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61.百达翡丽 昵称盟+1
    掌控小虫这么久,李杜对它的很多信息依然满头雾水。天』 籁 小』说
  
      比如,小虫怎么升级?靠吸收时光能量吗?吸收多少时光能量能升级?这有度量衡单位吗?
  
      不过他也了解了部分信息,比如小虫吸收时光能量时候的选择。
  
      它会主动吸收的时光能量至少存世有五十年,且越是被主人珍心呵护过的物品,其中的时光能量越是能吸引它。
  
      李杜想过,或许吸引它的不只是时光能量,还有人往里注入的心血或者精力,就像每次使用小虫他就得消耗精力一样。
  
      不管怎么说,这点对他的仓储拍卖工作有很大的帮助,一般越是时间久远、越是主人爱护的东西,就价值越大。
  
      小虫飞入一个编织袋中,编织袋里有个样式古朴的小牛皮腰包。
  
      李杜以为它是被这个包所吸引,然而并不是,它继续往里飞,扑到了一只手表上。
  
      见此,他控制小虫避免去吸收手表中的时光能量,然后仔细的观察起了这块手表。
  
      手表的样式很普通,就是块腕表,带有一条红色手表带,外壳则是金黄色,有点像是金表的感觉。
  
      这现让李杜精神一振,看过正面他又看了一下手表反面,依然是金色表壳,上面有两行字:patek-phi1ippe,Trossi-Leggenda,而在这两行字母之间则是一个标志,一枚十字架和四把剑衔接在一起。
  
      看到第一排字母,李杜就知道他必须得拿下这个仓库了,他又有捡漏的机会了!
  
      patek-phi1ippe翻译过来就是百达翡丽,这可是世界屈一指的名表制作商!
  
      他掏出手机谷歌了一下,一点没错,百达翡丽的标志就是手表后面的1ogo,十字架和四把剑的衔接在一起,这叫做卡拉卓华十字。
  
      既然是百达翡丽的表,且外壳是金色,那基本上确定这是金表了。
  
      百达翡丽的每一块表都有编号,李杜没找到数字编号,于是他搜索了Trossi-Leggenda这个名字。
  
      十四个字母一敲上去,出来的信息顿时让他目瞪口呆:
  
      “TrossiLeggenda,绝版的百达翡丽计时表,它的第一位主人为法拉利赛车公司前总裁卡-费利切-特洛希伯爵。”
  
      “曾为赛车手的特洛希伯爵在其赛车生涯中曾赢得无数大大小小的胜利,其中包括1947年意大利大奖赛,期间全程携带此块名表……”
  
      “这只直径46毫米的计时表显然是被特洛希伯爵特别选中作为常用的定时器,在赛车和飞行运动中使用,以极好的读数功能实现精准的计时……”
  
      “这块手表具有极大的象征意义和历史重要性,它诞生的1932年正是赛车和飞机兴起之际……”
  
      “百达翡丽和法拉利这两个卓越的名字让这枚手表独一无二,2oo1年在日内瓦的苏富比拍卖会上拍出2345ooo瑞郎的价格!”
  
      看到这里,李杜眼前一阵恍惚,这块手表怎么回事?价值两百多万瑞郎?
  
      瑞郎就是瑞士法郎,和美元几乎是一比一的汇率,也就是说这块表在七八年前就价值两百多万美元了!
  
      尽管加入这个行业后他赚了很多钱,可是这次突然碰上几百万的名表,他还是被震撼到了。
  
      现在,他理解了为什么那么多人要从事这个行业,他也理解了为什么这个行业的工作者自称‘捡宝人’。
  
      价值连城的宝贝以几百块几千块的价格被买走,这和被捡走有什么区别?!
  
      谷歌上有卡-费利切-特洛希伯爵的相片,为了确定手表信息,李杜消耗精力使用了时光重现能力。
  
      随即,一系列画面出现在他视野中,一名花白头的瘦削老人在制表、一名帅气的青年人在试表、帅气的中年人靠在车上举起一座金色奖杯,露出的手腕上就是这块表……
  
      而中年人背后红色赛车的车标,是一匹跳起的骏马,这就是所有爱车人耳熟能详的法拉利!
  
      手表身份被确定下来,李杜收回小虫努力保持镇定情绪。
  
      这很难,毕竟他面对的是一块两百多万美元的手表。
  
      而这两百多万还是八年前的价格,根据通货膨胀和时代加成,这块表现在价值得翻倍,五百万美元没问题!
  
      第四间仓库拍卖又开始了,里克依然头一个出价:“两百块!”
  
      李杜笑嘻嘻的看着他,高声道:“一千块!”
  
      捡宝人们再度纷纷摇头退出,公共土地信息中心的仓库在他们看来不值四位数的报价。
  
      因为先前李杜的出价,捡宝人们纷纷以为他是故意跟里克斗气,没人能想到这个仓库会蕴含如此惊人的价值!
  
      里克冷冷的说道:“一千一百块!”
  
      “两千块!”李杜又跟了上去,表情还是贱兮兮的嘲笑。
  
      小里克心头暗恨,他对着李杜喊道:“蠢货,你们有两个仓库了,只有一台车,你以为你能打扫干净吗?”
  
      李杜吹了声口哨道:“老子有钱!”
  
      “两千一百块!”里克沉默的说道。
  
      李杜:“三千块!”
  
      “三千一百块!”
  
      “四千块……”
  
      两人斗气一般的报价让捡宝人们看的大呼过瘾,同时很多人也疑惑不解:
  
      “李怎么回事?他今天跟里克他们干上了?”
  
      “管他怎么回事,真有意思。”
  
      “你们不知道原因?里克摆了李和汉斯一道,他们是来报仇的。”
  
      “怎么回事?”捡宝人们顿时来了兴趣。
  
      一个黑人青年成为目光焦点,他得意洋洋的说道:“李和汉斯搞到过象牙赚了二十多万的事你们知道吧?”
  
      “知道,怎么了?”
  
      “他们不久前参加图书拍卖会,又搞到了二十多万块!”黑人青年说道。
  
      这话成了重磅炸弹,捡宝人们纷纷对两人报以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真是幸运的混蛋,他们可以加入十万俱乐部了!”
  
      黑人青年大笑道:“问题就出在这里,他们没加入成功,里克从中捣鬼,找到了一个漏洞。”
  
      李杜听着捡宝人的议论,盯着里克的目光越来越凶狠,好像被这些话刺激到了一样。
  
      见此,汉斯上来拉李杜,说道:“行了行了,有钱不是这样浪费的,看在上帝的份上你闭嘴吧……”
  
      里克再度报价:“七千一百块!”
  
      李杜推开汉斯喊道:“八千块!混蛋,有我们在,今天你们一个仓库都别想拿走!”
  
      汉斯狠狠推了他一把吼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八千块该死的买一堆垃圾?你疯了吗?!”
  
      里克对李杜比划了一下黑帮割喉姿势,摇头表示退出拍卖。
  
      拍卖师笑的合不拢嘴:“八千块八千块八千块很好这个仓库属于你了华人小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