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尊上 > 第2202章 白骨老魔
古清风先前听大行癫僧提起过血河老祖,说是这血河老祖是魔道的一位传奇霸主,好像以前没有入魔之前还是某个洞天的弟子,不仅如此,听说还是九天的大帝,后来为了一个女人坠入魔道,曾经在大荒掀起腥风血雨,杀的昏天暗地,诸天万界血流WwΔW.『kge『ge.La
  
  这便是赫赫有名的一念成魔,血流成河的传说。
  
  古清风以前并没有听过这个传说,也不知九幽还有血河老祖这么一号魔皇。
  
  从大行癫僧那里听到血河老祖的传说之后,别说,他对血河老祖还挺感兴趣,如果有机会的话也想结交结交,因为他当年也为一个女人做过类似的事情,虽不是入魔,却也相差无几,琢磨着那位血河老祖应该和自己一样也是一位性情中人。
  
  旁边。
  
  大行癫僧抬头瞧了瞧四周,低声说道:“古小子,知道吗?老衲琢磨着就算浮生豁出去想要抹杀三眼魔君,他也未必有这个本事。”
  
  “这话怎么说?”
  
  “老衲先前不是跟你说过嘛,血河老祖也来到了荒古黑洞。”
  
  瞧着大行癫僧向四周撇了撇嘴,古清风会意,道:“你是说血河老祖也在这里?”
  
  “血河老祖在不在这里,老衲不知道,但一定在荒古黑洞,而且老衲敢肯定,一定会有人出面为三眼魔君求情,就算不是血河老祖,也一定是血河老祖身边的高手。”
  
  大行癫僧的话刚说完,当空中就传来一道声音。
  
  “浮生帝君不愧是天选一般的存在,当真是叫人大开眼界,佩服佩服!老朽佩服至极!”
  
  声音很苍老,也颇为沙哑,众人寻声张望过去,发现天际间有一位老者正御空而来。
  
  老者白发苍苍,穿着一件灰白色的长跑,骨瘦嶙峋的样子看起来瘦的就像皮包骨头,他拄着一根白骨权杖,慢悠悠的走来,脚下缩地成尺,眨眼而至。
  
  “他娘的!这个老东西怎么来了!”
  
  见到这位拄着白骨权杖的老者,大行癫僧大骂了一声,像是很吃惊的样子。
  
  “你认识这老头儿?”
  
  “这是九幽的一位老魔头,人称白骨老魔,这老东西可是厉害的紧啊。”
  
  “白骨老魔?”
  
  古清风揉着下巴思索着,他觉得白骨老魔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过,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场内。
  
  白骨老魔出现之后,并没有看瘫在地上已然昏死过去的三眼魔君,而且也没有理会浮生帝君,令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是,他竟然走过去,拱手俯身向古清风行了一个礼。
  
  “老朽白风拜见九幽帝尊。”
  
  没有人会想到白骨老魔会突然向古清风行礼,东岳大帝等人没有想到,大行癫僧也没有想到,就连古清风自己也没有想到。
  
  古清风依旧斜着身子依靠着那块大石头,他眯缝着眼睛上下瞧了瞧白骨老魔,问道:“咱们认识?”
  
  “老朽与帝尊从不相识。”
  
  “既不相识,你这是为何……”
  
  “老朽身为九幽之魔,理应拜见九幽帝尊。”
  
  闻言,古清风顿感哑然,道:“我早已不是九幽的帝尊。”
  
  “至少曾经是,而且老朽相信帝尊以后也会是……”
  
  白骨老魔这句话说的就有点蹊跷了,而且这句话所代表的意义恐怕也没有那么简单。
  
  古清风可不相信这白骨老魔,仅仅因为他是九幽之魔,又因为自己以前问鼎过九幽大帝,所以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拜见自己,他这一拜给古清风的感觉并不是拜给自己看的,更像是拜给其他人看的。
  
  只是背后所代表的意义,古清风一下子也想不明白。
  
  “白骨老魔。”这时,大行癫僧笑着说道:“你可还记得老衲?”
  
  “活佛大行,老朽又怎能不记得。”
  
  “哟呵,记性不错啊,这么多年过去,想不到你还记得老衲。”
  
  大行癫僧从大石头上跳下来,手里握着大慈大悲扇,笑道:“怎么着,你冷不丁的突然冒出来是几个意思?你这是打哪来的啊?”
  
  “从该来地方而来。”
  
  “为了三眼魔君这个兔崽子?”
  
  “正是。”
  
  “我说白骨老魔,如果你此次而来是为救三眼魔君的话,老衲劝你从哪来回哪去吧,三眼这个兔崽子自不量力还不知好歹的要抢人家弟子的七彩莲花,甚至还出手打伤了水镜娘娘,水镜娘娘是谁,那可是浮生的师父,你觉得人家浮生帝君会放过他吗?”
  
  不等白骨老魔回话,大行癫僧又大声嚷嚷道:“再则说了,今儿个就算浮生那小子肯放三眼魔君一马,东岳大帝还有净衣菩萨,紫霞仙境、楼兰福地这些前辈也不肯啊。”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这些人都肯,老衲也绝对不肯,三眼这个兔崽子在今古时代作恶多端,老衲早就想宰了这个小王八蛋。”
  
  “实话告诉你白骨老魔,今儿个甭说是你,即便是血河老祖亲自到来,老衲也不会给面子。”
  
  “三眼这个兔崽子在今古时代屠灭了四十多个世界亿万生灵,诸天万界人人得而诛之,今儿个谁若放走三眼,就是与妖魔同污,天地不容!”
  
  说罢,大行癫僧还特意看向东岳大帝等人,问道:“诸位大帝爷,你们说老衲说的对不对?相信诸位也都赞同老衲说的话,不会放走三眼魔君吧?”
  
  场内不管是东岳大帝、还是净衣菩萨还是灵隐公皆是面色阴沉,谁也没有回应,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个问题。
  
  本来此次随着浮生帝君的出现,纵然他们不想,也不得不放弃争夺七彩莲花,他们自知根本不是浮生帝君的对手。
  
  想着如果能借助浮生帝君之手抹杀三眼魔君也算没有白来一趟。
  
  倒不是他们想为民除害,而是他们都知道血河老祖既然将九幽幡传给了三眼魔君,那么三眼魔君已是血河老祖的弟子,如若浮生帝君出手抹杀三眼魔君的话,那么必然会惹怒血河老祖,到时候浮生帝君与血河老祖开战的话,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难得的好事,尤其是在荒古黑洞这么一个即将诞生先机的地方,如若浮生帝君与血河老祖两败俱伤,他们就会少两个竞争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