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87.谢谢叔叔
    第四个仓库打开,又是一堆红木制品。』
  
      这次不是家具了,而是贴墙安放了两个紫黑色的大木架,架子上摆放着很多小件木雕,比如盆栽木雕、餐具木雕、小人小动物木雕等等。
  
      和木架一样,木雕颜色大多紫黑,有一小部分是棕黄色或者红棕色。
  
      看到这些木雕,捡宝人们又懵了一下:还有红木仓库?!
  
      自从仓库门打开,他们就能嗅到一股复杂的香味。
  
      这味道以木料香气为主,轻轻嗅略带酸辣,仔细嗅则能分辨出其中有檀香味、清新的酸香味,混杂在一起颇为古怪。
  
      李杜拿着手电仔细在里面打量,然后低声问汉斯:“这也是你搞的?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里好像真的全是红木制品!”
  
      汉斯贼眉鼠眼的笑了笑,同样小声道:“搞得不赖吧?我特意让老凯文帮忙找了红木味道喷剂,老挝红酸枝、越南黄花梨、安达曼紫檀等等,混合使用,效果更佳。”
  
      李杜拍拍他的肩膀,好家伙,干得漂亮。
  
      两人一边打量一边低声交谈,人群也在交谈。
  
      嗅到香味之后,有人看向拍下红木仓库的光头中年人:“秃子巴克,你那个仓库里的红木比这里要多,我记得怎么没有香味?”
  
      巴克脸色难看的好像是便秘了七天,他说道:“刚才我闻过了,那里也有香味,这个仓库的香味太重了,这有问题!”
  
      李杜也觉得香味太重了,如果现场有接触过红木的木材从业者,肯定能现问题。
  
      可是这里哪有木材从业者?红木家具在加州、纽约州等富庶之地才能看到,旗杆市这种鸟不拉屎的小城市很少出现,捡宝人们只听说过没经历过。
  
      所以,这种清晰的香味反而更增加了仓库的可靠性。
  
      拍卖师亨弗里斯举起手报价:“依然是两千块两千块两千块有没有人愿意接受这个价格请快点举手站到我能看到的地方……”
  
      “有!”李杜第一次抢先举手了。
  
      亨弗里斯点点头指向他:“很好我看到你了伙计你接受了两千块那么我接下来要两千五百块两千五百块……”
  
      “这里!”阿卡洛-贝尼戴托招了招手。
  
      他看起来对这个仓库也很感兴趣,刚才看过之后就放开了一直拥抱着的窈窕美人。
  
      阿卡洛-贝尼戴托报价,安德鲁立马跟价:“一万块!”
  
      “好家伙!”
  
      “十万俱乐部的人就是豪气,该死的,我什么时候也能这样?”
  
      “完了,今天就是来看热闹的,我们带的钱不够。”
  
      阿卡洛-贝尼戴托玩味的看着安德鲁道:“嘿,翻天眼,你跟着我跟的够紧,怎么,什么时候喜欢男人了?”
  
      “伐柯有!”安德鲁冷冷的对他竖起中指。
  
      拍卖师报价,李杜举起手道:“一万一千块,有!”
  
      “一万两千块!”
  
      “这里,老亨弗,一万三千块!”
  
      “我还没有开始花钱呢,两万块!看我这里,是的,两万块伙计!”
  
      听到这个报价,李杜立马摇头往后走,目前为止四个仓库,他都是到了两万块就退出。
  
      花花公子犹豫了一下,重新回去看了看仓库,回来跟了一个两万四千块。
  
      安德鲁立马提价到了两万五千块,见此花花公子搂着美女也退出人群,对安德鲁喊道:“行了,蠢货,你拿到了!”
  
      上一个红木仓库报价到了七万多块,这个仓库看起来要真实的多,可是安德鲁报了两万五千块后,却没人敢出价了。
  
      先前竞价是因为李杜和花花公子、安德鲁这三个大拿都出价了,大家对仓库下意识充满信心。
  
      随着李杜和花花公子退出竞价,而安德鲁出价显然是为了压制花花公子一头,也就是说他们分析了出来:
  
      三位大拿都觉得这仓库价值不大!
  
      而且捡宝人们已经隐隐约约意识到,这四个仓库都有问题,这次的仓储拍卖是一个陷阱,他们被人当做了猎物!
  
      两万五千块成了最终成交价,这比第二个红木仓库便宜多了,可是安德鲁脸色难看的可怕。
  
      他能成为十万俱乐部成员自有他的独到之处,他比其他捡宝人更清楚,自己今天亏惨了!
  
      第五个仓库打开,这次里面既有红木还有陶瓷,塞得满满当当,一看就知道这假的不能再假了!
  
      “雪特,你怎么在里面放了这么多东西?”李杜回头瞪了汉斯一眼。
  
      汉斯讪笑道:“我买的多了,本来预定是六个仓库,最后有一个没谈妥,我又不想浪费,于是就都塞进了最后这个仓库。”
  
      说到这里他给自己辩解了一句:“节俭是美德,这可是你们华人的优秀品质。”
  
      话音落下,他就离开了拍卖现场,有人问他去哪里,他耸耸肩没说话,加快脚步离开。
  
      注意到他行踪的人不多,因为人群这会很乱。
  
      看到仓库的时候,雷金纳德、兰比斯等人都是眼前一黑,后者直接瘫倒在地,他的两个黑大汉手下赶紧手忙脚乱托起他来。
  
      这明摆着是骗局,捡宝人们连看都不去看了。
  
      但李杜看的很认真,看完之后拍卖师报价:“两千块两千块两千块这个仓库的起拍价依然是两千块……”
  
      “去你的吧亨弗里斯,你当我们是蠢驴吗?”
  
      “老子一定要查出是谁在捣鬼!我要杀了他!”
  
      “幸亏我带的钱不多没有去竞拍,谁还会出价呢?这绝对是假货!”
  
      人群里的声音沸沸扬扬,李杜毫不理会,举起手道:“我!”
  
      拍卖师高兴的指着他说道:“很好两千块两千块两千块达成那么接下来是两千五百块两千五百块……”
  
      没有人报价,人群里竖起一堆中指,仿佛是仓库公司里长出了一片竹笋。
  
      成交价就是两千块,李杜和拍卖师握手,然后挂上了他们的锁。
  
      黑杰克惊愕道:“嗨,李,里面那是些假货,绝对是假货!”
  
      李杜更是惊愕:“你怎么知道?!你知道这些仓库是怎么回事?”
  
      一堆捡宝人面色不善的看向他,见此黑杰克气急败坏的说道:“少踏马乱说,我是好心提醒你!”
  
      “让我知道这仓库是谁在搞鬼,我誓我会杀了他!”兰比斯凄厉的叫道。
  
      这时候两辆车忽然开了过来,一辆是喷有美国广播公司aBc标志的采访车,另一辆是中巴车。
  
      中巴车打开,一个壮硕的黑人妇女带着一群孩子和一些残疾人、老人下车,孩子们下车后就排队向捡宝人鞠躬:“谢谢叔叔!”
  
      “什么?!”捡宝人满脸懵逼。
  
      采访车旁边,闪光灯‘噼里啪啦’的闪耀,还有人扛着录像机在摄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