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255.不成朋友 时间盟+5
    “如果你们的贩卖机比我这些更有特色、更有收藏价值,那我不吝啬金钱,我愿意买下它们。天籁 小说”
  
      指着屋子里的自动贩卖机,鲍尔一脸得意洋洋。
  
      李杜一看就知道自家的贩卖机入不了人家法眼,这里的机器都很有特色,可能和圣诞老人绿瓶一样,都是收藏版。
  
      汉斯看到后露出吃惊表情,道:“这些都是什么贩卖机?我怎么没有遇到过?”
  
      鲍尔走到第一台机器前,说道:“来,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oo7版特工贩卖机,它可以激你的内心的特工潜质。”
  
      “当你购买可乐时,它会要求你输入名字,接下来你需要在7o秒内跨越重重障碍到达一个特定地点,大声歌唱oo7主题曲,这样,你将会获得一张oo7的电影券。”
  
      李杜看着这台巨大的贩卖机,道:“这不是常规机器吧?是给oo7电影做广告的或者和oo7电影方合作专门生产的?”
  
      鲍尔点头道:“是的,它是当初为了给电影进行广告而投放到市场的。”
  
      汉斯笑道:“这机器有意思,我只想买一罐可乐,可是却得进行重重冒险然后得到一张电影票。是不是如果没有冒险成功,那钱就白白放入贩卖机里了?”
  
      “这里有可以不必冒险也不必花钱就能买到可乐的贩卖机。”鲍尔指向后面一台机器,道,“抱一次奖一罐。”
  
      汉斯上去使劲抱了机器一把,然后‘咕噜’一声响,一罐红色的可乐就滚了出来。
  
      鲍尔这里的贩卖机都很有特色,此外还有机器人贩卖机、跳舞可乐机、细盐胡椒瓶贩卖机、弹球球贩卖机等等。
  
      这些机器,每一款放到街头都会收获极高的回头率,相比之下,他们的两个贩卖机就太普通了。
  
      汉斯后面再没提自家那两台贩卖机,他们在鲍尔的别墅里进行了一番参观,又尝了几种市面上少见的饮料,然后离开了别墅区。
  
      出了门,李杜感慨道:“我太喜欢这些收藏家了,他们真是什么东西都会收藏呀,一堆瓶子买了好几万块,真是疯狂!”
  
      哥斯拉跟着点头:“竟然会喜欢收集瓶子!”
  
      汉斯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哥斯拉,如果你有钱了,你会不会收藏汉堡?”
  
      哥斯拉坚定的摇头:“不!”
  
      李杜笑道:“谁那么傻啊,会收藏汉堡?”
  
      哥斯拉说道:“我收藏香肠,香肠好吃,晒干还易于保存。”
  
      李杜:“……”
  
      这次出售的商品,是有史以来最让李杜感觉新奇的一次,十几个可口可乐的玻璃瓶卖了七万块,说出去很多人都不信。
  
      汉斯说:“这很正常,你们国家没有人收藏酒瓶吗?英国和法国就有很多人喜欢收藏红酒瓶。”
  
      李杜想了想,确实是这样,中国也有很多人喜欢收藏酒瓶和烟盒,特别是酒瓶,他之前看新闻,记得有些早年的茅台酒酒瓶很贵。
  
      这样想来,收藏可乐瓶就不那么难以理解了。
  
      再者,如汉斯所说,可口可乐在美国甚至形成了独特的文化,收藏可乐瓶的人家还不少呢。
  
      两台自动贩卖机很好处理,他们找了一家杂货店,然后以两千块一台的价格卖了出去,转手拿到了四千块。
  
      分了钱,他们前往蒸汽朋克旅馆。
  
      一进门,铁人看到他们就笑着招手:“瞧瞧谁来了?洛杉矶的战斗英雄!快来,我这里开了一些新酒水,我想你们会喜欢的。”
  
      旅馆里的捡宝人挺多,三四十个人散落在大厅里聊天喝酒,跟个小酒馆似的。
  
      看到两人,捡宝人们纷纷打招呼,对待他们比以往可热情多了:
  
      “李老大,到这里来,我们在讨论中国文化,我想你能给我们提供很多帮助。”
  
      “我们这里有冰镇啤酒,伙计们,过来一起喝。”
  
      “这么热的天,你们都来菲尼克斯?看来又有大仓库出来了。”
  
      汉斯热情的回应众人,李杜坐到了吧台前,做男性打扮的妮基倒了一杯绿色的酒水递给他。
  
      他喝了一口,这酒酸酸甜甜,带有一股淡淡的薄荷味,味道很好,他感觉很熟悉。
  
      “这是什么酒?和我熬的酸米酒有点相像之处。”
  
      妮基说道:“别给自己戴高帽子,这是我的独特配方,可不是你的酸米酒,当然,底酒确实是你的酸米酒。”
  
      李杜笑道:“难怪我觉得熟悉,不过你说的对,这酒比酸米酒的味道要更丰富,里面的薄荷加的恰到好处。”
  
      妮基高兴的梗起脖子,好像一只傲娇的小天鹅。
  
      傍晚他们回到房间休息,过了一会有人敲门,哥斯拉去打开门,里克父子出现在了门口前。
  
      看到光着膀子、恍如暴力机器般的哥斯拉,里克父子先吞了口口水,脸上表情更加恭谨了。
  
      李杜站起身问道:“两位好,请问有何贵干?”
  
      几天不见,父子两人之前的伤势好转很多,不过好像又增添了几个伤处。
  
      狗耳朵里克说道:“李,我们是来和你和谈的,你说过给我们一个机会,是吧?”
  
      李杜说道:“是的,我言而有信,看在在洛杉矶时候你们帮了我的份上,在赌场设计我的事情我选择原谅你们。”
  
      听了这话,里克父子都露出高兴的表情,小里克抢先说道:“那我们就是朋友了?”
  
      李杜冷笑一声,道:“不,我是原谅了你们以前陷害我的事,这跟我们能否成为朋友没关系,实际上我想我们不适合做朋友。”
  
      这样里克父子表情又有些难看了,小里克皱着眉头道:“李,我们为了帮你甚至得罪了弗兰克和约克,你却觉得我们不能做朋友?”
  
      李杜摆摆手道:“弗兰克和约克是一对垃圾这不假,得罪他们就等于惹了麻烦,可是你们没得罪他俩,相信我,他俩根本没注意你们干过什么事。”
  
      狗耳朵脸色沉了下来,道:“你这话什额意思?李,你太过分了!”
  
      李杜道:“我承认我不是好人,但我怎么过分了?我已经跟你们讲和了不是吗?你们还想怎么着?”
  
      狗耳朵疲惫的捏了捏鼻梁,说道:“我们还想得到你的帮助,李,请帮帮我们。”