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84.机密信息
    钻石仓库不是藏着钻石的仓库,而是对有价值仓库的特指。
  
      汉斯这段时间拿下了多少优质仓库、赚了多少钱,酒吧里每个人都清楚。
  
      那么在这样前提下,他还将某个仓库称为钻石仓库,可以想象仓库多么有价值!
  
      周围突然变得安静,这种反常的情景让汉斯清醒了一些。
  
      他慌张的看了看身边的人,挠挠头嘟囔道:“钻石仓库?哪有钻石仓库?该死的我刚才做梦了,我喝醉了,我要走了……”
  
      一边说,他一边踉踉跄跄的往外走去。
  
      狗尾巴雷金纳德上去热情的扶住他,拉回来说道:“不不不,福老大,喝醉了的人是不会认为自己喝醉的,你的酒量我们清楚。”
  
      汉斯骄傲的梗着脖子道:“当然,老子当然踏马的没醉!老子要去干娘们!苏维埃的铁棒要惩罚全世界的娘们!”
  
      “现在天色还早,来,福老大继续喝,待会我给你介绍个好妞,真正的苏维埃婊砸,胸大的跟排球一样,真过瘾!”
  
      旁边一个大汉将啤酒递给汉斯,又有人推开了啤酒换成了一杯威士忌。
  
      汉斯拿到手看也没看直接灌进了嘴里。
  
      后面还有人将酒推过来,他来者不拒,就跟喝水一样往肚子里灌。
  
      很快,他受不了了,又是一杯威士忌下肚,他转身抱着狗尾巴雷金纳德‘哇’的一声就喷了起来。
  
      “法克!”雷金纳德愤怒的大叫。
  
      结果他不张嘴还好,张开嘴后一些浑浊东西被喷进嘴里。
  
      柜台里的酒保面色一变,险些吐出来。
  
      旁边一群捡宝人也开始胃蠕动了,他们同情的看着雷金纳德,然后蠢蠢欲动,准备套汉斯的消息。
  
      雷金纳德气急败坏,他想骂人却不敢开口,想推开汉斯去清洗嘴巴却又推不动,只能在那里痛苦的干呕。
  
      吐完之后,汉斯推开雷金纳德,踉踉跄跄往外走去。
  
      “我要干死你全家!”狗尾巴先生终于可以开口泄了。
  
      但没人在意他,几个人争先恐后上去扶住福老大关心的说道:“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去?”
  
      “福老大肯定是要去查看一下钻石仓库,对吧?”
  
      “福老大小心,这里有张椅子别撞上去。”
  
      汉斯摆摆手道:“钻石、呃钻石仓库,呃,周、周六才会拍,不不不踏马着急,我要、要干娘们!干迪安娜!迪安娜!”
  
      “钻石仓库里有什么?给我们开开眼界?”黑杰克说道。
  
      汉斯痴痴的笑道:“太棒了,仓库太棒了,我我我要呃,要呃,财了!李的同胞,呃呃,中国人有有有、有钱啊!中国瓷!”
  
      听到这话,周围人群沸腾了,倾听的几个人激动的讨论起来:
  
      “雪特,真的假的?中国瓷?”
  
      “旗杆市没有出过中国瓷,我有点不信!”
  
      “我也不信,不过万一是真的呢?我们听听没错!”
  
      汉斯后面咕哝起来,说的话乱七八糟,但捡宝人们拼凑了一下,大概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之前跑路的弗拉格斯塔夫美国学院有一位股东是华人,他将骗来的钱都投资了中国的古董,然后藏在了本地一家仓库公司。
  
      结果现在这家野鸡大学被查,股东们跑路,仓库原主人的家人在旧金山,他们不知道仓库的价值,想拿出来拍卖掉换成钱。
  
      李杜通过华人这层关系,想办法搞到了仓库的大概情况,他们打算在这次拍卖中大赚一笔。
  
      除了这些消息,汉斯不再多说,只是嚷嚷着要去找迪安娜。
  
      迪安娜是红灯区里很有名的姑娘,漂亮性感温柔还活好,这些捡宝人赚到钱都会去找她爽一把。
  
      于是等到汉斯离开,黑杰克等几个人商量了一下,便打电话给了迪安娜,吩咐她想办法从汉斯口中套到点消息。
  
      当然,给迪安娜打电话的不只有他们……
  
      之后两天的旗杆市天气晴朗,可是捡宝人的天空却阴云密布,大家都在紧张的淘换信息。
  
      汉斯在六号晚上去酒吧醉过一场之后,七号连门没出,邻居们都看到他和华人伙伴吵架了。
  
      八号举行拍卖活动的只有史密斯仓库公司一家,捡宝人们轻易得到了这消息。
  
      又有人联系仓库公司的管理员得到了另一个消息,那就是这次拍卖的仓库委托者是一个带着孩子的华人妇女。
  
      从迪安娜处也流传出了一些信息,‘仓库里面有几件中国瓷’、‘有几套红木家具’、‘有的仓库用书本做掩护’、‘值钱东西被棉布泡沫箱子保护了起来’……
  
      转过一天,史密斯仓库公司开始拍卖,一共四个仓库列上了清单。
  
      这一天从大早,仓库公司就挤满了捡宝人,几乎整个旗杆市从事仓储拍卖的人都到场了。
  
      李杜和汉斯到来后,脸色迅阴沉下来。
  
      然后,又有人在上厕所的时候听到了两人在吵架的声音:
  
      “……以后你再喝酒杀了你!你害死了我们!”“法克,我不知道怎么流传出去的消息,不是我……”
  
      早上九点钟,戴着牛仔帽的老拍卖师慢慢的走了出来,看到他一些捡宝人亟不可待的喊了起来:
  
      “走快点,老亨弗里斯,快开始拍卖吧。”
  
      “你今天要赚到钱了老伙计,该死的你肯定知道怎么回事。”
  
      “一群蠢货,别轻信这些信息,这很可能是假消息!”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来?假消息有什么值得来看的?”
  
      老拍卖师亨弗里斯举起手快说道:“都闭嘴听我说现在拍卖会正式开始我要打开门了但是大家看到了人太多了所以四个人一组来排队进行吧!”
  
      汉斯和李杜站在人群中央,表情依然阴沉。
  
      分到和他们两人在一组的男子笑道:“开心点,伙计,待会你们会有大收获的。”
  
      “闭嘴查尔顿,你不开口我们不会把你当长颈鹿。”汉斯恶狠狠的对男子说道。
  
      长颈鹿是动物中的哑巴,它们一生都不能从嘴巴出声音。
  
      仓库打开,门口摞着几个箱子,箱子里摆放着整齐的书本,再往里则是一些掩盖起来的木架子。
  
      “该死的,真的是一些书挡在门口!”
  
      “别说话仔细看,那个木架子上放着的是什么?还是书?”
  
      “不,那是一幅画,中国画!”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用手电筒使劲往里探照,恨不得将每个角落都看的清清楚楚。
  
      参观结束,老拍卖师深吸一口气开始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