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243.女神和女神经 1
    和苏菲在树下待到了傍晚时分,他们聊了很多话题。
  
      苏菲没离开过亚利桑那州,她以前是个保守又容易满足的姑娘,现在随着年龄增长,她对外面世界有些好奇起来。
  
      李杜给她讲了他去过的一些小城小镇,给她讲了中国,讲了东北的森林和雪,讲了西北的沙漠和风,讲了东南的湖泽和水,讲了西南的高原和山。
  
      苏菲被中国文化吸引住了,她平时也会看历史和地理类书籍,但书上介绍的东西和通过人说出来的终究不一样。
  
      到了夜幕降临,李杜才离开。
  
      回到家里,罗裙坐在沙上看电视,抱着个毛茸茸的狗熊在哈哈大笑。
  
      看到李杜回来,她‘嗖’一下子窜下来,将大狗熊玩具举在身前然后跑了过来,嘴里还出吼叫声。
  
      阿喵和干脆面吓了一跳,刚刚跑出背包的它们争先恐后往里钻,阿喵下手快,踹了干脆面一脚,将它踢了出去,自己霸占了背包。
  
      这时候罗裙举着玩具熊跑过来了,干脆面毫不犹豫,趴在地上肚皮朝上,咧着嘴耷拉着舌头,两眼一闭,装死!
  
      阿喵从背包探出头来,惊恐的看着这一幕。
  
      罗裙被逗乐了,她将玩具熊扔到了干脆面身上,笑道:“太好玩了,原来动物受到威胁的时候真会装死呀……”
  
      她的话没说完,背包里的阿喵鼓起勇气,夹着尾巴冲了出来,跑到玩具熊跟前来了个凌空抽射。
  
      它用前爪在地上一撑,后爪狠狠踹在毛熊身上,将它一把踹飞!
  
      踹开毛熊,阿喵用嘴巴叼着干脆面的脖子往后拖。
  
      拖了几步后它现毛熊落地后没有站起来,小眉毛一皱,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它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用爪子试探的去拨拉毛熊。
  
      罗裙一跺脚叫道:“啊呜!吼吼!”
  
      全神贯注研究这个大怪物的阿喵被吓了一跳,来了个旱地拔葱跳起一米半,将虎猫惊人的弹跳能力完全展示了出来。
  
      落地之后它转身便跑,一路钻进沙底下,只露出个毛茸茸的小脑袋警惕的看着毛熊。
  
      不远处,干脆面屁滚尿流的跑过来,和它一起钻在沙底下观望。
  
      慢慢的,它们现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就从沙底下钻了出来,再度去试探的用爪子挠毛熊。
  
      罗裙继续开口吓唬它们,但这次它们不害怕了,只是机警的回头看她一眼。
  
      毛熊瘫在地毯上,阿喵和干脆面终于确定它根本不会伤害到自己,顿时来了精神。
  
      两个小家伙扑上去,跟饿虎扑羊似的,小爪子连抓带挠,嘴巴张开使劲撕扯,几秒钟就将毛熊的脑袋给卸下来了……
  
      罗裙叫道:“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们放它一条狗熊命,这是我买给你们的礼物!”
  
      李杜上去将阿喵和干脆面推开,它们不甘心的看着毛熊往后退,李杜无奈道:“这是礼物?”
  
      趁着他说话分散了注意力,阿喵‘嗖’的一下子又跑了回来,一爪子摁在毛熊身上,在它后腿之间又掏了一把!
  
      见此,李先生夹了夹腿,他决定以后得好好训练阿喵,这个攻击双腿之间的习惯可不好,太危险了!
  
      罗裙捡起毛熊,遗憾的说道:“可惜,我才买了一个小时,真是太浪费钱了。”
  
      李杜干笑道:“你怎么想起买这东西做礼物了?”
  
      罗裙耸耸肩道:“我觉得它们会喜欢,我以为它们会乐意增加一个小伙伴……”
  
      说到这里,她抽了抽鼻子,然后怀疑的看着李先生道:“你去哪里鬼混了?身上有香味,女人的香水味。”
  
      李杜赶紧后退一步,道:“你狗鼻子?这么灵?”
  
      罗裙用手指点了点他,冷笑道:“承认了?”
  
      李杜没好气的推开她的手指,道:“我承认什么了?谁去鬼混了?我今天去见了个朋友。”
  
      “女朋友?”
  
      李杜翻白眼道:“女性朋友,不关你的事。”
  
      罗裙看了看他,情绪迅变得低沉起来,她回到沙上坐下,双臂环抱膝盖,身躯缩成一团,表情看起来很孤寂。
  
      李杜惊讶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罗裙抬起头,努力微笑道:“没什么呀,你说的对,不关我的事,我干嘛老是喜欢多管闲事?”
  
      她的眼睛晶莹剔透,眼神泫然,清澈的泪珠就挂在了眼角。偏偏她的嘴角勉强上挑,努力做出微笑的样子。
  
      李杜受不了了,这种哭着微笑的表情实在太让人心疼了。
  
      他坐过去,微笑道:“哎,我就是随口一句玩笑话,你还当真了。其实我今天,就是去见了……”
  
      “那你是不是不要我了?”罗裙瞪大眼睛怯怯的问道。
  
      李杜:“啊?”
  
      “你要把我扔掉吗?你要去和她生活对吗?”罗裙继续问道。
  
      李杜继续懵逼:“啊?”
  
      罗裙擦擦眼睛,说道:“你现在的样子很傻很天真,你真是傻,不过傻的挺好玩的……”
  
      李杜使劲搓搓脸,道:“你到底在干嘛?你这是什么意思?”
  
      罗裙一改先前的哀怨哀婉,她哈哈笑道:“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想逗逗你,瞧瞧你那傻样,你是不是以为我爱上你了?刚才我是不是很像现丈夫出轨的小女人?”
  
      李杜很想竖起中指,但他知道自己得表现的绅士一些。
  
      罗裙抱起阿喵大笑:“现在轮到你变成怨夫了哈哈,你真有意思,看不出我在逗你,看不出我在开玩笑吗?”
  
      李杜怒道:“这种事有什么好笑的?”
  
      罗裙将阿喵抛起来、接住又抛起来,笑道:“当然好笑啦,哈哈,不过我还真挺好奇的,你那位小女友是医生还是护士?”
  
      阿喵被这样玩闹异常愤怒,但它不敢挣扎,生怕罗裙不小心没接住将它摔在地上。
  
      “女神经。”李先生无奈道。
  
      罗裙继续抛起阿喵,笑道:“我逗你玩啦,你整天都那么一本正经的样子,很无趣的好不好?快说,你女朋友是医生还是护士?”
  
      李杜没好气道:“你怎么猜出来的?还是你调查我?”
  
      罗裙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道:“这还用调查?你身上的香水味里夹着很浓的酒精味,如果她是医生,我还能猜出她是外科医生!”
  
      李杜不得不服气,这个女神经病有两把刷子。
  
      看到他不说话,罗裙开心的问道:“我猜对了?”
  
      “嗯。”
  
      罗裙挥拳:“耶,我就知道我的逻辑推理能力和观察能力都很棒!”
  
      “喵呜!!”阿喵一声惨叫,罗裙挥拳,忘记了抱住它,它从空中落下硬生生摔在了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