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93.猛犸之獠
    预计中能赚钱的仓库变成了赔钱,卡尔气得想杀人。『天  籁小说
  
      这个仓库他不止亏损明面上这些,暗地里他还花钱买了仓库信息,合起来这可是不少钱。
  
      兰比斯显然知道自己姐夫什么货色,看到卡尔怒,他立马躲得远远的。
  
      卡尔拿起一块塑料挡泥板扔向看热闹的人群,吼道:“别挡住我的光线,给我滚,给我滚开!”
  
      “这可怜的小婊砸,他已经抓狂了。”一个黑人大汉嘻嘻笑道。
  
      汉斯说道:“否则你以为他那狂躁卡尔的绰号是怎么来的?”
  
      “噢耶,哈哈。”黑人大汉对他伸出拳头,两人得意洋洋的撞拳,然后一起大笑起来。
  
      这就是仓储拍卖行业的现状,大家迫不得同行早死,减少竞争。
  
      看过热闹,李杜和汉斯回去收拾他们的仓库。
  
      他们在另一个仓库旁看到了闷闷抽烟的兰比斯,汉斯问道:“到底是谁的眼泪往下流?”
  
      “伐柯有!烂木头收集狂!”兰比斯恨恨的骂道。
  
      汉斯冷笑道:“烂木头,你以为我们买下那仓库真是……”
  
      “你以为我们买下那仓库真是要帮他们打扫卫生?不,我们是用来锻炼身体,在仓库撸木头和在健身房撸铁有什么区别?”李杜打断他的话说道。
  
      兰比斯吐了烟蒂对两人竖起中指:“去死吧!”
  
      汉斯问道:“我们的仓库不只有烂木头,是吧?”
  
      李杜道:“我不敢确定,不过我们不管收获什么,应该低调点了,闷声大财才是王道,我的哥!”
  
      汉斯嬉笑道:“对,闷声大财。”
  
      进入仓库中后,他们先去打开背包和箱子,结果里面就是破帐篷、旧绳子、铲子锤子和破锅烂铁之类的东西。
  
      几个在仓库门口看热闹的捡宝人没兴趣了,他们纷纷离开,摆手道:
  
      “恭喜你们捡到了野营爱好者的仓库。”
  
      “那是伐木工的仓库,笨蛋!”
  
      “再见福老大、李,看来你们的好运气也到家了。”
  
      汉斯挠挠头道:“该死,宝贝在哪里?”
  
      李杜打开一个木箱子,一个铁疙瘩和一堆管子滚了出来:“这个算不算?”
  
      汉斯说道:“一台单兵水泵,这些管子是高压软水管,二者结合拥有强大的冲击力。嗯,这东西倒是能卖点钱。”
  
      “多少钱?”
  
      “一千块应该没问题,你看到的就是这个?”汉斯问道。
  
      李杜不动声色的在身边木头上抠了抠,然后拍拍木头道:“不是,我看到的是这个。”
  
      他拿出手电从门口往里照,说道:“过来,看看你能现什么?”
  
      仓库里面有几十条松木,它们被白蚁蛀的很厉害,有些地方的树皮和树干都被啃掉了,露出大大小小的树洞。
  
      汉斯过来仔细一看,道:“这是什么?树洞?光芒不对劲,该死,该死该死!里面有东西!”
  
      李杜点头笑道:“对,我就是看到了这个,所以我确定它里面藏有东西。”
  
      实际上当然不是这样,这个树洞是他刚刚抠开扩大化后才露出了里面东西的一点面容,否则那么多捡宝人,总会被人看到。
  
      仓库里有铁锤,汉斯拿起来轻巧的将松木给敲碎了。
  
      这样,一条管状物出现了。
  
      这管状物大概有两米长、弯如半月,通体有棕黄白色泽交杂,根部直径大概有三十公分,向前逐渐变细,前端很尖。
  
      敲开松木,汉斯一下子抱着头蹲下了:“法克,象牙!该死的是象牙!”
  
      是的,这是象牙,小飞虫当时穿过松木看到这玩意儿后,李杜就乐开了花。
  
      仓库里一共有五根象牙,这东西可比法拉利的配件更值钱!
  
      不过现在看汉斯的表情,好像不是兴奋,李杜问道:“我们捡到象牙不好吗?”
  
      汉斯露出个凄楚的笑容:“除非在海关成功注册,否则象牙在美国是禁止贸易产品,也就是说,这些东西我们卖不出去,只能放到自己家里。”
  
      李杜高兴的心情也冷却下来:“卧槽,还有这回事?也对,如果允许贸易,那肯定很多人去盗猎大象。”
  
      随着一颗颗象牙现,汉斯的笑容越来越凄楚,最后看着五支或长或短、或大或小的象牙,他几乎要捂着脸哭。
  
      李杜拍拍他肩膀道:“算了兄弟,看开点,我们好歹还收获了一个水泵和这么多高压水管,这仓库有得赚。”
  
      两人将东西收拾上车,象牙藏在最下面,这个如果在路上运输时候被查到,会被直接没收的。
  
      看汉斯情绪不对,李杜亲自来开车,踏着夜色往旗杆市赶。
  
      车子进入旗杆市市区的时候,汉斯忽然狠狠一拍副驾驶座前的台面,吼道:“我踏马的真是个蠢货!”
  
      正在打瞌睡的阿喵吓得跳了起来:“喵呜!”
  
      它跳的太高,结果撞在了车顶上又将它弹了下来,又惊又疼在那里喵呜喵呜叫个不停。
  
      李杜也被吓到了,他赶紧踩刹车,骂道:“该死的福老大你搞什么鬼你想死还是怎么着想死自己去死别踏马的……”
  
      “那不是象牙!那是猛犸象牙!”汉斯伸手拉住他的衣服吼道。
  
      李杜:“啊?”
  
      汉斯打开车门跳下车,掀开车厢里的木头往里看去:“我真蠢,真的,我真蠢,我竟然没有意识到,这怎么会是象牙?”
  
      “这么长、这么粗、这么大,现在的大象怎么能长出来?非洲象牙顶多有一米长,这最短的都有一米半!这是猛犸象牙!这是猛犸象牙!”
  
      “还有,如果是偷猎来的象牙,那偷猎的枪呢?没有枪就算了,为什么会有水泵和高压水管?”
  
      “原因很简单,猛犸象牙几乎都埋在地里和山石下面,得铲子、铁镐挖出来才行。”
  
      “我们找到了这些工具,可它们挖掘的时候可能损坏象牙,所以现象牙踪迹后,就得用水泵和高压水管来冲洗!”
  
      汉斯努力抽出一根象牙,伸手使劲抠了抠道:“看,这些是硬化的黏土,正常象牙不会从地里挖出来,也不会有这种东西!”
  
      李杜愣愣的看着他:“你舌头确实很灵活啊,自问自答玩的很溜。”
  
      “法克,我们要财了!我们要财了啊啊啊!”
  
      “呜呜呜呜……”一台警车鸣着响笛开了过来。
  
      李杜叫道:“快跑,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