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40.夜空如水,繁星如水 定定+5
    一时之间,露营地炸营了。
  
      本来杰森等人调戏蒂娜等人的时候就吸引了一些人注意,而李杜连续两次收拾凯瑞的动作吸引到的人更多了。
  
      这样,看到杰森掉落裤子露出小鸟的人自然不会少。
  
      相关讨论顿时多了起来,杰森等人没脸留在这里,提上还没有打开的帐篷灰溜溜的离开了露营地。
  
      李杜说道:“我们中国有句话叫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有些事你以为是坏事,其实是好事。”
  
      “什么意思?”
  
      “这些蠢货来挑衅我们,起初看来是坏事,现在他们离开,留下了好几个露营位,这样我们就不必挤在一起了,那么岂不是好事?”
  
      丽贝卡耸耸肩:“他离开的太快了,我倒是希望他能多逗留一会,那家伙的小鸟可真可爱啊。”
  
      “你可以追上去仔细品味,我觉得以那条公狗的德性,他会给你展示的。”蒂娜调侃道。
  
      丽贝卡又耸了耸肩,道:“还是算了吧,他要是扎我怎么办?我晕针。”
  
      李杜笑了起来,这些姑娘说起荤段子比他这个大老爷们可放得开多了。
  
      带上阿喵,他进入了森林中。
  
      这里面有一条条小径,大多是游客踩踏出来的,李杜走在里面,感觉阳光一下变得凉爽起来,夏风也不再那么炎热。
  
      在很多地方,六月虽然是夏季可天气还不是很热,但在亚利桑那州,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三伏天了。
  
      树叶翠绿而茂密,阳光透露枝叶照耀下来,出斑驳6离的光芒,一些不知名的昆虫藏在草丛里吱吱的叫着,虽然有杂音,可环境总体很安静。
  
      李杜放出阿喵,没一会它便叼着一只肥兔子跑了回来,再过一会,它又叼着一只野鸡跑了回来。
  
      这就是长尾虎猫的厉害,丛林就是它的地盘。
  
      晚上他做了蜜汁炒野兔、炖鸡汤和烤肉,五个姑娘跟着他吃的不亦乐乎。
  
      最终收拾妥当,蒂娜掀起T恤露出纤细滑润的柳腰,她伸手在小腹上拍了拍,满足的笑道:“吃的好饱,看来得多运动,否则会长肉肉。”
  
      “今晚你可以和帅哥好好运动。”丽贝卡挤挤眼说道。
  
      蒂娜对李先生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可以吗?”
  
      李先生猜不准这是不是开玩笑,他摆摆手道:“这么好的月色,我们谈这样的话题岂不是大煞风景?”
  
      确实,今晚月色很美,抬头看星空,看不到圆月的踪影,不过有满天繁星在出灿烂光辉。
  
      星光颜色绚丽,大气层好像不存在似的,一眼望去,万里之外尽是亮丽星辰,颜色不一而足,赤橙青蓝!
  
      围坐在篝火旁边,李杜仰望着星空,忍不住喃喃道:“星辰大海,才是我辈征途!”
  
      他这话是用汉语说的,蒂娜听不懂,问道:“你说什么?”
  
      李先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有点中二,就笑道:“哦,没什么,我说的是这种氛围下,你们不想来一歌吗?”
  
      姑娘们都在追逐音乐梦想,视歌唱为生命,听了他的话大为意动。
  
      蒂娜从帐篷里拿出一把吉他,试了试音后坐下,张开樱唇轻声唱道:“memories-eshare-together……”
  
      其他四个姑娘轻声跟着和音:“moments-no-one-e1se-neto,I-i11-keep-them-netever-1et-them-go……”
  
      声音清脆空灵,李杜闭上眼睛品味了起来。
  
      这歌是爱尔兰天才女音乐家恩雅刚刚创作不久的名作,叫做《stars-and-midnight-B1ue》,翻译过来便是《夜空如水,繁星点点》。
  
      此时此地,唱响这歌,李杜觉得无比应景。
  
      蒂娜嗓音很好,拥有恩雅一般空寂孤独的嗓音。
  
      随着歌声继续,李杜有种幻觉,这歌声让午夜的星空一下子满含了幽远的沉思,他闭上双眼,仿佛能触摸到夜的脉络,娴静、轻缓。
  
      一曲作罢,其他姑娘开始唱歌,都是以夜和星辰为主题。
  
      她们的歌声悠扬动听,很多人被吸引了过来,从五六岁的孩子到七八十岁的老人,围坐在篝火旁安静听歌。
  
      他们免费听了一场夜的演唱会,蒂娜们唱到了午夜时分。
  
      李先生不断给姑娘们添水添茶,虽然做的是服务员的事,但却别有趣味。
  
      姑娘们都是夜猫子,越往午夜越有精神,最后拉着李杜要让他唱歌。
  
      可怜李先生五音不全,那破锣嗓子唱个歌让自己都听不下去,哪有脸在这里显摆?
  
      好在这里聚集的人多了,总有爱唱歌的人,李杜不唱一个黑人青年就自告奋勇接过了吉他。
  
      然后,歌声又响了起来。
  
      火焰燃烧松木,出松香味,时不时还会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好像是伴奏声一般。
  
      李杜临时起意的提议变成了这个夜晚最大的活动,一直唱到了凌晨两点钟,他们才去洗涮睡觉。
  
      他和汉斯等人约好了八点钟汇合,因此很早起床,带着姑娘们离开了这里。
  
      上车开出一段距离了,李杜才愕然道:“我是不是不应该叫醒你们?我是说你们并没有打算立马返回赛多纳城区是吧?”
  
      他刚才有点懵,这会才清醒过来。
  
      蒂娜单手托腮倚着车门,轻笑道:“本来确实是这样,我们想在村庄里待上几天,但是经过昨晚的星空歌声之夜,我们不想再待下去了。”
  
      “那会是我人生中最美的一段回忆之一。”丽贝卡说道,“可惜当时没有录像,如果录像该多好。”
  
      伊尔芬道:“没关系,我们依然有机会,昨晚星空并不完美。”
  
      “对,我听说加拿大圣约翰斯有个叫告别岛的地方,那里的星空才美,苍穹之下、唯有海与灵魂,我们以后去那里唱歌。”
  
      李杜问她们去哪里,蒂娜说她们想先随便转转,所以在哪里放下她们都行。
  
      考虑了一下,李杜便在自己住宿的旅馆门口放下了她们,一是顺路,二是这里是小城的中心地带。
  
      蒂娜等人收拾东西要走,李杜将她带到一边,然后拿出两千块现金塞进她的背包里。
  
      见此,蒂娜瞪大美眸道:“你这是干嘛?”
  
      李杜笑道:“借你两千块,这样我和美丽的蒂娜小姐以后就有了再相见的理由。”
  
      蒂娜失笑起来,她说道:“李,你不知道,我,嗯,我们不是你猜测中那样……”
  
      “你们还有钱买面包来追寻梦想吗?总不能饿着肚子追梦吧?”
  
      “好吧,”蒂娜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轻柔笑道:“谢谢,那我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