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88.一举多得
    第一卷至此结束,接下来要进入第二卷了,铺垫结束,李先生要改变性格主动出击了!另外,弹壳在此求一下推荐票,希望大家有票能投一下,弹壳拜谢!****
  
      安德鲁、狗尾巴雷金纳德、兰比斯、秃头巴克还有李杜,五个人一字排开接受合影。
  
      有记者对着摄像机在侃侃而谈:“……仓储拍卖行业在本市于今日,针对福利院资金匮乏问题展开了一次慈善拍卖。”
  
      “本次拍卖共计五个仓库,以漂亮瓷器和实用家具为主,最终我身边五位捡宝人分别拍下了五个仓库,总共筹集到了二十二万九千块善款……”
  
      雷金纳德失魂落魄,兰比斯一脸绝望,巴克表情难看,安德鲁面带微笑,李杜则兴高采烈,这就是五个人此时的情绪写照。
  
      漂亮的黑女主持人对着摄像机一番侃侃而谈之后看向五个人,说道:“接下来我要对善良的捡宝人们进行采访,让我们听听他们的心声。”
  
      摄像机镜头转过来,五个人赶紧都露出笑容,不过有一个人笑的真情实意,一个笑的有些勉强,还有三个人笑的比哭的还难看。
  
      女主持人刚要问,这时候拍卖师亨弗里斯也凑了上来,他说道:“还有我,主持人,我们这次慈善活动有六个人。”
  
      “啊?”
  
      “我是拍卖师,按照合同我可以得到1o%的收入所得,这些钱我也愿意捐给福利院,捐给我的老朋友梅萨妈妈。”亨弗里斯指向旁边的黑人妇女。
  
      梅萨老妈笑的几乎脸上开花,二十多万美元的捐款,这对她的福利院帮助太大了。
  
      采访按照金额顺序从低到高进行,先开始的是李杜。
  
      李杜整理了一下衣服对着镜头招招手,微笑道:“很高兴能够参加到这个慈善活动中,我自从加入到捡宝人行业,就一直在想着怎么能帮助那些需要我们的人。感谢上帝,我得到了这个机会。”
  
      “另外,据我所知有艾滋病援助团队也准备组织类似的慈善活动,我想我们捡宝人同样乐意加入。”
  
      “作为正常人,我无法体会到他们的痛苦,所以只要能帮到他们,无论受到任何非议、无论付出多少努力,我都愿意承受!”
  
      女主持人微笑道:“您真是一位善良的绅士。”
  
      接下来就是安德鲁了,没李杜什么事,他就溜达到一边。
  
      阿卡洛-贝尼戴托向他走过来,笑道:“嗨,李,你欠我一个人情了。”
  
      李杜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不傻的人都能猜到这件事是他在搞鬼。
  
      于是他说道:“是的,伙计,你帮了大忙,否则我们无法筹集到这么多善款。”
  
      阿卡洛-贝尼戴托道:“捡宝人做的太过分了,他们诋毁你的名声,所用手段很卑劣,不过你这么做,可会得罪不少人。”
  
      李杜傲然一笑,道:“我这次可不只是报复他们,更希望能够帮助到福利院。因此,无论会受到什么非议,我都愿意承受。”
  
      汉斯拍拍他的肩膀道:“作为兄弟,我永远和你在一起。”
  
      阿卡洛-贝尼戴托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你有一个很厉害的兄弟,但厉害的人往往很可怕。”
  
      汉斯摊开手说道:“我没有现这点。”
  
      阿卡洛-贝尼戴托道:“我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你们能在不声不响中组织这样一个活动,可惜我没有现,否则我也愿意参与进去。”
  
      说着,他有些不甘心的摇摇头:“安德鲁这家伙因祸得福,两万五千块换到了在电视上露面的机会,该死的,便宜他了!”
  
      这次拍卖会的一切自然是汉斯和李杜联手部署的,汉斯布置了足以以假乱真的仓库,李杜则找了华人妇女来演戏。
  
      但媒体的出现是意外之喜,联系媒体的是梅萨妈妈,福利院和媒体有来往,毕竟这是制造话题的地方。
  
      李杜记得苏菲团队为福利院人员进行体检的时候,梅萨妈妈说过他们还缺钱,于是告诉她能筹集到一批善款。
  
      梅萨妈妈就跟媒体说了这个活动,旗杆市的aBc分公司对此很感兴趣,没办法,小地方实在没什么大新闻。
  
      这样就有了最终的结果,而这个结果让李杜很满意。
  
      先,他完成了对捡宝人诋毁他这件事的复仇,展示了自己的獠牙,想必之后再有人招惹他就得仔细考虑一下了。
  
      其次,通过电视台他洗掉了身上的臭名,先前他的那些话就等于为自己辩解,并且他认为说的已经足够好。
  
      最后,就是他确实完成了承诺,给福利院搞到了二十多万的善款,这是最重要的。
  
      采访结束,大家交钱收拾仓库,或者说开始打扫垃圾。
  
      李杜这边有家具也有瓷器,虽然不值钱,不过卖去杂货店也能换个千八百块。
  
      其他人就惨了,特别是兰比斯,已经摔着瓷器在痛哭流涕了。
  
      李杜和汉斯开车离开的时候,还有一些捡宝人没有离开,这些人看向他的目光变得敬畏起来,再没人敢去讽刺他。
  
      回家后他一开门,看到萝丝在看电视。
  
      “今天提前下班了?”
  
      “嗯,我托我爸爸的朋友买了点东西,给你,希望你喜欢。”萝丝递给他一个盒子。
  
      李杜一看,竟然是一支人参,顿时笑道:“我这么年轻,可不需要……”
  
      萝丝撇撇嘴:“别逞强了,上次逞强的结果你忘了?这是真正的长白人参,对你会有所帮助的。”
  
      李杜不好解释,就收下了人参,他问道:“你在警察局现在处境好点了吗?”
  
      听到这个问题,萝丝的俏脸上露出罕见的笑容:“还不错,有了搭档,一些讨厌的家伙也不往我跟前凑了。谢谢你,李。”
  
      “不用客气。”
  
      萝丝犹豫了一下,问道:“有件事我想问你,不过一直没有机会。”
  
      李杜耸耸肩道:“不用问了,爱过。”
  
      “什么?!”
  
      “我开个玩笑而已,你问吧。”李杜苦笑道。
  
      “你怎么确定劫匪在那屋子里的?”萝丝皱眉说道,“哦,你别误会,我不是怀疑什么,我只想学习一下,我回到了现场,可是却没什么现。”
  
      李杜道:“你多注意细节,屋子里到处都是廉价家具和衣服,可是地上却是名酒店的餐盒,显然主人最近突然多了一笔钱。”
  
      “还有餐盒太多,这不是一个人的饭量。桌子的烟灰缸上塞满烟蒂,但有的烟蒂有咀嚼痕迹、有的则没有,说明制造烟蒂的人吸烟习惯不同……”
  
      “还有二楼窗帘,这个季节谁会在白天打开所有窗帘?”
  
      “饭桌上有一个新的理推,有黑色渣,这说明有人最近理。看渣长短知道这人喜欢光头,头长出一点就要推光……”
  
      “最重要的是,如果你观察足够仔细你可以现,地板上近期出现了三种不同的脚印,可是你当初告诉我检查结果是这里只有一个人居住!”
  
      萝丝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