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12.来帮忙的
    各位兄弟姐妹,求一下推荐票,让我们奋勇向前吧!****
  
      傍晚,一辆雪佛兰皮卡和一辆路虎开到了蒸汽朋克旅馆旁边。天 』 籁『小说
  
      皮卡打开,大胖子兰比斯从副驾驶上屁颠颠的跳下来,然后打开后面车门,长着小胡子的卡尔阴沉着脸出现。
  
      “你确定汉斯和那个中国人住在这里?”卡尔问道。
  
      兰比斯拍着波澜壮阔的胸膛道:“是的,姐夫,我敢誓,这两个狗娘养的肯定住在这里。”
  
      卡尔点点头,兰比斯用邀功语气道:“而且我还知道他们住在哪个房间,比德斯那混蛋给他们留了一间专属房间。”
  
      这话让卡尔脸色变得更阴沉,比德斯是个手腕很圆滑的家伙,很会处理和捡宝人之间的关系,他一般只给他认为有价值的客户留专属房间。
  
      反正,他这个准十万俱乐部的成员没有获得过专属房间,这让他对李杜和汉斯更厌恶了。
  
      后面路虎打开,四个身体强壮的黑人走了下来,带头的黑人满身刺青,脸上挂着鼻环、耳环和唇环,眼神睥睨、满脸桀骜。
  
      “法克,比尔,就这里吗?”
  
      面对这四个黑人,比尔变了表情,微笑道:“是的伙计,待会找个理由跟他们冲突起来,干这两个狗娘养的一顿。”
  
      铁环黑人冷着脸点点头:“一个乡巴佬和一个中国佬?希望我的伙计下手轻点,别打死他们。”
  
      兰比斯将房间号给黑人们说了,他和卡尔不能上去,毕竟这种事说起来不太光彩。
  
      看着四个黑人离开,卡尔叹了口气道:“希望他们干的别太过火,其实生意上的事我不喜欢用暴力来解决。”
  
      兰比斯闻弦歌而知雅意:“姐夫,是他们太过分了,这两个表子竟然阴咱们两次,然后还敢来菲尼克斯,这是故意挑衅我们!”
  
      黑人们进入旅馆,直接往二楼走去。
  
      正在擦杯子的妮可看到后皱眉道:“嗨,几位,你们干嘛?”
  
      “找人。”铁环黑人酷酷的吐出两个单词,全程面无表情。
  
      找到兰比斯给的房间号,房间里传出巨大的噪音。
  
      “正好,就说噪音干扰到我们,收拾这些软蛋!”铁环黑人冷酷一笑,伸手使劲拍了拍门。
  
      “谁啊?”汉斯不耐问道。
  
      他之所不耐,是因为他们这会正在干活。
  
      哥斯拉的床太小了,李杜看他睡起来不舒服,就跟比德斯商量让哥斯拉住过来,他们将两张床挤到一起,让哥斯拉打地铺。
  
      比德斯同意了,可是蒸汽朋克里面都是精钢拼凑起来的铁床,非常沉重。
  
      这样即使有哥斯拉这个人形猛兽做主力,三人搬运起来依然很费劲。
  
      听到屋子里的有声音,铁环黑人拍门动作就更粗暴了。
  
      汉斯不满,道:“你们先搬,我去开门。”
  
      哥斯拉点头,他双手抓住铁床的一条腿全身力,一声闷哼将死沉的铁床给扛了起来。
  
      恰好这时候房门打开,铁环黑人带头闯了进来,他蛮横的昂起头,接下来看到了浑身肌肉贲张的哥斯拉。
  
      此时哥斯拉掀起了铁床,上身肌肉充血鼓起,好像粗糙坚硬的磐石一般。
  
      他的背阔肌和胸肌将背心绷得很紧,粗壮的脖子上青筋跳动,仿佛埋藏着一座即将爆的火山。
  
      听到开门声,哥斯拉下意识回头看,因为浑身肌肉重负荷,他的眼神蛮横粗野、牙齿紧咬表情狰狞,熟悉他的李杜看到都有些害怕。
  
      看到哥斯拉后,铁环黑人的双眼猛然瞪得老大,他嘴角的肌肉下意识抽动起来,突然觉得尿意十足。
  
      其他三个黑人还没有进来,不过他们懂得先制人的道理,在门外就开始喊:“法克,为什么噪音这么大?我说你们……”
  
      “我说你们在这里搬运床呀?哈哈,难怪声音这么大,你们三个人能忙活的过来?来来来,伙计们搭把手,咱们一起帮忙。”
  
      铁环黑人迅打断手下的话,说话期间表情迅变幻,由酷酷的冷血杀手变成了满脸谄媚的服务员。
  
      外面,他的三个手下满头雾水,老大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等他们挤进屋子看到哥斯拉后,立马明白了老大的良苦用心,赶紧跟着补充:
  
      “对对对,搭把手一起干。”
  
      “这床要怎么搞?早点干完早点没有噪音。”
  
      “雪特,什么噪音呀,我们就是听到声音不对劲上门来问问要不要帮忙。”
  
      听了他们的话,李杜真以为是自己制造的噪音影响了人家,就走过去说道:“真是抱歉,我们马上就完工了。”
  
      剩下哥斯拉一个人扛着床,这样他就得用更大力气,**压力更大了,眼神越凶悍、表情越狰狞。
  
      见此,铁环黑人尿意越清晰,他赶紧说道:“没事没事,来来来,我们搭把手,一起把这个床移过去。”
  
      加上四个强壮的黑人,沉重的铁床终于被搬了起来。
  
      将第一张铁床往窗边挪动了一些,还有第二张铁床得调换位置。
  
      这个活实在沉重,哥斯拉就脱掉背心准备大搞。
  
      他的背心脱掉,露出的胸口位置也有刺青,是一只雄鹰抓着一朵很艳丽的花朵。
  
      看到刺青李杜说道:“这家伙很酷,有什么寓意吗?”
  
      哥斯拉抽了抽鼻子道:“金雕抓着罂-粟花,以前为了吃上饭在帮派里混过,大家都纹这个。”
  
      铁环黑人仔细打量刺青,然后使劲压低脑袋,似乎生怕被哥斯拉注意到自己。
  
      七个人一起上手,第二张铁床终于被挪开了,这样空出大片地板。”
  
      铁环黑人小心翼翼的问道:“事情结束了?”
  
      李杜笑道:“是的,结束了,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我想我应该请你们喝一杯表示谢意。”
  
      “不用了不用了,有色人种互帮互助,我们先走了。”铁环黑人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走出门去后,他拔脚就跑……
  
      李杜关上门道:“我们中国有句俚语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几个黑人长得挺坏,没想到为人这么好。”
  
      汉斯纳闷道:“我还没搞懂怎么回事呢,开门时候他们推了我,我还以为要打架。”
  
      四个黑人跑出旅馆松了口气,一个染了满头白的青年不满的说道:“老大,其实我们不用怕……”
  
      “谁怕了?老大那是怕了吗?老大是不想把事情闹的太大。”另一个黑人说道。
  
      铁环黑人摆摆手道:“都闭嘴,我确实怕了,可是你们以为我怕的是那个大块头?雪特,老子怕的是他胸口的纹身!怕的是他背后的势力!”
  
      “那纹身怎么了?我胸口还有个白头海雕呢。”
  
      “玛德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