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54.十万俱乐部 king盟+4
    黑人教授伸手指了指刻有象形文字的照片,说道:“知道神碑体文字吗?就是这个,他们虽然不是最早现这些文字的现代人,却是用相机记述最早的。天 』 籁『小说”
  
      距今5ooo多年前,古埃及出现了象形文字,即埃及文字。
  
      现今认为,埃及文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也是使用时间最长的文字,从法老王那默尔的铠甲关节板上的最早期象形刻记起,一直到如今,在埃及一些教堂内依然在使用着。
  
      这种文字曾经被认为是‘神的文字’,故称‘神碑体’。
  
      “古埃及人认为他们的文字是月神、计算与学问之神图特造的,这和中国人的仓颉造字的传说很相似。”刘易斯教授说道。
  
      李杜下意识的接道:“仓颉造字,天雨栗,鬼夜哭,造化不能藏其密,灵怪不能遁其形……”
  
      汉斯惊愕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刘易斯教授则微微一笑,道:“你是华人?”
  
      李杜点头道:“是的,您请继续说,我听到您介绍到仓颉造字的时候,忍不住感慨了一下。”
  
      刘易斯教授说道:“其实没什么可说的,就是这些照片上保存着最早的一些象形文字,我认为它有科考价值。”
  
      汉斯试探的问道:“这些象形文字,当中是不是蕴藏着一些什么信息?比如法老宝藏信息?”
  
      黑人教授失笑道:“你见过谁将藏宝信息刻到自家房屋的墙上?古埃及人很早就掌控了莎草纸的制作方法,即使有什么宝贵信息,他们也会藏在那上面。”
  
      听到这里,李杜眉头跳了跳,他想起了自己收藏的那些莎草纸。
  
      不过莎草纸上的文字却不是象形文字,否则看到这些照片他早就有了联想。
  
      汉斯又问道:“这些照片,挺有名气的,是吧?”
  
      刘易斯教授点头道:“是的,他当时一共拍摄了上千张,流传至今有一多半失踪了。”
  
      “这些照片的价值在上面的象形文字?”汉斯又抛出了这个问题。
  
      教授沉吟了一下道:“不光是文字,事实上这些照片展现了历史的变迁,更体现了一个人的信念。”
  
      “你要知道,仅仅在照相技术刚刚诞生2o年之时,马尔西姆便冒着生命危险深入沙漠腹地进行了长时间的拍摄,这令人钦佩不已。”
  
      李杜理解不了这种信念,他说道:“这简直是找死。”
  
      教授笑道:“是的,马尔西姆的好友福楼拜在随笔中也这么说过。不过通过他们的努力,人们对这个当时正饱受野蛮文化欺凌、正处于工业化前夕的地区有了更好的了解。”
  
      汉斯点了点相册道:“那么,你们愿意出多少钱购买它们?”
  
      教授说道:“就像我在电话里说的那样,四千块钱一张,我可以全部收下。”
  
      汉斯摇头道:“抱歉,教授,这些照片上的文字从未公布于众过……”
  
      他说到这里,两个黑人青年咧嘴笑了起来。
  
      刘易斯教授招招手说道:“给福克斯先生看看。”
  
      其中一个青年打开平板电脑放到他们面前,上面有一些照片。
  
      汉斯和李杜滑动,然后看到了熟悉的建筑和文字。
  
      两人对比电脑上的照片看了看,和自己手中的一些照片一模一样。
  
      刘易斯教授说道:“实际上,这些照片曾经就属于我们历史学院博物馆,只是在一次展览过程中丢了。我的学生平时看到过这些照片,所以在网上看到后他就一眼认了出来。”
  
      汉斯眨眨眼,这下子砍价的最大依仗没了。
  
      不过他还是嘴硬:“即使你们看过这些文字,可我们手里才是原件,每张六千块,所有的都可以卖给你们。”
  
      刘易斯教授微笑道:“四千块是很合适的价格了,如果不是考虑到它和我们学校的关系,我们不会出这样的高价!”
  
      汉斯看看李杜,后者耸耸肩道:“物归原主吧,我们得尊重知识。”
  
      “好,那就四千块一张,说实话我也不愿意用知识来讨价还价。”
  
      一个黑人青年被两人的对话恶心到了:尼玛尊重知识还用它来赚钱?
  
      刘易斯教授道:“将相册给我,我们需要的照片一共有四十张,我得一一辨认它们的身份。”
  
      李杜偷笑,低声道:“你的奸商梦破碎了。”
  
      三人很快从相册中挑选出了四十张有价值的照片,剩下二十四张风景图则归还给两人。
  
      “这些照片,我看也是古董,你们有没有兴趣?”汉斯厚着脸皮问道。
  
      刘易斯教授摆摆手道:“抱歉,我们没兴趣……”
  
      “二十四张只要两千块!”汉斯打断他的话说道,“我敢保证,这些照片肯定有价值!”
  
      刘易斯教授迟疑的摇头,汉斯立马再度报价:“一千块!”
  
      教授考虑了一下,最终说道:“好吧,它们或许对地理行业的朋友有用,毕竟记述了半个世纪前的埃及地理。”
  
      李杜愕然道:“你知道这些照片的信息?”
  
      一个黑人学生笑道:“它们是一起丢失的,都是当时埃及文化展览会上的东西。”
  
      来了一趟图森市,到手了十六万一千块,虽然旅途奔波劳累,但确实收获很大。
  
      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然后愉快分开。
  
      走出咖啡屋,汉斯一脚踹在垃圾桶上喊道:“雪特!雪特!雪特!感谢上帝!”
  
      李杜笑道:“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赚到这些钱,至于这么激动吗?”
  
      汉斯道:“你以为我是激动我们赚到了钱?不!我激动的是,我们可以加入十万俱乐部了!”
  
      李杜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新图书利润是三万九千块,加上这次的十六万一千块,恰好一人可以分到十万块。
  
      此外之前他们象牙卖出了二十万九千块,他们有了两次分别在单仓库拍卖中赚到十万块的经历,按照规定,可以加入十万俱乐部了。
  
      想明白这点,李杜也高兴起来,道:“难怪你刚才非要将那些照片卖出一千块,不过该死的,我们还差一百块?!”
  
      新图书赚到了三万九千块,可是二手书有一百块的成本,他们等于赚到了十六万零九百块。
  
      汉斯咧嘴笑道:“可是我们还有一堆旧书没有处理呢,它们还卖不出个一百块?那不可能,福老大能卖五百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