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96.杀鸡儆猴 uoduck盟+1
    李杜摇摇头道:“道歉有用,那还要法律干嘛?”
  
      汉斯吹了声口哨:“哇哦,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道了?这句话我喜欢。”
  
      巴德将身体使劲缩在水里,道:“别欺人太甚,李,这里有保安,大不了我找保安来保护我。”
  
      李杜说道:“当然可以,你如果不怕被更多的人看到你的小鸟,那你就可以随便喊人,你甚至可以将亚利桑那的民兵叫来。”
  
      巴德强作冷静的说道:“我不在乎,我会让保安给我拿一套衣服,我在水里换上。”
  
      作为男人,他的鸟其实不小,可是作为黑人,他的鸟就不算大了,特别是被冰凉泉水泡过,又被惊吓到了,这会更萎缩成一小团。
  
      男人特别是黑人,总是对这种事比较看重,李杜捏住了他的痛脚,所以他才会老实下来。
  
      汉斯上来帮忙,他摇摇手机道:“你不在乎?那我将录像传给伙计们看看了?我敢打赌,所有捡宝人都愿意看这热闹。”
  
      李杜补充道:“我这里还有一堆照片,很有意思的照片。”
  
      巴德露出愤怒表情,随即又变得沮丧起来,陪笑道:“别这样,两位伙计,刚才我做错了,我愿意道歉。”
  
      这些照片和录像一旦传播开来,那他在仓储拍卖行业就没法混了。
  
      旁边有和他一起的捡宝人不满了,说道:“巴德,别怕,他们不敢这么做,这样侵犯你的**权。”
  
      汉斯冷笑道:“是啊,然后呢?我们有钱请最好的律师,我们有办法让你们查不到是谁出的这些照片和视频,所以,谁能把我们怎么样?”
  
      “别太过分了,福老大。”捡宝人说道。
  
      李杜指着他道:“过分?是谁过分?我的猫只是从这里路过,你们就用热水泼它!这是什么?这是虐待动物,我同样可以起诉你们,懂吗?!”
  
      捡宝人怂了,嘟囔道:“又不关我的事。”
  
      巴德说道:“李,听我说听我说,我做错了,但事实上我们都是受害者,是弗莱迪那混蛋挑拨了这件事,否则我干嘛伤害一只猫呢?”
  
      李杜眯起眼睛,“弗莱迪?”
  
      “对对,就是弗莱迪,他鼓动我用热水泼这猫,他怂恿了我。”巴德赶紧说道。
  
      李杜道:“很好,我会收拾他,不过现在要解决的是你伤害我的猫这件事。”
  
      “我道歉!”
  
      “我不接受!”李杜冷冷道。
  
      巴德绝望的喊道:“那怎么样才行?看在上帝的份上,放过我一次。”
  
      李杜看了看脚下的水壶,道:“是用这里面的水烫了我的猫?”
  
      巴德心里浮现出不妙的想法,惊恐道:“什么意思?”
  
      李杜慢慢说道:“我这个人做事最公道,我不欺负认,可也绝不愿被人欺负!我的意思是,让我用热水烫你,这件事就扯平!”
  
      巴德下意识吼道:“绝不行!该死的……”
  
      李杜挥挥手机道:“那好,你向上帝祈祷吧,希望你的照片不会引起媒体的兴趣,否则你可以做网红了。”
  
      “那更好,做了网红赚钱可比仓储拍卖简单的多。”汉斯嬉笑道。
  
      向来寡言少语的哥斯拉也罕见的开口了:“你缺不缺经纪人?”
  
      巴德一脸悲愤的蹲在水里,一群人围在四周,好像看动物园里的猴子。
  
      这种感觉显然很不好,黑人青年最终绝望的问道:“你真要这么心狠手辣吗?”
  
      李杜面无表情的说道:“对于招惹我的人,我没有赶尽杀绝已经是心慈手软了!”
  
      巴德咬咬牙道:“好,我答应你!”
  
      汉斯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低声问李杜:“真要这么搞他?”
  
      李杜说道:“怎么,你也觉得我心狠手辣?比起赌场的马林,我应该算是很仁慈了吧?”
  
      “那不一样,兄弟。”汉斯说道。
  
      李杜道:“是的,不一样,所以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正我不想和他做朋友,那么用他来杀鸡儆猴不是挺好吗?”
  
      他这么做确实有点狠,可美国人特别是黑人和墨西哥人就是这样,欺软怕硬,他们屡次欺负到他头上,他都隐忍不,不想搞得太难看。
  
      可经过赌场一事他算是想明白了,儒家文化和以和为贵在这里没市场,他要想不被人欺负,那就得够狠、够凶!
  
      李杜不做坏人,可也不做软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诛之!
  
      用脚踢了踢水壶,他说道:“你烫到了我的猫后背,我可以允许你随便选一个部位来承受热水,自己动手吧。”
  
      黑人青年怨毒的看了他一眼,一只手捂着下体一只手哆哆嗦嗦的拎起水壶。
  
      犹豫了几秒钟,他咬着牙将水壶嘴往肩膀上沉了一下。
  
      热水洒在他肩膀上,他惨叫着将水壶扔到水里,吼道:“你满意了?!你满意了!你满意了!”
  
      李杜挥手带着汉斯和哥斯拉离开,他还是不怎么狠心,巴德只倒了一点水,他看出这家伙在装腔作势。
  
      不过他的目的达到了,那就是杀鸡儆猴!
  
      他们在水疗中心待了一天一夜,一千块钱不光可以泡冷泉水,还能在里面休息一晚上。
  
      第二天老房拍卖开始,五六十个捡宝人出现在了积雨云社区门口。
  
      李杜他们赶到后,捡宝人们纷纷让开路,没人再敢招惹两人。
  
      显然,他惩戒巴德的事已经传开了。
  
      看着人群,李杜说道:“人不多啊。”
  
      四十多间房子,只有五六十个人来参拍,人数确实算少的。
  
      汉斯解释道:“很简单,大家都被老屋拍卖坑过,没几个人能赚到钱,所以对这种模式的拍卖会不感兴趣。”
  
      拍卖官是李杜他们的熟人,艾登-亨弗里斯,旗杆市一个很出名的老拍卖师,史密斯仓库公司的所有仓库都是他来负责。
  
      看到李杜和汉斯,他点头打了个招呼:“祝你们收获多多,你们出现我就心安了。”
  
      对捡宝人来说,李杜和汉斯是竞争对手,对拍卖师们来说,他们是送财童子。
  
      李杜参加的拍卖会都会有收获,很多人会跟着他出价,这样就容易拍出高价仓库,而拍卖官靠仓库拍卖价拿提成,自然喜欢他们这样的人。
  
      到了九点钟,亨弗里斯吹了声口哨喊道:“伙计们开工了还是老规矩你们进入房子有一分钟时间可以随便走但什么都别碰否则就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