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242.一低头的娇柔
    ps:预告一句,明天开始第二波爆更,希望大家能给弹壳留几张月票和推荐票,拜谢!****
  
      夏日午后。』  
  
      两点钟的阳光很炽热,烈到照耀在人身上,就跟沸水泼洒一样。
  
      苏菲拉上了客厅落地窗上悬挂的竹帘,这样一下子,阳光变得斑驳6离起来,带上了一丝慵懒的味道,不再那么锋芒毕露。
  
      她掀开键盘盖,黑白交错的琴键出现在她的面前。
  
      一道阳光洒在上面,苏菲轻抚琴键,光芒逐渐闪耀开来,好像在沿着一道优雅的弧线缓缓流淌。
  
      轻轻吸了口气,苏菲的俏脸上露出悠然的微笑,她的手指在琴键上慢慢摁动,然后加。
  
      很快,清脆的琴音响了起来,从低音滑到高音,琴音逐渐高亢,随着节奏,慢慢的又从高音徐徐滑落。
  
      李杜将茶煮上,然后倚在厨房门口看着这一幕,专心致志的听着欢快的琴声。
  
      这钢琴曲的调子轻快而欢愉,琴音高高低低的跳动,曲调紧凑时如精灵穿越风雨而舞动,曲调松弛时候,又如潮水般缓缓回落。
  
      随后几分钟的时间里,钢琴声在客厅每个角落里响了起来,时而舒缓、时而湍急,但永远都那么轻快清脆。
  
      在这样轻快的音乐声中,屋子里的夏日沉闷氛围被一扫而空。
  
      李杜头一次相信,音乐这东西是有生命的。
  
      一曲作罢,苏菲最后流畅的敲动琴键,带着缠绵的尾音,琴声落下。
  
      最后散落的琴音,李杜听了感觉就像散落在玉盘的翡翠珠,细碎、光滑、透亮,还泛着光泽。
  
      苏菲扭头笑着看向他,碧绿的双眸清澈无比,那一瞬间,李先生感觉这就是他先前想到的那些翡翠珠。
  
      “感觉如何?我的琴技还不错吧?”
  
      李杜诚恳的说道:“请再来一遍!”
  
      苏菲欢快的笑了起来,道:“如您所愿,我的先生,这是对我最好的赞誉。”
  
      听到这句‘我的先生’,李先生虽然知道这是她随口说的话,可是忍不住心里一动,有种想就这么过下去的冲动。
  
      琴音再度响起,这次她换了曲子,不再那么欢快,但更轻柔,一样很动听。
  
      长长的曲子弹完,苏菲微笑道:“你知道它的名字吗?”
  
      李杜尴尬的摇头,他的音乐素养几近于零。
  
      苏菲道:“是《春之印记》,春夏衔接,我觉得这挺好的,是吧?”
  
      李杜说道:“当然,两曲子都很美。”
  
      茶水煮开了,咕咚咕咚的泛起水泡,枣片和柠檬片被滚沸的开水冲起在水面,周围是舒展开的红茶。
  
      顿时,一股带着水果味道的茶香弥漫开来。
  
      等到茶水煮开了,李杜倒入杯子里,他倒了一半,茶水很浓,有点果汁的粘稠。
  
      不过等到他往里放入大量冰块,随着冰块融化,水果茶便被稀释开来,也变得冰凉起来。
  
      坐在树下的小木桌旁,两人一人一杯冰镇的水果茶,阿喵得到了一条小鱼干,干脆面则得到了一块苹果。
  
      阿喵叼着小鱼干上了树,它不急着吃,因为它饱了,就放下小鱼干,四肢自由垂落,将身躯挂在一根树枝上。
  
      干脆面则捏着苹果着急的绕着树转圈,寻找水源浣洗它的食物。
  
      李杜无奈道:“干脆面,这里没有水,不用洗了,我给你洗干净了。”
  
      干脆面不知道听没听懂,它眨巴眨巴小眼睛,还是焦急的左右张望。
  
      李杜摊开手道:“没有水,洗干净了。”
  
      干脆面低下头叹了口气,从长长的鼻腔往外喷气,这样听起来格外的响亮。
  
      然后它捏着苹果摆动爪子,好像面前有水一样,依然在做浣洗的动作。
  
      苏菲笑道:“干脆面是个聪明的浣熊,聪明的浣熊才会做这样的动作。”
  
      李杜养了干脆面后,没事便会查询有关浣熊的资料。
  
      确实,浣熊这个清洗食物的动作很奇怪,它们这么做不是为了真的要洗涤什么,好像就是基因里有这样的意识。
  
      聪明的浣熊即使没有水,它们也会这么做,好像它们在脑海中模拟出了面前有水一样。
  
      李杜喝了口红茶,使用了冰块的原因,非常凉爽,不过这影响了口感,果香和茶香都受到了稀释。
  
      午后的旗杆市没有什么风,这样依然有些炎热。
  
      好在过了一个小时后,随着太阳西斜,温度开始降低,这样在树荫下喝水果凉茶的感觉就比较舒适了。
  
      李杜聊了他在洛杉矶的一些见闻,苏菲很认真的倾听,时不时问两句,俏脸上满含期盼之情。
  
      介绍完后,她说道:“你们还去过哪里?还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吗?”
  
      李杜问道:“你没有去过吗?”
  
      苏菲惆怅的趴在桌子上,用双手支撑下巴说道:“哎,都怪我太宅。我从小到高中毕业,一直待在旗杆市,后来去了菲尼克斯上大学,毕业后就又回来了。”
  
      李杜很吃惊:“你没去过洛杉矶?或者拉斯维加斯?拉斯维加斯隔着旗杆市可不算远。”
  
      苏菲遗憾的说道:“最远就是菲尼克斯,我的人生是不是很枯燥?”
  
      说到这里,她变得有些郁闷起来。
  
      李杜下意识的握住她的手,说道:“怎么会呢?安稳的生活也很好,不过你要是喜欢,那我以后可以带你出去走走瞧瞧。”
  
      被他的手握住,苏菲猛地瞪大眼睛,细腻的面颊上出现了两朵红云,然后迅低下头。
  
      至于李杜说了什么,她估计根本没听进去。
  
      见此,李先生也有点尴尬了,不过小手暖乎乎的皮肤很光滑,抓在手里还挺爽的,他便没有放开。
  
      这样下去氛围会变得很尴尬,李先生就装作很自如的样子继续道:“我在洛杉矶碰到了一位姑娘,嗯,这是我们第三次相遇,她和你正好相反……”
  
      他讲了讲蒂娜的故事,这姑娘为了追求音乐梦想在全美漂泊,就像一只骄傲又强壮的野雁。
  
      苏菲用剩下的手撑着下巴,出神的听着他讲述蒂娜的事情。
  
      等到他讲完了,她幽幽的说道:“你对她真了解。”
  
      李杜一愣,顿时明白自己办了蠢事!
  
      他赶紧想办法补救,好在苏菲只是随口感慨,继续道:“她的生活很丰富,每天都很精彩,可我想我做不了,我照顾不好自己。”
  
      李先生笑道:“那我来照顾你?”
  
      苏菲也笑了,横了他一眼道:“我是说,我如果去流浪那照顾不好自己,如果依然像现在这样,我当然能过的很好。”
  
      李先生厚着脸皮笑道:“那等到你去流浪的时候,我照顾你。”
  
      苏菲挑挑娥眉做出一个不置可否的表情,笑嘻嘻的说道:“但我现在不想去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