伙取悦了,顺势骗小家伙亲了他一下,随后跟医生护士们带着许佑宁离开套房。
  
      穆司爵和念念也跟出去,把许佑宁送进检查室门口才停下脚步。
  
      念念一路上都在和许佑宁说话,进了检查室,许佑宁才有机会问起叶落。
  
      她没记错的话,宋季青和叶落是一对。
  
      “我跟落落挺好的。”宋季青一边说一边操作,唇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我刚刚发消息告诉她你醒了,她正赶回医院呢。”
  
      检查已经准备就绪,宋季青让许佑宁别说话了,趁接受检查的时候好好休息,消化一下她醒来后接收的消息。
  
      外面,穆司爵和念念没有走,坐在走廊边的沙发上,等着许佑宁做完检查。
  
      “咕咕——”
  
      坐了一会儿,念念的肚子很不合时宜地响了几下。
  
      穆司爵看了看小家伙,小家伙很不好意思地冲着他笑了笑。
  
      他起身,说:“我带你回去吃早餐。”
  
      念念伸出两只手,撒娇示意要穆司爵抱。
  
      穆司爵没办法,抱起小家伙走向电梯口。
  
      念念趴在穆司爵肩上,看着检查室紧闭的大门,说:“爸爸,妈妈真的醒了。”
  
      “真的。”穆司爵扬了扬唇角,确定地告诉小家伙,“以后,我们不用来医院看妈妈。妈妈会一直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念念欢呼了一声,大声宣布道:“爸爸,这是我最开心的一天!”
  
      穆司爵唇角笑意更深,说:“也是爸爸最开心的一天。”
  
      父子俩回到套房,一起吃早餐。
  
      粥和点心都已经凉了,念念还是吃得津津有味,还不忘要求穆司爵以后也要带他妈妈去尝尝这家餐厅的早点。
  
      穆司爵当然不会拒绝。
  
      吃完早餐,许佑宁的检查还没结束,穆司爵带着念念下去继续等,同时收到陆薄言的短信,说他们一会过来看许佑宁。
  
      穆司爵回复了陆薄言的消息,转而拨通周姨的电话。
  
      小家伙打电话告诉所有人许佑宁醒了,唯独漏了周姨,当然不是忘了周姨。
  
      他只是想让穆司爵亲口告诉周姨这个好消息。
  
      周姨年纪大了,起得很早,电话刚响她就接起来。
  
      “司爵,这么一大早,怎么了?”周姨关切地问,“念念在医院睡得怎么样?醒了吗?”
  
      “念念醒了。”穆司爵说。
  
      周姨意外地笑了笑,说太难得了。
  
      大周末的,小家伙居然不赖床,这实在很罕见。
  
      穆司爵接着说:“周姨,佑宁也醒了。”
  
      “……”
  
      沉默。
  
      震惊滋生的沉默,弥漫在这通电话之间。
  
      “司爵,”过了好久,周姨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传来,“你刚刚说什么?我好像听错了。”
  
      “周姨,你没有听错。”穆司爵肯定地告诉周姨,“佑宁真的醒了。”
  
      这下,周姨终于确定了。
  
      不是幻听,也不是幻觉,佑宁真的醒了。
  
      “佑宁醒了……”这一次,因为激动,周姨的声音微微有些失控,“司爵,什么时候的事情?是今天早上吗?”
  
      “嗯。”穆司爵把许佑宁的情况告诉周姨,让周姨别担心,接着说,“季青在帮佑宁做全面检查。”
  
      “我……我现在就去医院,我马上去医院!”
  
      “周姨,别着急。”穆司爵说,“佑宁的检查没那么快结束。你先吃早餐,我安排人回去接你。”
  
      “好。”周姨连连答应,“好。”
  
      穆司爵挂了电话,安排司机回去接周姨。
  
      最终,第一个到医院的反而是叶落。
  
      叶落打听到许佑宁在做检查,连包都来不及放就直接跑过来了,一出电梯看见穆司爵和念念,远远就喊:“穆老大,念念,佑宁检查结束了吗?”
  
      “还在检查。”穆司爵看了看时间,“应该快结束了。”
  
      叶落看着检查室白色的大门,喘了口气,带着几分激动说:“所以,佑宁真的醒了?”
  
      “嗯!”念念兴奋地告诉叶落,“叶落姐姐,我妈妈真的醒了!我还跟妈妈说话了呢!”
  
      叶落看着念念,忍不住笑出来。
  
      她不仅仅是替穆司爵和念念高兴,也替宋季青感到高兴。
  
      这四年,为了让许佑宁醒过来,宋季青付出了太多心血和精力,前几天甚至配合穆司爵演出了一场大戏。
  
      医疗团队的医生不停更换,宋季青身为主治医生,一坚持就是四年,也是唯一坚持下来的医生。
  
      这四年里,宋季青承受了多少期待和压力、在多少个夜里辗转不眠、查阅了多少文献资料,只有叶落最清楚。
  
      今天,他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他们团队的努力也终于有了结果。
  
      他们都可以放下心头的大石了。
  
      念念看着叶落,说:“叶落姐姐,我跟我爸爸也很高兴。”
  
      叶落抱起念念亲了一口,伸出手,小家伙很默契地跟她击了一掌。
  
      这个世界,真美好。
  
      这一刻,叶落只有这一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