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18.谁敢动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骸骨社区,一家门诊,快!”李杜捂住话筒对汉斯说道。
  
      汉斯:“啊?”
  
      “法克!别废话,快去骸骨社区的一家门诊!你知不知道在哪里?苏菲遇到麻烦了!”李杜暴躁的说道。
  
      哥斯拉闷声道:“我住过,只有一家门诊。”
  
      “快去!快!”
  
      哥斯拉将油门踩到底,钢铁骑士发出愤怒的咆哮声,猛然起步向前冲去。
  
      汉斯冷静道:“怎么了?”
  
      手机已经挂断了,李杜道:“是苏菲,她打电话来遇到麻烦了,我还不清楚具体怎么回事!”
  
      “报警,那个满是狗屎的地方像人间地狱,我们三个未必能成事。”汉斯指示道。
  
      阿喵探出头来,张牙舞爪:“喵呜,喵呜呜!”
  
      李杜觉得给警察局打电话未必靠谱,否则苏菲不会给他打来,因为美国报警对方要询问很多资料,这样会耽误事。
  
      不过他和萝丝很熟,给萝丝打去电话,将事情简单描述了一遍。
  
      萝丝说道:“我知道了,马上会出警,你们最好别去,这时候陌生人特别是亚裔进入骸骨社区可不是个好的选择。”
  
      外面已经夜幕降临,街头亮起昏黄的路灯,道路上行人越来越少。
  
      但李杜怎么可能不去,别说他对苏菲有好感,即使是个陌生姑娘在那种地方遇到麻烦然后向他求助,他也必须得去帮忙。
  
      这无关对方身份,这是一个男人的担当和气概!
  
      哥斯拉一路连闯红灯,将卡车愣是开成了赛车,好在旗杆市是小城,两个地方相隔不远,而夜晚时分路上车子少,所以没有遇到阻碍,四分钟后冲进了骸骨社区。
  
      汉斯给他介绍过,这座社区和普通小区不同,是多个小区的合称,拥有旗杆市最集中的贫民窟,里面以无工作的黑人为主,聚集了大量流浪汉、瘾君子、小偷盗贼等等人员。
  
      在这里李杜见到了旗杆市的另一面,不再是精致、淳朴和干净,而是到处是垃圾、夜晚一片黑暗、空气中弥漫着恶臭……
  
      卡车撞飞一个垃圾桶后带着深黑色刹车印猛然停下,哥斯拉大脚死死踩在刹车上,说道:“老板,这里!”
  
      李杜推开车门跳了下去,他还没有来得及打量周围环境,社区医院的门诊室被人推开,两个黑人青年走了出来阴沉的瞪着他,目光凶狠,像狼一样。
  
      “喂,狗娘养的,你他吗来这里干什么狗草的事?”
  
      李杜没有和这些人打交道的经验,他不想直接冲突起来,于是给汉斯使了个眼色。
  
      汉斯举起手道:“嗨、伙计,嗨,友谊万岁,我们可不是来挑衅你们权威的,我们是来接一个朋友的,一个女医生……”
  
      他的话没有说完,旁边一扇落地窗‘哗啦’一声被椅子砸碎,然后一个纤细的人影踉踉跄跄的出现,看到李杜等人后急忙跑了过来。
  
      在卡车大灯照耀下,李杜一眼认出这是苏菲,赶紧迎上去将她一把扶住挡在了身后,低声问道:“你还好吧?”
  
      “感谢上帝保佑!”苏菲声音颤抖,抓着他手臂的双手也在颤抖。
  
      李杜看到她衣服虽然有撕扯的痕迹但整体保持不错,于是松了口气,起码女医生没有被侮辱。
  
      苏菲逃出来后,门诊室里响起两声惨叫,很快又有几个黑人青年跑了出来。
  
      人救出来了,汉斯不怕了,他说道:“李,我们一人一个,哥斯拉,其他的交给你。搞定它们,以后一天吃五顿!”
  
