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84.继续开
    骰盅打开,两颗骰子分别是一点和四点,合起来小于七,开小。天籁 『小 说
  
      一万本金变成两万。
  
      围观的赌客没有一个跟着他下注的,包括那两个姑娘,他们现在都只是单纯观看,由此也知道,这些人都是赌场找来的托。
  
      庄家再度摇动骰子,放下后看向李杜。
  
      李杜微微一笑,将所有筹码往前一推,道:“依然是小!”
  
      庄家打开骰盅,两点和四点,他又赢了。
  
      两万变四万。
  
      围观的赌客们有点意动了:
  
      “这家伙运气真好!”
  
      “我想跟着他下两局,或许能赚点钱。”
  
      “运气好?刚才他可是输了一百万!”
  
      箱长依然微笑着看向李杜,连赢两局不算什么,这反而是一个好饵。
  
      庄家再度摇动骰盅,放下之后收回手,说道:“请您下注,买定离手,身体请勿靠到桌子上。”
  
      四万全部推了上去,李杜淡淡的说道:“这次还是小!”
  
      连续三把小,从概率上来说赢的可能性很小了。
  
      但是骰盅拉开,两个骰子都是一点,这是最小的两点!
  
      四万变八万。
  
      箱长虽然还在笑,可是微笑有点勉强了。
  
      庄家甩动骰盅,李杜将八万筹码全部推了上去,微笑道:“这次,我押大!五倍!”
  
      箱长脸上的职业化微笑顿时飞到了九霄云外,看向骰盅的眼神变得紧张起来。
  
      汉斯也很紧张,紧紧的盯着赌桌,捏着拳头低声道:“大!大!大!”
  
      花花公子换了一杯酒,放在嘴上小口抿了起来,眼神若有所思。
  
      庄家拉开骰盅,五点和六点,大!
  
      五倍之下,连同本金那八万就变成四十八万了!
  
      汉斯狠狠一挥拳,喊叫道:“法克!法克!法克!干得漂亮,哦呜!上帝保佑!”
  
      围观的赌客出惊呼声:
  
      “雪特,一局赢了四十万!”
  
      “别拦着我,我要跟着他!”
  
      “嘿,弗兰克斯,将你的筹码给我,快快快,这里有赚钱的机会!”
  
      庄家看向李杜,李杜拍拍桌子道:“继续开局,我还没有玩够呢。”
  
      箱长脸色阴沉的点点头,努力重新露出笑容,不过笑的很难看。
  
      庄家甩动骰盅,放下之后说道:“请下注,买定离手……”
  
      李杜刚要推动筹码,他忽然注意到箱长的手在胸口的一颗纽扣上按动了一下。
  
      虽然箱长的动作很漫不经心、很隐蔽,可是小飞虫的视觉无比灵敏,它的复眼几乎可以三百六十度掌控全场,任何人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它的眼睛。
  
      李杜本能的感觉不对劲,他将四十八万筹码收回了一半,将另一半一把推到了五倍区,说道:“这次是小!”
  
      立马有人跟着他下注,现在被吸引来的已经不只是那些托,还有真正的赌客,甚至连托也跟着下注了。
  
      一瞬间,五倍区里堆了大量筹码,红色、绿色和蓝色,色彩斑斓。
  
      一边下注,这些人一边喊叫着:“小!”“这次是小!”“小小小!”“一定要赢!”
  
      庄家打开骰盅,一个四点一个五点,这次是大!
  
      伴随着赌客们失望的叫声,李杜眼皮跳了跳。
  
      骰盅里的小虫刚才看到的是两点和四点,应该是小。但就在骰盅开启之前,一颗骰子古怪的翻滚了一下,由两点变为五点!
  
      赌场出老千了,他们能够控制骰子!
  
      二十四万筹码全部被收走,汉斯双手抱头一脸失望,李杜则依然表情淡然。
  
      他控制小飞虫钻入桌子中,以他所知,隔空控制骰子的技术还没有展出来,那么肯定是这桌子里有鬼,有人通过桌子里的什么工具在控制骰子。
  
      果然,小飞虫飞进去后,看到桌子中有夹层,里面是一些密密麻麻的线路和一块好像电路板一样的东西。
  
      李杜心里一动,控制小飞虫在一条线路和电路板的交界处吸收其中的时光能量,随即线路老化,最终断裂。
  
      庄家再度放下骰盅,箱长微笑着看向李杜:“先生,还要下注吗?”
  
      李杜也微笑着,他将筹码一起推到了五倍区,说道:“当然,大!”
  
      这次跟着他下注的人就少了,不过还是有几个人零散的扔了筹码在大区的五倍区上。
  
      庄家打开骰盅,两个五点!
  
      大!
  
      二十四万瞬间变成了一百四十四万!
  
      汉斯出一声尖叫:“法克法克法克!!我爱死赌博了!我爱死你了!”
  
      这就是赌博的魅力和恐怖之处,它来钱太快了,可能一两把就能赚到几年都赚不到的钱。
  
      可是它也非常可怕,十赌九输,输钱度更快,一两把可能就将一辈子赚到的钱都输掉了!
  
      看到骰子的点数,箱长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惨白,他瞪大眼睛下意识的叫道:“该死!”
  
      李杜用手指敲了敲桌子道:“继续。”
  
      庄家不动声色的看了箱长一眼,将一些白色筹码递给李杜,汉斯直接扑了上去,好像阿喵看到了三文鱼。
  
      骰子落定,李杜将所有筹码再度分成两半,收回一半,另一半放到了小区的五倍区,淡淡的说道:“小!”
  
      一群人跟着下注,小区的五倍区再度堆满了筹码。
  
      赌场监控室里,几个印第安人表情阴沉,一个穿着白西装、皮肤黝黑的中年人冷峻的说道:“怎么回事!”
  
      “如果不动磁控台,这混蛋已经连赢七局了,而且他开始用大倍率来下注!”
  
      “他出千了没有?”中年人继续问道。
  
      负责监控的印第安人摇头道:“没有,他干干净净,该死的,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动用磁控台……”
  
      “抱歉老大,磁控台不知道哪里出了毛病,现在无法使用了。”一个年轻的白人小心翼翼的说道。
  
      中年人冷着脸缓慢点点头,说道:“告诉萨尔曼,先拖住这一局。你们跟我来,下去见见这位东方赌神!”
  
      赌桌上,李杜拍拍桌子说道:“打开吧,你们还在愣着干嘛?”
  
      箱长强笑道:“抱歉先生,根据赌场规则,您需要展示出同等的赔付能力,也就是说,您需要展示出三百六十万的流动资金,这样我们才能继续赌局。”
  
      李杜皱起眉头,显然赌场在阻挠他继续赌博,这在意料之中,他本想来个战决大赚一笔赶紧走人,看来赌场不傻,不会让他得逞。
  
      就在这时候,一沓子支票被放在了赌桌上,有人微笑道:“这里有富国银行五百万的支票额度,请验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