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80.李哥救命 2/3
    “看起来生意不错。”李杜说道。
  
      汉斯道:“当然,赫斯曼拥有旗杆市唯一一家大型旧货市场,在整个亚利桑那的中部都很出名。”
  
      李杜指着婚纱店道:“我是说这个,二手婚纱也有很多人买?”
  
      汉斯道:“当然,为什么不呢?婚纱那么贵,这东西又不是必需品,不如买个二手的,物美价廉。”
  
      李杜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可以租赁婚纱呀,那样不是更便宜?”
  
      汉斯摇头道:“未必,而且能买干嘛租?买一套婚纱多好?”
  
      “你都说了婚纱不是必需品,这玩意儿除了婚礼当天穿,以后就没用了。”
  
      汉斯冷笑一声:“菜鸟!以后怎么会没用?你不知道女人穿着婚纱多性感吧?想想,一个穿着洁白婚纱的女人躺在床上……”
  
      “雪特!”李先生打断他的话,这货真是一言不合就开车。
  
      在市场上逛了一会,汉斯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他在市场上随意转悠,然后看到了一个电子产品的摊位,这里有很多摄像头和对讲机之类的东西。
  
      看到这些电子产品,李杜忽然有了个想法,就过去问道:“这里有没有无线监控器?”
  
      老板是个黑人青年,指着一堆东西说道:“当然,那些都是……”
  
      和老板聊了一会,他挑了几样东西,然后汉斯又出现了,手里举着冰激凌。
  
      李杜笑道:“这不是二手的吧?”
  
      汉斯心虚的说道:“冰激凌哪有二手的?别告诉我你看到我舔了一口!”
  
      “混蛋!”
  
      “开玩笑的,放心的吃吧,哈哈。”
  
      李杜对他竖起中指,先放到阿喵面前晃了晃,看阿喵舔着舌头准备吃,他这才放心的下嘴。
  
      阿喵是个很有节操、很有尊严的虎喵星人,除了李先生吃过的东西,其他人吃剩下的它看都不看。
  
      距离周末还有三天时间,距离摩托车拍卖也有三天时间,这样他们就先行回去,汉斯继续查询仓储拍卖的信息,准备再度出击。
  
      这一个多周来,他们没有什么收获,汉斯花钱大手大脚还有个福利院要养着,所以又开始缺钱了。
  
      李杜不管他,反正他银行卡里资金充裕,对于工作也不是很紧迫。
  
      期间他给家里打了点钱,说是跟着导师做课题赚到了一些钱。
  
      他的父母没多问,两人平时看电视也知道,研究生跟着导师有不少赚钱机会,再说李杜打回来的只有五万块人民币,并不算多。
  
      不过李父告诉他,以后钱不用打回家,留在身上以备急用,或者给导师打点打点,争取成为导师身边红人。
  
      李杜满口答应,他父母还不知道他已经没有导师这件事。
  
      最后挂电话前,李父又隐晦的叮嘱了他一下:“要是碰到合适姑娘,别在乎钱,记得多关心关心人家,给人家买点零食买点饰。”
  
      李母补充了一句:“要是钱不够,跟我们实话说,家里就你一个崽,钱都是给你赚的。”
  
      李杜继续满口答应,然后说道:“你们改改观念,平时有想吃的就买,有想要的也买,别老是为我攒钱,我堂堂硕士还能赚不到钱?”
  
      李父李母同样满口答应,不过李杜信了那就是傻了,父母的节俭他实在太清楚了……
  
      傍晚时分,一个电话打到了他道:“您好,哪位?”
  
      “李哥、李哥,是我,小林子,我林平,你能听出我声音吗?”一个急促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
  
      “林平?”李杜当然记得对方,就说道,“我怎么会听不出你声音来?怎么样,小林子,离开学校你是去哪了?”
  
      林平是他在弗拉格斯塔夫美国学院时候的一个老乡,两人都来自中国西北,操着差不多的乡音,因此一见如故。
  
      因为林平这个名字和《笑傲江湖》中的林平之有点像,所以华裔学生圈子里都喜欢叫林平为小林子,时间久了,他平时也是这么自称。
  
      不过后来李杜和林平的友谊就开始降温了,最终虽然不能说形同陌路,但确实关系很一般。
  
      说起来李先生这个人性格虽然有点执拗倔强,不过在交友时候还是很好相处的,对朋友忍耐性也很高。
  
      他之所以和林平走不到一起去,主要是因为对方喜欢赌博。
  
      和出自县城工人家庭的他不同,林平出自一个小富豪家庭。
  
      似乎出身优渥的年轻人都有点非同一般的爱好,李杜之前认识的刘金龙喜欢玩枪,因为美国持枪自由而选择来流血;林平来美国留学,则是因为这里赌场合法化……
  
      刘金龙属于学霸,李杜勉强也算个学霸,林平则是学渣,他出国留学就是父母用钱摆平的,说白了想花钱买个学历,因此来了不用看高考成绩的弗拉格斯塔夫野鸡大学。
  
      来到美国之后,林平在赌场里待的时间比在学校还要多,李杜现这点之后,就自觉的远离了他。
  
      双方已经有半年时间没有联系了,突然接到林平的电话,李先生觉得有些不妙。
  
      果然,林平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在电话里急匆匆的说道:“李哥,你还在旗杆市是吧?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你的消息。”
  
      李杜很想说他已经离开旗杆市甚至离开亚利桑那州了,但听了林平后半句话他不得不承认:“是的,我还在,怎么了?”
  
      林平松了口气:“那太好了,李哥,你能不能帮我个忙?我现在遇到麻烦了。”
  
      李杜迟疑的问道:“什么忙?如果和赌场有关,那说真的小林,李哥也……”
  
      听他语气迟疑,林平绝望的叫道:“李哥,帮帮我,求求你了帮帮我!除了你在旗杆市我没别的能信得过的人了,求你来帮我一把,救救我!”
  
      李杜叹了口气,他不愿意多管闲事,可是都是中国人在国外,彼此之间不帮忙,那还能指望谁帮忙?
  
      难道指望老外?人家跟你都不是同胞,为什么要帮你?
  
      “你先说说看,关键是我未必能帮上你。”
  
      “没问题李哥,你肯定能,只要你答应就好。”林平松了口气。
  
      “那你说。”
  
      “是这样的,李哥,我现在在旗杆市的科曼奇赌场,我碰到移民局的人了,他们要查我签证,但我没带,放在旅馆了。”
  
      李杜疑惑道:“你去旅馆拿就行了。”
  
      林平叫道:“不行,去旅馆那我就得放弃这场牌局,我这场赢定了!所以我想麻烦你帮我去拿一下签证行吗?我就信得过你,我怕其他人拿到签证给我扔掉,那我就完蛋了!”
  
      这个要求倒是不高,李杜无奈道:“行,但我没钥匙啊。”
  
      见他答应,林平高兴起来:“没关系,我的房门是密码锁,我告诉你密码就行了,签证就在我枕头底下。”
  
      “那你给我个短信,说明是你要我帮你拿签证。”李杜留了个心眼,他怕自己进入林平房间后遇到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事。
  
      挂了电话布信息,一间赌场里,留着小平头、体格瘦削的林平看着对面的印第安人说道:“哈里斯先生,我已经按你说的做了。”
  
      印第安人露出个憨厚的笑容,道:“谢谢你,中国朋友,来,我告诉你后面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