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菜刀通天 > 第八百零六章 拍卖金鎏道丹
    因为此前,倪算求已经扫过了此次拍卖大会的清单一眼,除了那一枚对分念境五重修士,冲击到金丹境有大用的金鎏道丹,对自己还有大用,其他宝物之中,就只有一个足以容纳十个纳宝囊空间大小的高级纳宝囊,对他自己还有些用处。顶点X23US
  
      至于其他的那些个宝物,除了会有几颗四级以上的妖兽虫卵会有出售,剩余的,就基本上只剩下了,倪算求给七星斋店铺的那些妖兽尸身和法器、丹药,所以此次拍卖大会,也差不多成了倪算求的个人展销会,倪算求自然也无须多费力气,去关心自己的那些拍卖宝物的流向。
  
      “十三万一千五百颗下品灵石!”
  
      “十三万两千下品灵石。”
  
      “十三万四千!”
  
      “十三万四千五百!”
  
      “……”
  
      很快,在一连串气势高昂,一浪盖过一浪的叫拍声过后,倪算求的第一件拍品,三颗神元宝丹的其中一颗,最终以十三万五千六百的吉利数字,卖给了一位来自对面的两层阁楼包厢之中,一名声音听上去较为沙哑的年长修士。
  
      随即,也没有过一盏茶的时间,倪算求的此间豪华包厢之中,就进来了一名身材看上去比较消瘦,并且头上还顶着一个鸟窝头的周天境一重的店员,将此次拍品的所得,所有灵石,全都送到了倪算求的面前。
  
      “前辈,这是第一件宝物的灵石所得,除去我们七星斋扣除的那百分之五的手续费用,前辈您这里还有十二万八千八百二十颗下品灵石的灵石收入,还请前辈您清点一下。”鸟窝头店员修士,手中托举着一个红木托盘,上面整整齐齐的放置着三大袋,存放着各种灵石的黑色灵石袋。
  
      “嗯,你叫田华是吧?这些个灵石你先放下,你自行收取十五颗下品灵石,作为你今日的跑腿赏金。还有,我也不跟你多说,一会你可能还会过来我这,接下来,你只需报一下我所拍卖的那些宝物的最终收入,然后将所送的那些灵石放下,自行出去便是。”只见,倪算求手中拿着一个白色的灵果,正在慢条斯理的削着果皮,头也不抬的对着此名七星斋店员,说出了这么一句。
  
      “这……?”一时间,那名鸟窝头店员有点踌躇了起来,似乎想要询问,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讳。
  
      但是随即,此名鸟窝头店员嘴巴动了一动,却是立马又极为恭敬的躬了躬身,放下了手中的灵石,说了一句感谢之语,便低着头,吭都不敢多吭一声的,倒退着走出了此间的顶级包厢。
  
      显然,倪算求自是知晓此名修士的来历,但是那名名叫田华的鸟窝头店员,却是不知道倪算求到底是谁。因为今日倪算求前来此处七星伴月楼之前,已经重新对自己进行了一番乔装打扮,将自己幻化成了一名头发花白,一名成名已久的重剑剑修的老者模样,再加上,此刻倪算求给人的气势,是极其的冷傲、孤僻,所以,此名此刻看上去已然成熟了许多的七星斋鸟窝头店员,就更是不敢有任何怠慢的,直接恭敬的离开了此处的阁楼包厢。
  
      很快,果如倪算求所言,随着一件件此处星月城的修士,都不曾见过的高级妖兽尸身,不停的拍出,倪算求此处顶级包厢的房门被此名鸟窝头店员,一次又一次敲开、关闭,倪算求的面前那张宽大的红色茶几之上,也一下子一袋一袋,整整齐齐堆满了沉甸甸的,二三十袋的黑色灵石袋。
  
      只见此时的倪算求,也不急于收取,茶几之上所堆放的那些近两百万颗下品灵石的灵石,只是自顾自的站在那道淡绿色的光幕之前,有些悠然自得的喝着茶水,看着窗外,等待着那颗,对他自己也有大用的金鎏道丹。
  
      金鎏道丹,在此次拍卖大会的拍品清单之中排在倒数第二个位次,而排在末尾第三位的,却是倪算求此次所拍之物的最后一颗天级灵药神元宝丹,至于那株天级灵药紫狐花,那七星斋大掌柜自是将之放在最后一位,作为此次拍卖大会的压轴之用。
  
      “十八万八千八百!”
  
      如此,约么过了有大半个时辰,在一声老的不能再老的苍老修士的声音过后,倪算求的最后一枚拍出的神元宝丹,最终以十八万八千八百的,超出起拍价三倍以上的巨高灵石价位,拍卖给了此名声音听上去,极为苍老的三楼中间包厢之内的那名老者。
  
      以倪算求的估计,此名老者修士,应该就是此次前来星月城,两名金丹境一重的散修老怪之中的其中一位。
  
      “星芒,你有没有打听清楚,那三楼包厢之内的那两个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头?”
  
