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83.那就赌吧
    跟着他下注的众人出或遗憾、或沮丧的叹息声,两个漂亮姑娘急的跺脚:“该死的,怎么输了呢?”
  
      李杜下意识问道:“嗨,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我那个朋友?”
  
      “哪个朋友?”红姑娘瞪大眼睛反问道。天『籁小  『说
  
      李杜指着林平先前坐着的位置,道:“就是坐在这里那位,和我在一起那位,一直在下注那位,他去哪里了?”
  
      红姑娘一脸认真的说道:“你在说什么?这里哪有人?你不是自己来的吗?下注的不也是你自己吗?”
  
      金姑娘也说道:“是呀,先生,你是不是输的昏了头?刚才你自己一直一个人在下注啊。”
  
      李杜摸了摸下巴,看向两个姑娘微笑道:“别开玩笑了,我的伙计去哪里了?”
  
      “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红姑娘一脸无辜的耸耸肩。
  
      旁边跟着下注的人也说道:“是的小伙子,你一直是一个人在这里,下注的也是你自己。”
  
      “或许这伙计输的迷糊了,他一直赢,结果最终输了。”
  
      “这能理解,他输的有点太多了。”
  
      如果不是对自己精神有信心,李杜还以为自己精神分裂了!
  
      所有人都声称自己没见过林平,这里的人都说是他自己在赌博。
  
      看他们一脸认真的样子,李先生差点都信了,好在他掏出手机看了看,短信和电话信息都还留在屏幕上。
  
      这样他就不明白了,林平在闹哪样?
  
      懒得多想,他摇头想走,主持赌局的箱长拦住他微笑道:“抱歉先生,您得先进行资金交付后才能走。”
  
      李杜指着桌子上的筹码道:“我输了,你们将它收走不就行了?”
  
      “抱歉,这些不够。”箱长依然在礼貌的笑。
  
      李杜皱起眉头道:“不够?什么意思?”
  
      箱长道:“您押在五倍赔率区,在这里输了代表您得付出五倍赌注。”
  
      “总共是一百万。”庄家补充道。
  
      李杜眼神闪烁了几下,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
  
      他被林平坑了,或者被一个组织给坑了,这些人是在有预谋的坑他。
  
      从林平给他打电话,到拉他进赌场,再到和两个姑娘一起玩骰子,最终他输掉了最大赌局,这是个套路,一步步展开,最终让他深陷泥潭。
  
      两个姑娘和周围的人都属于这组织,甚至箱长和庄家都属于这组织,他们在联手坑他。
  
      他冷静的说道:“想必你也会说,刚才我没有同伴,是我自己在下注对吧?”
  
      箱长摆出公式化微笑:“当然,您在说什么?您当然自己一个人在下注赌博,我们都看到了不是吗?”
  
      李杜努力保持冷静,然后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是被赌场给坑了。
  
      他说道:“我现在欠着你们一共多少钱?”
  
      “总资金是一百万,桌子上有二十万的筹码,所以还有八十万。”箱长继续公式化的笑容。
  
      李杜道:“你不用笑了,我怕我忍不住一拳打碎你的脸。”
  
      “那事情会比较麻烦,先生。”箱长得意的说道。
  
      李杜至今一共赚了七十来万,但刨去买车和平时开支,如今只剩下五十万,不够还上这八十万。
  
      他说道:“我打个电话,现在我身上没那么多钱,我得让人来送钱。”
  
      箱长点头道:“当然,这没问题。”
  
      李杜给汉斯打去电话:“我在科曼奇赌场,你准备五十万过来,带上哥斯拉。”
  
      汉斯嬉笑道:“你疯了?我哪有三十万?”
  
      “我被人设计了,你不拿三十万过来,以后估计就见不到我了。”
  
      一听这话,汉斯立马道:“雪特,不是开玩笑?”
  
      “很认真。”李杜的声音冷的好像从冰坨子里冒出来的。
  
      汉斯毫不犹豫的说道:“拖住,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会带三十万块过去!”
  
      李杜皱眉考虑了一下,又给萝丝打去电话,将情况说明后,道:“我需要得到一点帮助。”
  
      萝丝立马道:“我平时不怎么攒钱,大概只有十万块,给我点时间,我得找同事借钱。”
  
      李杜笑了起来,说道:“钱我能搞定,但赌场这么欺负我,我忍不了,我要反击,不过我怕他们使用暴力。”
  
      萝丝说道:“我明白了,我尽快过去,只要你不违法,那没人可以对你动用暴力!”
  
      女警做事那叫一个雷厉风行,挂了电话后不到二十分钟,换了便装的她出现在赌场门口。
  
      又过了半小时,汉斯带着哥斯拉走了进来,此外还有一个人陪同在他们身边,是曾经有过两面之缘的花花公子阿卡洛-贝尼戴托。
  
      汉斯也知道当前情况不妙,他没有调侃和李杜站在一起的萝丝,直接将一张卡递给李杜,低声道:“三十万,怎么样?”
  
      李杜道:“将它们划走,卡留着,待会里面会有三百万!”
  
      汉斯惊讶道:“你疯了?你还要赌是不是?”
  
      李杜冷笑道:“我从没想过赌博,但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在我的家乡,赌场的人都叫我高进!赌神高进!”
  
      他不想赌博,从一开始就不想染指这东西。
  
      但是赌场既然欺负到他头上了,那他就得反击,他李杜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如果这些人以为华人好欺负,那他今天就让这些人后悔!
  
      八十万划出去,李杜举起卡道:“这上面兑换一万块的筹码。”
  
      很快,十张绿色筹码送到了他的手里。
  
      赌场里有一句话,叫做:如果说明扑克的人可以用聪明赞许的话,那么明筹码的人就可以说是天才了。
  
      李杜拿着筹码,感觉这话真是一点不错。
  
      一万美元在旗杆市足够普通家庭一个季度的生活所用,但换成筹码在他手里,就十个轻飘飘的塑料牌罢了。
  
      这些塑料牌上有很可爱的卡通贴画,给人一种心理暗示,这只是些小玩具,丢掉没关系。
  
      回到骰子赌桌,李杜挥手道:“继续进行。”
  
      箱长脸上照旧挂着公式化笑容,道:“好的,先生。”
  
      花花公子拿了一杯鸡尾酒小口的抿着,然后微笑着打量李杜,眼神令人捉摸不透。
  
      众人以为李杜先前只是普通挥手,实际上他是放出了小飞虫。
  
      骰盅落到了赌桌上,小飞虫立马飞了进去。
  
      面无表情的将十个筹码往前一推,李杜道:“全部押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