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85.红木和中国瓷
    “显然大家对这个仓库都很感兴趣那么起拍价是两百块两百块两百块……”
  
      这个价格在仓库起拍价中属于中等偏下的水准,听了报价雷金纳德皱起眉头对身边的人说道:“起点这么低?”
  
      “要么老头还不知道这仓库的价值,要么就是仓库公司觉得这仓库价值不大,我觉得后者可能更大,这真是个钻石仓库吗?”
  
      好几个人盯着李杜和汉斯,他们并没有完全信任汉斯的话。
  
      不过总归有人愿意冒险,还有些人没什么脑子,他们甚至不知道这些消息是汉斯传出去的,只知道自己得到的消息很精准:有书籍遮挡,有棉布保护,有中国画……
  
      因此价格一出来,立马有人开始跟价:“我,我,我!两百块这里!”
  
      “两千块!”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白人大声说道。
  
      竞价直接提升十倍,众人吃惊一起看去,李杜一看,这人昂着头眼睛朝着天空给人一个下巴,不是翻天眼是谁?
  
      “不愧是十万俱乐部的家伙,真是踏马的有钱又敢叫价!”汉斯说道,“我们怎么办?今天看来赚不到钱了,该死!”
  
      “还不是因为你,以后管住你那张蘸了马尿就乱喷的嘴!!”
  
      李杜愤怒的说了这句话,然后不动声色的穿过人群看向一个青年,点点头又摸摸嘴巴。
  
      他做完这动作,青年立马举起手喊道:“我我我,两千一百块。”
  
      周围一直有人密切关注李杜,看到他的小动作,这些人立马跟搭档咬起了耳朵。
  
      看到他涨价,翻天眼哼了哼,举起手又喊道:“两千五百块!”
  
      拍卖师大喜,喊道:“这里价格到了两千五百块两千五百块去那么两千六百块两千六百块有人吗?”
  
      “ok!”一个红头的中年妇女也跟价了。
  
      更多的人开始跟价:“老亨弗里斯,三千块!”
  
      “很好三千三千三千……”拍卖师喊道。
  
      但他的话没有说完,立马有人打断了:“三千五百块!”
  
      “那三千五百……”
  
      “五千块!”再度有人打断他的话。
  
      见此,拍卖师乐了,他索性不说话了,任凭捡宝人们自己来抬价。
  
      李杜摸了摸下巴,一个青年高声道:“五千五百块!”
  
      注意着他的一行人开始动手了:“六千块!”
  
      “六千五百块!”
  
      “……”
  
      “一万块!”
  
      “……两万块!”
  
      连续抬价后,价格迅攀升到了两万块,最终李杜一番考虑后使劲点头,青年喊道:“两万一千块!”
  
      仓库到了两万这个价格,就是到了分水岭,大家需要好好考虑一下,再去考察一下,然后仔细思索才敢出价。
  
      可是青年毫不犹豫的报价,而这会气氛火热又混乱,一直关注李杜和汉斯的人死咬着他的报价:“两万两千块!”
  
      见此,李杜铁青着脸摇摇头向后走去,汉斯垂头丧气的骂了一句:“都去抢狗屎吃吧,我帮你们找个化粪池!”
  
      两人的退出没有让竞价行动降温,疯狂的报价还在继续:
  
      “看我这里,两万三千块!”
  
      “……”
  
      “今天老子一定要拿下它,三万块!”
  
      “……”
  
      “法克,跟我翻天眼抢仓库?五万块!”
  
      翻天眼安德鲁吐掉口香糖,一脸霸气。
  
      拍卖师亨弗里斯都要激动的昏过去,他有预感,今天的仓库收入能抵得上他干一个月的活。
  
      安德鲁的报价有点高,火热的气氛开始冷却,大家彼此对视,都在犹豫起来。
  
      看到这一幕,李杜冷笑道:“雪特,你们美国人很缺乏亮剑精神哪。”
  
      “这些家伙都不傻,傻子已经被淘汰出局了。”汉斯说道。
  
      不过商场如战场,还是有人愿意冒险,狗尾巴雷金纳德咬着牙道:“55ooo块!”
  
      “法克,狗尾巴你真是厉害了!”安德鲁冷笑道。
  
      雷金纳德不看他,只是贪婪的盯着仓库。
  
      他离开仓储拍卖有段时间了,实在需要打一场漂亮的胜仗。
  
      上次他设计了李杜汉斯与安德鲁的较量,本来那是个机会,可惜他还是被李杜给骗了,失去了那个机会。
  
      这次,雷金纳德不想再错过重振旗鼓的机会!
  
      对于仓库的价值,每个捡宝人心里都有自己的衡量,都有一个底价,出这个价格,无论如何都不能跟了。
  
      这是大家用金钱和泪水总结出来的黄金定律,安德鲁是十万俱乐部的老捡宝人,自然对此深有感触。
  
      五万块就是他的底价,雷金纳德报价之后他阴沉着脸退了出去。
  
      其他人更没有跟价的了,拍卖师喊道:“55ooo块55ooo块55ooo块的价格已经到了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那么还有人报价吗56ooo块有人吗?”
  
      有人摇头,有人耸肩,还有人往后退,这是价格极限了。
  
      拍卖师亨弗里斯喊道:“55ooo块第一次!55ooo块第二次!55ooo块第三次!成交,这个仓库属于你了!”
  
      他一把拉住雷金纳德,似乎生怕他跑了。
  
      雷金纳德表情激动又紧张,他很清楚这是个赌局,赢了自己将翻身甚至一飞冲天进入十万俱乐部,输了那他就惨了。
  
      他锁上这个仓库,大家开始前往第二个仓库。
  
      老亨弗里斯打开锁将仓库门拉起来,说道:“来吧各位伙计排好队还是四个人一组仔细看看寻找里面的宝贝!”
  
      这个仓库里面收拾的很整齐,摆放着一套套用棉布包裹着的家具,里面有柜子、有橱子、有桌子椅子等等。
  
      所有家具都是中式风格,雕龙刻凤、云纹水线,样式古朴,造型美观。
  
      棉布没有盖住家具的每个角落,露出来的部分有的是纹理顺直的枣红色,有的是带着小裂纹的漆黑色,有的是纹理呈雨线状的赤黄色。
  
      “这是红木家具!看,那是中国人的太师椅!”
  
      “黑色的是乌木,赤黄色的好像叫做黄花梨木?”
  
      “中国人的红木家具!或许还是古董,拿下它!”
  
      参观结束,亨弗里斯给出了一千块的底价。
  
      这次底价更高,大家的竞争热情更大,几分钟后就到了两万块。
  
      到了这个价格,只得到了两次报价机会的李杜和汉斯摇着头退出人群。
  
      红木家具的价值可能比不上中国瓷,但它更容易辨认,更容易确定价值,投资的风险更小。
  
      所以,红木家具仓库的拍卖竞价更激烈,最终成交价还要高于中国瓷仓库,价格是八万五千块。
  
      第三个仓库打开,捡宝人们一窝蜂的凑过去一看,顿时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