      此时,倪算求对面的那个二层阁楼包厢的正中,有一名留着山羊胡,面相看上去差不多有四五十岁年纪的宗门老者,正一脸阴沉的对着身后的一名白衣宗门精英弟子,沙哑的问道。
  
      显然,之前的那两颗天级丹药神元宝丹,一下被别的修士直接拍走,已经令此名山羊胡的宗门长老,十分的不悦。
  
      “回大长老,此事弟子我已经打听清楚,那之前拍下那两颗神元宝丹的买主,应该就是从别的城池,新来我们星月城,参加此次拍卖大会的那两名金丹境散修老怪,好像是叫雨夜真人和业火真人。”对面的那个包厢之中,那名名叫星芒的白衣宗门精英弟子,立马低头上前,拱着手轻声回道。
  
      随即,此名李姓长老瞬间又双目一眯,脸上阴晴不定的沉吟了许久,这才又自言自语般开口呢喃道:“雨夜真人,业火真人?原来是这两个鬼哭夜城的金丹境一重的散修老不死!哼,真是想不到,都过了一两百年,这两个老怪都还在人间,而且还如此不远千里,从神君大陆的中部鬼哭夜城前来此处星月城,跟我抢夺那两颗天级灵药神元宝丹,看来,今日的那一朵紫狐花的竞拍,那两个散修老怪,也定然要与我争夺一番了?”
  
      “额……,李大长老,恐怕今日想要参与竞拍取那朵紫狐花灵药的,还不止那两个金丹境的散修老怪,要是弟子所听的不错,那对面二楼包厢之内的欧阳长老,好像也有意要竞拍那株天级灵药紫狐花。还有,之前所交易的那头六级高阶妖兽火羽云鹤和鬼王鸦,现在也差不多都落入了那欧阳长老的手中,大长老,弟子我要不要派人过去……?”白衣年轻宗门弟子,略微的一咬牙,就立马又开口说出了这么几句话。
  
      显然,那名一旁站立着的白衣年轻宗门精英弟子,就是此名李姓山羊胡大长老的心腹,对着他说了这么一句之后,耳语了几声之后,此名李姓长老就立马极其暴怒一般的拍了怕面前的茶几,说了一句“他敢”,就又立马眉头紧锁的站了起来。
  
      很显然,此名倪算求现在也猜测的差不多的,留着山羊胡,声音有些沙哑的李姓长老,就是此次倪算求要刻着结交的紫星门大长老李天河,而他口中所说的那名欧阳长老,自然就是那个曾经联合了海牧帮,侵吞了明月宗家业的欧阳千秋。
  
      “下面是此次拍卖大会最后第二件拍品,金鎏道丹!此丹药,乃是一味位列地级高阶的灵药,对分念境修士冲击到金丹境会有大用,底价二十二万下品灵石!”
  
      很快,随着此名身材火辣的长腿女修,这么一声字正腔圆的叫卖之声,那七星伴月楼的大厅中央,就有一名年轻店员修士,手里托举着一个放置有一个白玉宝匣的红木托盘,从后方的内室之中,一下站了出来。
  
      而只是此名年轻店员这么一站,在场的所有修士的目光,全都锁定在了那个,放置有一颗只有荔枝般大小的金色丹药之上。
  
      “二十五万颗下品灵石!”
  
      只见那名女修的话音刚落,底下大厅人群之中,就有一名身披狼皮大氅的粗犷修士,便直接高举起了右手,直接将此枚丹药的价格,一下提高了三万颗下品灵石,瞬间,就直接点燃了场内修士的火爆拍卖气氛。
  
      “二十五万五千。”随即,倪算求的左边不远的包厢之内,也立马传出了一声略显慵懒的喊叫之声。
  
      “二十八万!”对面二层阁楼正中的那间包厢,也立马传出了这么一声竞拍。
  
      “二十九万颗下品灵石。”对面的二楼左侧包厢之内,居然还传出了这么一声较为好听的女修声音。
  
      “三十万颗下品灵石。”底下大厅之中,那名身披着狼皮大氅的粗犷修士,继续面不改色。
  
      “三十五万颗下品灵石。”这边的左侧包厢之中,又是传出了那种慵懒之声,倪算求已经确定,此人正是那紫星门的新贵欧阳千秋。
  
      “哼,怎么回事,那个欧阳长老,今天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听到那一声慵懒的声音,倪算求正对面的那间包厢之内,李天河好像有点沉不住气的叫骂了起来。
  
      “五十万颗下品灵石!”
  
      忽然之间,不等李天河有什么反应,倪算求就直接鼓足了力气,冲着底下大厅正中的所有修士,毫无预兆的直接高声呼喊起了这么一句。
  
      一时间,被倪算求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声高喊,整个七星伴月楼的大堂,就直接一片寂静,无数的修士,全都把目光投向了倪算求的这方。
  
      显然,那些大厅之中的普通修士,自是看不到倪算求的面目,但是,这一口价就直接加价十五万颗下品灵石的举动,也的确是震撼到了他们。
  
      立时,很多修士的心中全都是一片问号,因为这整场无比激烈的拍卖大会下来,持续到现在,他们这些修士,可只是听到倪算求的这处包厢之内,只叫拍过一件宝物,那就是那件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高阶纳宝囊,所以,倪算求此言一出,立时就是声惊八方,整幢七星伴月楼,自是一片寂静,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