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202.非同一般的邻居 2
    绕着荒地转了一圈,李杜现这里面积很大,估计得有小农场的一半,二十多公顷。天 籁 『小说
  
      他问道:“租金多少?”
  
      “一年两万块。”
  
      李杜惊叹道:“哇哦,一个月连两千块都用不了?也就是说,我们每个月租赁一公顷的土地,用不了一百块钱?这是阿拉斯加吗?”
  
      美国买下阿拉斯加被认为是一笔大赚的生意,沙俄政府只用了七百万美元的价格,就将这片足有一百七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卖给了山姆大叔。
  
      汉斯说道:“这是州政府的新开地,不能用来种植农作物,不能用来开设工厂,所以如果它的出租价格不够便宜,谁会租呢?”
  
      李杜问道:“那我们存放垃圾没问题吗?”
  
      “到期之后将垃圾收拾干净那就没问题。”汉斯说道,“另外不能污染土地,我想这点也不会有问题,是吧?”
  
      李杜道:“当然!”
  
      他当即决定租下这片土地,价格低廉,隔着赫斯曼旧货市场又很近,正好方便他们处理到手的垃圾和旧货。
  
      不过他们隔壁就是阿米绪人的聚集地,这个地方李杜上学时候就听说过,在旗杆市名气很大。
  
      准确的说,阿米绪人并不是一个民族,而是一个源于16世纪欧洲宗教改革时产生的宗教派别。
  
      他们恪守古老的服饰和传统生活方式,他们出行不用汽车,生活不用电器,耕种不用化肥。
  
      尽管他们已进入北美大6生活了几百年,但是他们始终坚守着自己的宗教信仰和价值体系,没有被飞展的美国主流社会所改变。
  
      李杜对他们很好奇,很多美国人和外国游客对他们也很好奇,不过阿米绪人不愿意做被参观的小动物,也不愿意被外人打扰,所以外界的人很难接触到他们。
  
      他们骑着摩托车上路,刚出小树林,一辆停在路边的马车上下来个中年人,对着两人招手。
  
      汉斯开车过去,问道:“嗨,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这是个四十来岁的白人,穿着白色短袖衬衣和黑色西裤,脚上是草鞋,头上是一顶黑色遮阴帽,看起来有点不伦不类。
  
      李杜知道这就是阿米绪人的一种打扮,但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就好奇的打量了起来。
  
      他刚听说这些人的时候,有人介绍说,无论在什么地方,你一眼就能把阿米绪人认出来,因为他们的服饰与众不同。
  
      不论是男人的服装礼帽,还是妇女的衣裙,外套都是一水的黑色。
  
      男人一般是黑色西装搭配白色衬衣,妇女一般是黑色家居裙,只有在节日或婚礼上,妇女们才加上一方纯白的披肩,变换一些简单的色调。
  
      李杜看这个男人,感觉他像是从中世纪的欧洲走出来的,不光是衣着,还包括气质,很单纯、很朴实的气质。
  
      他们停车后,中年人脱帽行礼,说道:“两位好,我叫托马森,我想问一下,你们打算租下丛林空地吗?”
  
      “丛林空地?你说的是后面那片荒地?”汉斯问道。
  
      托马森微笑道:“是的。”
  
      汉斯道:“对,我们有这个打算,请问有什么指教吗?”
  
      托马森摆摆手道:“不,不,我只是好奇的问问,因为我们会成为邻居,我家就在这旁边。”
  
      他指向侧前方的一栋木屋,屋子藏在树木和草地后面,一排小木屋连在一起。
  
      汉斯说道:“很高兴认识您,托马森,我是汉斯,汉斯-福克斯,这是我的兄弟,李杜,你叫他李就好。”
  
      “你好,汉斯,你好,李。”中年人微笑着行礼。
  
      他将帽子放在胸口,然后点头,这种礼节李杜只在关于中世纪生活的电视里看过。
  
      汉斯说道:“我明白您的意思,托马森,我们租赁这块土地的目的是容纳一些收购来的二手用品。不会在这里搞度假庄园,不会开party,不会带游客来,更不会影响你们生活。”
  
      托马森笑了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看来你猜到了我的目的,那我就放心了,不过我还想问问,你们不会将电力拉过来吧?”
  
      汉斯摇头道:“当然,政府怎么可能允许我们这么做?”
  
      得到这回复,托马森就兴高采烈的离开了。
  
      李杜难以置信,说道:“他们不愿意让生活变得更舒适更简单吗?”
  
      汉斯说道:“显然,他们不乐意这么做。”
  
      后面他们开车上路,汉斯走小路,然后就见到了更多的阿米绪人。
  
      他们不用汽车,而是驾着单驾马车外出,农夫们不使用拖拉机和任何新式机械,他们用马拉犁耕地。
  
      李杜算是开了眼界,在他印象里,美国的乡镇社区是五颜六色的繁华之地,可是阿米绪人的聚集地颜色很简单,就是黑白两色。
  
      “这里有多少阿米绪人?”他兴致勃勃的问道。
  
      汉斯说道:“人数很少,大概有一千多户六七千人吧?最多的在宾夕法尼亚,据说有三十五六万人。”
  
      “你对他们还有什么了解吗?我挺好奇的。”
  
      汉斯哈哈笑道:“那可多了,你想知道什么?他们是美国早期移民中的一支,他们视己为浊世中的一股清流,与世无争,崇俭好德。”
  
      “他们是清教徒中最严格的一群,终生追求心灵的平静,拒绝现代的生活,说高地日尔曼语,坚持自己教育后代。”
  
      “……”
  
      听着汉斯洋洋洒洒的介绍,李杜惊讶道:“你对这些人还真是有够了解,我说你是个百事通吗?”
  
      汉斯嘿嘿笑道:“我了解他们,是因为我曾经想要加入阿米绪人当中,有一段时间我想寻找人生的意义和生命的真谛。”
  
      “那你怎么没加入进去?”
  
      “因为不能喝酒,不能泡吧,不能泡妞,不能玩电动游戏,而我觉得人生的意义就在于烟草酒精和女人!”
  
      李杜只能对他竖中指,不过经过他的了解,汉斯年轻时候应该也做过文艺青年,后来生了些事,刺激到了他,改变了他的为人。
  
      摩托车一路行驶,穿过阿米绪人的聚集村,直奔市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