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94.谁干的 暧昧盟+9
    浣熊会游泳,但事出突然,干脆面落水后难免惊慌,各种扑腾各种挣扎,几乎吓死!
  
      李杜下水将它捞起来,干脆面用爪子使劲抱着他手臂,将他视为唯一依靠,又是惊恐又是委屈,出呜呜叫声。天『』籁 小说
  
      这样,李先生不得不给它一个交代,他对着阿喵一瞪眼,小虎猫立马转身就跑,三两下消失在了绿草丛中。
  
      见此,汉斯大笑了起来:“李,你没辙了吧?”
  
      李杜被虎猫气到了,这熊孩子不光学会了闯祸,还学会了闯祸后吃干抹净不认账!
  
      他愤怒的喊道:“阿喵,给我回来!阿喵,这次我真的、真的生气了!”
  
      一个毛茸茸、带虎斑的小脑袋从灌木丛里伸了出来,小心翼翼的看着李杜,目光警惕,看样子随时准备撒丫子逃跑。
  
      李杜冷着脸对它招手:“阿喵,过来!”
  
      汉斯补充道:“你如果想挨揍你就过来,我敢誓,你爹会打得你三天动弹不了!”
  
      阿喵看着李杜的表情打了个哆嗦,将小脑袋收了回去,只留下两只精灵古怪的大眼睛。
  
      李杜对汉斯做了个‘滚蛋’的手势:“思想有多远,你就滚多远!”
  
      他回头看向阿喵,结果小家伙不见了,这次连眼睛也没了。
  
      干脆面明白李杜要收拾阿喵的心思,立马变得龙腾虎跃,它跳出怀抱落地后将前爪在空中挥了挥,然后就往前跑去。
  
      浣熊的前爪有达的神经,这些神经能感光也能感受气味分子,拥有类似眼睛和鼻子的功能。
  
      因此,它们寻找食物的时候,更多的不是通过眼睛和鼻子,而是通过前爪来进行,这是它们一个独特的能力,很是神奇。
  
      这次,干脆面就是用前爪来感受阿喵留在空气中的气味,带着李杜往前跑去。
  
      度假区面积很大,里面的水池也很多,至尊水池外面是大众水池,往往在百八十平面积的水池中待着十几号人。
  
      干脆面正带着李杜追寻阿喵呢,还没有现它的踪影,忽然响起小虎猫的一声尖叫,随即它迎面跑来,后面响起嚣张的大笑声。
  
      “那是一只虎猫,小心被它挠了!”
  
      “如果它敢靠近我,我就不是用热水泼它了,我会抓住它,卖给一些中东佬。”
  
      “就应该抓住它,这些家伙很值钱,据说在中东能卖到十万块甚至更多!”
  
      “法克,你不早说,早说我就抓住它去卖个高价钱!”
  
      听到这些议论声,李杜脸色阴沉了下来。
  
      湿漉漉的阿喵大踏步跑回来,看到李先生依然表情难看,它心里害怕,不敢继续往前跑,就钻到旁边一些金叶女贞丛中,在那里小声的喵呜叫了起来。
  
      李杜听出阿喵叫声中的痛苦之意,就赶紧露出微笑,走过去招手道:“没事了,阿喵,来,到老爹怀里。”
  
      阿喵抻着脖子看看他的表情,迅跑出来然后凌空跳起扑向他的怀抱。
  
      这会的虎猫已经是半大家伙了,看起来有三四十公分,不过它并不重,李杜轻易抱在了怀里。
  
      抱着阿喵他仔细一看,小虎猫的毛被水黏在一起,这些水散着热气,他摆弄开毛,看到里面表皮变成红色。
  
      在他拨弄阿喵毛的时候,小家伙疼的抽搐了好几下,显然,它是被热水烫到了。
  
      见此李杜脸色更加难看,大踏步向公众水池走去。
  
      这时候又有一个声音传到他耳朵里:“我看那猫有点眼熟,它好像是中国佬的宝贝儿。”
  
      “中国李?不会吧,弗莱迪,你认清了吗?”
  
      李杜听到这里稍微有些讶异,水池里有他的熟人,这些人应该也是捡宝人,否则不会知道他,更认不出阿喵的身份。
  
      出现在水池边,他看到了十四五个人在里面泡澡,其中有一个黑人他颇为熟悉,就是曾经挑衅过他和汉斯的青年捡宝人弗莱迪。
  
      这是李杜第二次见到弗莱迪,但他记住了这家伙的名字。
  
      因为,第一次收拾小里克的时候弗莱迪几次挑衅了他们,而第二次收拾里克父子的时候,有捡宝人提醒他们来着,说这个弗莱迪一直在打听两人消息。
  
      看着这些人,他冷冷的问道:“刚才是谁欺负我的猫来着?”
  
      他站在水池边上,而这些人都坐在水池中,所以他是用俯瞰的姿势对待众人,加上他满脸怒气,因此看起来威势十足。
  
      众人不说话了,彼此对视一眼低下头,专心致志泡起澡来。
  
      李杜指着众人道:“听不到我的话?谁刚才伤害了我的猫?谁想将它卖到中东去?一群孬种,敢做不敢当!”
  
      弗莱迪正坐在他对面,很大牌的张开双臂搭在水池边上:“嗨,中国人,说话注意点用词,这可不是你们亚洲!”
  
      阿喵被欺负,李先生满腹怒气,他冷冷的看了弗莱迪一眼道:“你干的?”
  
      黑人青年不屑的说道:“如果是我干的,你的猫早就熟了。”
  
      “哈哈,那我们岂不是有猫肉吃了。”又有一个瘦削的黑人笑了起来。
  
      李杜死死盯着黑人道:“尅有,你这么嚣张,是你干的?”
  
      大汉一开口他就听出来了,刚才说要抓了阿喵去中东的声音就是他出的。
  
      被他质疑,大汉还抵赖:“去你吗的,蠢货,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泼的热水?别诬赖老子!”
  
      李杜冷笑道:“我有说过是泼了热水伤害到它的吗?做坏事就罢了,这样没脑子还做坏事,说你是蠢货都侮辱了蠢货这个词!”
  
      有几个人出嘘声:
  
      “哇哦,巴德,你侮辱了蠢货这个词!”
  
      “哈哈,刚才让你别招惹是非了!”
  
      “这家伙真是没脑子,他被弗莱迪耍了!”
  
      被众人嘲讽,黑人巴德恼羞成怒,他从水里站起来大声说道:“是我干的,怎么了?”
  
      李杜快扫了他一眼,然后看到了他穿着的一次性泳裤上。
  
      这种泳裤靠松紧带卡在腰上,为了让人们泡澡舒服,也因为美国胖子多而泡澡的胖子尤其多,所以泳裤都做的很大很肥。
  
      恰好巴德长得削瘦,见此李杜放出小飞虫飞到他裤腰上迅吸收了松紧带里的时光能量。
  
      于是,松紧带很快老化失去了弹性,短裤浸水后湿漉漉的很沉重,没有松紧带卡住腰部,一下子就滑落了下来。
  
      水池里响起惊呼声,巴德傻眼了,他急忙想提起裤腰,但小飞虫吸收松紧带里时光能量的时候,顺便将裤腰里的时光能量也吸走了。
  
      巴德使劲一抓裤腰,结果裤腰‘嗤啦’一下子被撕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