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88.礼物出来 暧昧盟+3
    汉斯的三十万是找花花公子借的,李杜一出门立马将钱转给了他。天籁 小说
  
      之前在休息室里,汉斯已经跟他说了,他去找花花公子借钱的时候,人家二话没说就给了他一张支票。
  
      毫无疑问,李杜欠花花公子不少人情了。
  
      三月份的时候,花花公子带他去参加了一场拍卖会,然后开启了小虫一个新能力;随后,李杜设计慈善拍卖陷阱,花花公子也来帮他火上浇油来着。
  
      先前在赌场里,花花公子还用他的支票给他撑过身价,他不知道这男人什么来头,但人家屡次三番帮过他了。
  
      还钱的时候,李杜多给了他一万块,这钱不是用来还人情的,仅仅是用来表示他的感激之情。
  
      花花公子笑了笑说道:“我喜欢这样的生意,钱借出去一个小时,赚回来一万块,这比放高利贷可要酷多了。”
  
      李杜微笑道:“事实上,我以为汉斯就会去找高利贷借钱。”
  
      汉斯不满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福老大有的是刎颈之交的好兄弟,借钱还用得着高利贷?”
  
      李杜对他竖起大拇指道:“当然,福老大亲朋好友遍天下,不管在哪里拉屎,总有人给他送纸。”
  
      汉斯想了想,说道:“话糙理不糙,就是这样。”
  
      双方要分开了,李杜忍不住问花花公子:“阿卡洛,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多次出手帮我?”
  
      这个问题在他心里憋了很久,他实在想知道答案。
  
      花花公子咧嘴一笑,道:“没有原因,如果非要解释,就是我看你挺顺眼的。”
  
      李杜不太相信这理由。
  
      花花公子凑到他跟前低声说道:“这是以前的理由,现在来说,就是我想好好结交你,因为我看你的这位朋友也很顺眼,你以后要帮我。”
  
      说着,他对萝丝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笑容很纯很阳光。
  
      但萝丝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对李杜说道:“没事了,我先回去上班了。”
  
      她是打车过来的,离开的时候还得打车。
  
      很快,一辆红色的敞篷法拉利开了过来,花花公子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微笑道:“嗨,女士,我来送你?”
  
      萝丝淡淡的说道:“抱歉,我皮肤不能吹风,做敞篷车会过敏,再见。”
  
      一辆出租车开过来,她拉开车门上车,留下花花公子对着李杜等人展示笑脸。
  
      李杜也笑了起来,汉斯同样在笑,嘲笑。
  
      这件事暂时结束,李杜赚到了人生中第一大桶金——账户里一下子有了五百多万美元,折合成人民币,他就成了千万富豪!
  
      有了这些钱,他对拍卖摩托车的收入所得就不甚在意了。
  
      不过他对旧货拍卖这个行业很感兴趣,周末还是很开心的和汉斯去了赫斯曼市场。
  
      市场拍卖是在傍晚开始,白天是展览物品的时间,你看中了什么,可以随便观摩,看中车子的可以试车。
  
      李杜他们的三台摩托车是其中的小明星,汉斯说得对,这种车在当地很受欢迎,比品牌摩托车还受欢迎。
  
      原因在于,他们组装的摩托车,用的配件很少,这样出问题利于维修。
  
      除了摩托车,这里参加拍卖的还有一台沙滩车和一台皮卡车,此外还有各种二手家具和电器。
  
      在人群中李杜看到了杂货店老板凯文的身影,他过去打了个招呼,凯文今天既是卖家又是买家,这是他处理货物的重要市场。
  
      “有没有你喜欢的东西?”凯文问道。
  
      李杜摇摇头,道:“暂时没看到,我现在没什么特别需要的东西。”
  
      凯文说道:“你是个安静的家伙,和汉斯那小子可不一样,真不知道你们怎么会成为朋友。”
  
      李杜很认真的说道:“不是朋友,是兄弟,福老大说我们是好兄弟。”
  
      凯文大笑道:“哈哈,看来你们很合得来。”
  
      “当然,我们两个就像轮毂配轮胎那么合得来。”汉斯吊儿郎当的声音在两人后面响起。
  
      李杜问道:“你去浪回来了?”
  
      汉斯露出伤心的表情:“你怎么这么说我?我哪里去浪了,该死的,我是去帮你找好货了。”
  
      “找到了什么?”李杜很怀疑。
  
      汉斯神秘的挤挤眼,道:“待会给你个惊喜。”
  
      到了日落时分,在太阳最后一抹阳光消失的时候,拍卖台四周的灯光全亮了起来,好几盏碘钨灯火力全开,亮如白昼。
  
      一个中年白人拿着话筒走了上去,好像明星见面会那样招手喊道:“嗨我亲爱的兄弟姐妹,欢迎来到一周一度的赫斯曼杂货拍卖会我是你们的老朋友赛迪特尔……”
  
      “老婊砸你快点开始吧!”
  
      “你是赛迪特尔不是贾斯汀比伯,别在那里装逼了!”
  
      “我等不及要和我的新柜子见面,你切入主题吧。”
  
      场下的观众纷纷出声笑骂,不过以调侃为主。
  
      李杜说道:“这里氛围比仓储拍卖要好很多,也火热很多。”
  
      汉斯吃着热狗道:“当然了,大家不是竞争关系,而仓储拍卖我们都是竞争对手,总而言之,钱是原罪我的兄弟!”
  
      在众人调侃中,拍卖会迅来开序幕。
  
      先上场的货物吓了李杜一跳,竟然是两只羊。
  
      大家见怪不怪,在拍卖师的鼓动下纷纷出价:“两百块!”
  
      “好的这位伙计出价两百块有没有更高的?”
  
      “两百二十块!”
  
      “两百二十块这是个识货的哥们那么谁愿意出更多的钱呢?”
  
      “两百五十块!”
  
      “好了,价格到了两百五十块我现在想说三百块别让五十块成为阻碍伙计们举起手让我看看谁手里有三百块……”
  
      “四百块!”
  
      “四百块四百块四百块好一个痛快的小伙子这是个很棒的价格有没有人出更高的钱四百二十块怎么样?”
  
      “没有吗那么四百块第一次四百块第二次四百块成交!”拍卖师挥拳,第一笔交易达成了。
  
      李杜惊讶道:“还可以卖牲口吗?”
  
      汉斯点头道:“是的,除了不能卖人不能卖违禁品,其他东西都可以在这里上台出售。”
  
      后面的东西正常很多,主要是家具家电等等。
  
      过了半个来小时,一个小锦盒被送上了场,见此汉斯立马抖擞起了精神,道:“ok兄弟,我要送你的礼物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