      哥斯拉什么话也没说,他打开车子后门,将水刀直接搬了出来,好像提着个大盾牌一般,配合他的魁梧身姿,恍若圣战士!
  
      结果这时候一个黑人青年举起手臂喊了起来:“伐柯有,法克你个婊子!竟然敢踢我?给我他吗的停下该死的脚!给我停下!”
  
      这一幕让李杜等人顿时脸色大变,青年手里赫然拿着一把手枪。
  
      被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李杜心里顿时一阵惊慌,这不是他头一次跟枪打交道,可是下意识的还是会感到恐慌。
  
      冰冷乌黑的枪口仿若怪兽张开的嘴,对人的震慑力实在太大了。
  
      六七个黑人青年瞪着眼睛跟野狼一样围了上来,持枪青年走在最前面,阴沉的笑道:“呵呵,贱人们,继续说话呀,继续呀!谁想跟我们动手?来,告诉我!”
  
      李杜努力保持冷静,说道:“嗨,老大,你是老大ok?我们有事好商量不是吗?你想要什么?要钱吗?我们很配合,我们可以给你钱……”
  
      “滚开,玛德该死的婊子敢踢我?老子要打断你的腿!欠上的婊子,腿还他吗挺长呀,继续来踢啊!”黑人青年打断他的话,走过来抬起腿给了李杜一脚。
  
      李杜不能躲闪,苏菲在他身后,这样被踹了一脚,他便带着苏菲踉跄着退了几步。
  
      黑人青年嚣张的走上来,用枪拍他着他的脸道:“听不到老子的话吗?滚开,伐柯有滚到你吗的自宫里去!”
  
      李杜迅速扫了其他几个青年一眼,他们都在笑嘻嘻的看热闹,手里没有枪,只有这个青年拿着一把枪。
  
      既然这样,他立马做了决断,在心里低声道:“时光减缓!时光减缓!”
  
      黑人青年手腕抖动的速度顿时变得很缓慢,李杜一咬牙,左手抓住他的手腕顺势将食指塞到扳机后面,右手则同时挥出抓住枪管奋力往后一推,‘咔吧’一声脆响一颗金黄色子弹被退了出来。
  
      子弹退出的时候,他用尽力气撕扯手枪,青年下意识扣动扳机,但扳机被李杜左手食指卡住按不下去。
  
      这样在李杜撕扯之下,他痛呼一声无法握住枪柄,被李杜一把抢到了手。
  
      从李杜出手到弹出子弹再到抢走手枪,整个过程快如电光石火,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几个黑人青年只感觉眼睛一眨,枪已经出现在了对方手中。
  
      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人,其中一个黑人青年叫道:“雪特,中国功夫!”
  
      汉斯倒吸一口凉气:“法克,酷啊!”
  
      抢到手枪李杜一记撩阴脚踢在对面青年胯下,青年的痛呼声变成了凄厉的惨叫,双手抱着胯下跪倒在了地上。
  
      持枪在手他心里大为安定,转过枪口对着几个青年厉声道:“伐柯!举起手举起手举起手!把手放到我他吗能看到的地方!快,********形势逆转,黑人青年们一时间手足失措,李杜立马拉动枪栓将子弹上膛。
  
      听到子弹上膛声,几个黑人青年终于害怕了,赶紧双手抱头。
  
      李杜松了口气,他看到身边是水刀,将手枪一把拍在了陶瓷桌面上,抓起喷枪在枪管和手柄上划拉了几下子。
  
      然后,他一把将手枪扫到了地上,完整的手枪在空中四分五裂,落在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看到这一幕,黑人青年们彻底被震慑住了。
  
      李杜冷笑道:“谁还敢动?我的水刀有效喷射距离是二十米,我们之间最多十米,我倒想看看是你们的手快还是我的水刀更快!”
  
      几个黑人青年噤若寒蝉,卡车大灯灯光闪亮,沾了水的手枪碎块在地上发出亮光,很妖异。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